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深情款款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哪是这样的人, 再说就算圣上器重你, 那也是你的事啊。”褚云面带娇羞却有些失神。

    “你对我当真一点感情都没有?”他们认识了那么久, 明崇隐早已笃定了她心中有自己, 因为他有自信也愿意去等。

    “没有,从来就没有。”说这番话时褚云更多的是不想拖累他, 因为自己替尉迟善卖命,又也许某一天会为之失去了性命。

    看着他痛苦的神情褚云以为他病发, 他一把握住了褚云纤细的手腕,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就偏不信。”

    他们的距离如此近,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和强劲有力的心跳, 他的怀抱就像一个巨大的暖炉一点一点将他的心融化, 褚云用尽全力也推不开他,嗔怒道:“你又骗我?”

    “你这里告诉我它装着一个人,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眼睛很美,若是将我装进你的眼中就更完美了。”明崇隐情深款款,双眸如同琉璃一般耀眼。

    “巧舌如簧。”褚云脸颊微红,更不敢再正视眼前的男子。

    明崇隐握着她的手更紧了,湿热的呼吸声拍打在她的脸上, 只听到他温润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 “若不是那样你又为何要脸红呢?”

    褚云顿了顿,因为紧张而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我……”

    “让我来守护你可好, 在你需要陪伴的时候, 在你需要温暖的时候, 在你受伤的时候我都希望第一个站在你身旁的人是我。”那一刻因为明崇隐说的话仿佛身边的花也开了,就连太阳也明媚起来。

    褚云像一只小鸟窝在了他的怀中,问道:“可是我是尉迟府的人,你不怕尉迟善杀了你?”

    “不管你是谁的人,即使是阎罗殿我也不会怕,所以你也不用害怕,相信我好吗?”或许就是有这么一个人,甘愿为自己去付出一切,那便死也无憾了。

    褚云小声地说道:“我相信你。”

    淮阳王得了重病,褚秀命明崇隐一人前去替他看病,他被囚禁在裕苑每日也只是有人送些吃食,活得人不人鬼不鬼,他再也不想再这里呆下去,看到明崇隐后连忙跑上前,此事他已是蓬头垢面,衣不蔽体,说道:“现在要叫你少卿了,只是不知你以往说的事可还算数。”

    明崇隐目光如星,说道:“自然算数,只是时机还未成熟,我还未彻底取得圣上的信任。”

    “我听说圣上喜爱看你的幻术,还劳烦你在圣上多多美言。”褚阳以为明崇隐正得圣上恩宠自然能为他多多美言,或许还有被放出来的机会。

    明崇隐微微勾起了唇,说道:“放心,只要有机会我定然会救你出来。”

    从北阳城传来了消息,北阳王谋反甚至杀了圣上所派去的长史,或许是因为他仍忘不了对圣上的仇恨,这才在北阳城谋反。冯长史身边的下属回到了建康城,说道:“圣上,北阳王在北阳城造反了。”

    褚秀目光一滞,不可置信地说道:“什么!北阳王居然敢造反!”

    她思忖了半晌,又问道:“那朕派去冯长史现在何处?”

    冯长史颤颤巍巍地说道:“长史已经被他杀了,挂在了北阳城的大门上,这明显是对圣上示威。”

    “真太胆大了这个北阳王,朕若知道他会谋反当初就不应该放过他!”褚秀最气的就是当初放过他,若当初杀了他今日也不会起兵谋反。

    尉迟善站了出来,说道:“圣上,微臣愿领兵前去平反。”

    听到了尉迟善的这番话,太后又站出来说道:“哀家认为此次平反由定远大将军前去,这杀鸡焉用宰牛刀让大司马亲自前往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尉迟善冷笑,反驳道:“定远大将军驻守边疆又怎可轻易调动?”

    褚秀见状连忙说道:“是啊母后,你就将另外半块虎符拿出来。”

    回到凤栖宫,苏清烈眉头紧锁在一旁劝说道:“太后,这半块虎符绝不能交给尉迟善啊!”

    “哀家也不想将虎符交给尉迟善,可是魁儿还在尉迟善的手中,哀家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太后已有一年未见到魁儿,为了确保他的安危和圣上的位置她亦不是陷入了两难的决策。

    苏清烈在一旁出了主意,“不如趁尉迟善出去时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尉迟蕤听到尉迟善要去北阳城的消息连忙问道:“大哥,圣上当真让你去北阳城平叛?”

