17.冤魂索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圣上真的会不追究沈碧一家的责任吗?”只是褚云想到沈碧的父亲因为钱财而做了假证,如此做法等于是欺君,若圣上追究起来,恐怕也难逃罪责。

    明崇隐目光炯炯,说道:“只要尉迟善应承,此事便成了一半,你为他做事不至于这点小事也不肯松口吧。”

    褚秀向来是听尉迟善的话的,只要他肯为沈碧求情,她必然会网开一面。

    “可承议郎这桩案子与陆常正有什么关系?”褚云停下脚步,望着站在灯火下的明崇隐。

    “承议郎用钱财收买了陆常正,所以这件案子才会不了了之。”明崇隐平日对这些事漠不关心,却将这些事看得很透,陆常正之所以开当铺就是为了暗地里收受贿赂,而那日的帝王绿翡翠想必就是左格低价典当之物。

    “那为何不能拿着那份票据单,直接呈给圣上,揭露他的罪行?”褚云本以为这是件极为简单的事。

    明崇隐浅浅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陆常正是苏清烈的妹夫,没有十足的证据尉迟善又怎会轻举妄动?再则票据单可以伪造,没有弄清楚之前,他绝对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

    “你倒是挺了解他。”褚云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尉迟善,可没有想到眼前的男子看得比她还要透彻。

    “他绝不是意气用事之人,他所做的事都是有目的的,利用完一个人后甚至卸磨杀驴。”明崇隐墨黑色的双瞳犹如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此时他的脸上不再有半分笑容,而那种沉静让人觉得分外森然可怕。

    “你对他为何会有那么大的成见?”褚云不明白为何明崇隐每次都要对她这样说,在她眼里尉迟善的性格直爽,虽然有时冷若冰霜的性子容易得罪旁人,但也不至于是心狠手辣之人。

    夜雾浓重,夜风刺骨,明崇隐声音极轻,“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对他推心置腹,否则受苦的是自己。”

    又过了几日,明崇隐本想和褚云再一次去十里堰让沈碧出来作证,与往常不同的是,小院落中挤满了人,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褚云走上前拉着一个妇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妇人皱着眉,神神叨叨地说着:“你们还不知道呢,这里昨夜死人了!”

    “谁死了?”褚云心中已有了不祥的预感,却又不敢开口。

    “听说是那个沈碧,昨夜想不开投湖自尽了,他的父亲因为女儿的死伤心过度,放了一把火将宅子都给烧了。”没想到短短的几日,沈碧死了,家中的房子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众人皆叹:“真是造孽啊!”

    “怎么会这样?沈碧竟然死了,前几日还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寻了短见?”褚云呆滞地站在原地,还未从方才听到的话中醒过来,没想到本来想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反而害得她丧了命。

    一旁的明崇隐轻叹:“看来是你我疏忽了。”

    “那这样一来,此事岂不是死无对证?”褚云下意识想到的便是沈碧绝非是自杀,她那日为父亲和自己求饶,又怎会改变主意寻了短见?

    “他们以为杀人灭口就可以让此事平息,未免也想的太过简单了。”明崇隐冷冷地一笑,心中已想好了应对之策。

    褚云抬起头,问道:“那你可还有什么法子?”

    “此事可以从左青云入手,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自己亲口承认自己的罪行。”明崇隐也私下打探过消息,这个左青云私下做了不少恶事,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霸,也畏鬼神,只要一个人他有弱点,那早晚都能让他露出马脚。

    入夜,男子喝的酩酊大醉,他东倒西歪地穿过了小巷,只觉得有什么白色的物体从自己眼前一闪即逝。他站直了身体,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却见地上扔了一件白色的长袍,他面色一沉极为不耐烦地将衣袍踢到了一边。蓦地,那长袍立起,从衣襟处生出了人的头发来,那头发越长越长,直到勒住了他的脖子……

    不知过了多久,左青云才灰头土脸地逃回了府中,见到左格竟“哇哇”大哭起来:“有鬼,爹我方才回来撞见鬼了,是沈碧的鬼魂过来索命!”