    尉迟善点点头,说道:“嗯,半月后便出发。”

    “北阳离这里千里迢迢,此去大哥可有必胜的把握?”毕竟还是她的亲哥哥,所以尉迟蕤还是不会怪怨他。

    “小小一个北阳王大哥根本不放在眼里,妹妹你不必担心。”尉迟善从来不担心自己会打败仗。

    尉迟蕤似乎想了很久才开口道:“我听说明崇隐当上了太常卿是吗?”

    “妹妹,这才是大哥要同你说的,明崇隐他心思缜密,你与他走的太近必然会吃亏,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与他一定要保持距离。”尉迟善不想自己的妹妹和明崇隐走的太近,毕竟他的心思太重。

    尉迟蕤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若他真的如你所说又为何要救我,为何要帮我?”

    尉迟善目光一冷,说道:“时至今日你还不明白,他都是为了见圣上才利用我们尉迟家。”

    尉迟蕤目光坚定,回道:“明崇隐他绝不是这样的人。”

    翌日,褚秀命人准备好了东西坐着步辇向太常寺走去,看到了男子欣喜若狂地走上前,带着炫耀的语气说道:“这里都是刚培植出来的菊花,朕特意挑了几盆过来给你送过来。”

    明崇隐不卑不亢地叩谢道:“谢陛下。”

    她走上前笑眯眯地说道:“你不用谢朕,朕是想着送过来让你给朕做些甜点,今日你给朕表演什么好玩的东西?”

    二人正坐在六角亭中下棋,可是突然有人前来禀报:“明大人,外头有个女子来找您。”

    明崇隐若有所思地说道:“没看到陛下在这吗?你先回了她就说我稍后登门拜访。”

    婢女皱着眉在一旁说道:“奴婢说过了,可是她就是不肯走。”

    “不如让她进来吧,朕倒是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褚秀来了兴致,明崇隐本不想让她见到圣上,可是圣命已下没有人敢拒绝。

    不多时,一个身穿素袍,身姿玲珑的女子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参拜:“叩见陛下、明大人。”

    褚秀目光炯炯问道:“你是谁家的女子?”

    “回陛下,这是小友家的妹妹,因为刚入春所以给我送了些新茶来。”明崇隐只好在一旁打圆场,幸好尉迟蕤来时带了些新茶。

    褚秀打量了她许久,说道:“既然有新茶,那便一起坐下来品品呀。”

    尉迟蕤第一次面圣,多少有些紧张,“民女身份低微不敢同圣上坐在一起。”

    “有什么敢不敢的,朕要你坐下来你便坐下来。”褚秀的语气分外严肃,良久,她拿过了食盒中的糕点扔在了尉迟蕤的手中,问道:“你可喜欢吃这个?”

    “谢圣上。”尉迟蕤自然不敢拒绝,面对她略带敌意的神情她压根不敢回绝,她将糕点放进了口中艰难地嚼了嚼。

    这时只听到褚秀在一旁坏坏地一笑,问道:“这里面包的可是蝎子肉,是不是很脆?”

    尉迟蕤一听脸色煞白,惊慌地将口中的东西吐了出来,“什么!呕~”

    褚秀怒道:“不好吃吗?你为何要吐出来,你是对朕的蔑视吗?”

    尉迟蕤连忙跪在了地上,说道:“陛下恕罪,民女从小就不喜爱吃这个。”

    “这是你自己带来的茶,总能喝一口吧?”褚秀命小太监给她递上了滚烫地开水,她还未接过来便洒到了她的脸上,她凑上前问道:“怎么不好喝吗?”

    尉迟蕤捂着脸眼泪夺眶而出,嗫嚅道:“好……好喝。”

    见到她瘫软在地上的样子,明崇隐只好在一旁法打圆场,“陛下不爱喝红茶,还是去花园看微臣表演幻术吧。”

    褚秀一听连忙点头说道:“好呀~”

    他们走后,褚云才发现尉迟蕤倒在地上,她跑上前问道:“蕤儿小姐,你没事吧。”

    “不要你假惺惺褚云,都是你将我变成现在这样,我才是应该站在明崇隐身边的人,可是这一切都被你夺走了。”

    看着她的脸上被烫伤,褚云连忙走上去扶她起来,问道:“你的嘴角受伤了,我还是先带你上药吧。”

    “我不需要!”尉迟蕤推开了她的手,她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她对她已是深恶痛绝。

    褚云冷笑,说道:“不管你如何看我,但你这张脸美若天仙的脸还是在乎的吧,若你没有了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明崇隐更不会多看你一眼,你既然讨厌看到我就让婢女去替你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