    左格一看自己的儿子失了分寸,疯疯癫癫地跪在地上,拉扯着他的裙裾磕头,只怕他胡言乱语说出了真相,只好命令道:“混账,你在这胡说什么,将少爷带下去关进卧房,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让他出来。”

    “是,老爷。”

    自从那晚过后,明崇隐便得知了左青云发疯的消息,又将前几日的事一并告诉了尉迟善,他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们说的可都是真的?左青云真的疯了?”

    褚云也在一旁附和着:“千真万确。”

    “那要如何才能将圣上引到左格家中?”尉迟善即使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但眼下也没办法去证明,毕竟眼见为实,圣上还未知情。

    “大司马,此事你就交给我,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便好。”明崇隐云淡风轻地笑了笑,此事是他一手安排,那他必然有法子收场。只要将圣上引到左格府中,亲眼验证了这一切,所有问题皆可不攻自破。

    勤政殿,褚秀居高凌下地看着众人,沉吟道:“陆常正,朕听说沈碧的尸检结果出来了,忤作可有查明她是自杀还是他杀?”

    陆常正走上前,说道:“回圣上,臣已查明真相,确实是自杀。”

    “表哥,此事你怎么看?”褚秀神情有些茫然,向站在左边穿着黑色朝服的男子求助着。

    “圣上,微臣听说承议郎家中有一只稀有的白孔雀,开屏之时华丽耀眼,甚是好看。”尉迟善顾左右而言他,众人齐刷刷地向他看去。

    “哦?朕怎么从未听说承议郎家又这么件稀罕的宝贝。”褚秀一听说有趣的事情,便来了兴致,心早已飞到了千里之外。

    左格思索了半晌,回道:“回圣上,微臣家中确实有一只白孔雀,只是还未到开屏的时候,等开屏之时微臣再请圣上玉驾亲临,前去观赏。”

    褚秀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不悦地说道:“那朕还要等多久?”

    “圣上,微臣有法子能随时观赏这孔雀开屏,只是不知承议郎可愿带路。”尉迟善牵起了一抹邪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左格。而左格的脸上已经挂不住笑容,他六神无主地向一旁的陆常正使着眼色。

    陆常正面带愠色,说道:“尉迟善,若你不能让白孔雀开屏便是耽误圣上公事,等同欺君!”

    尉迟善依旧面无波澜,“丞相请放心,我尉迟善说到做到。”

    众人来到了左格府中的后花园,又找了一个视野正好的凉亭坐下,不远处的白孔雀栖息在树下,白色的羽毛晶莹通透,它不停地抖动着羽翼却没有丝毫要开屏的迹象,陆常正冷笑一声,问道:“尉迟善,这孔雀怎么还未如你所说的那样开屏啊?!”

    “圣上是人中之龙,区区一只孔雀又算得了什么,见到圣上自然被他的威严所慑,不敢开屏。”尉迟善对明崇隐的安排也不敢全然相信,毕竟谁又能懂孔雀的心意,让它随时随地开屏?

    “你巧舌如簧!”陆常正以为他在为自己的话开脱。

    就在此时,路过的几个小丫头,在一旁惊呼道:“天呐,这孔雀真的开屏了。”

    一旁的几个大臣看到此时的场景,也纷纷谄媚地赞叹:“莫非真是如大司马说的被圣上天威所慑,大司马真是料事如神呐!”

    褚秀站起身,目不斜视地质问着:“苏清烈,此时你还有什么话指责表哥?”

    苏清烈还未作答,这时男子便从后院冲了出来,就如同一个孩童,手舞足蹈地冲上前喃喃自语着:“圣上,我要见圣上。”

    众人见状,将褚秀护在了身后,“这个疯疯癫癫的人是谁?”褚秀松了一口气,警惕地看着男子。

    “这是犬子,近来得了疯癫之症,所以有些神智不清,微臣这便带他下去休息。”左格张皇失措地拉着左青云朝后院走。

    还未离开亭子,只听见尉迟善又道:“承议郎,这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必那么急着带令郎走呢?可是有什么告不得人的秘密?”

    “左青云,你把头转过来给朕瞧瞧。”褚秀虽到现在都还未搞清楚情况,但对左青云的突然疯魔还是有抱着怀疑地态度。

    “圣上,沈碧的冤魂找我来索命了!”左青云扑通一声跪下,眼中却还是装着无尽的惊恐。

    左格见他不打自招,忙喝斥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沈碧的死跟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