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泥足深陷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 末将明白了。”崔浚不敢多言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他刚走出帐篷便发现莲儿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外,他怔了怔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崔副将, 我的那件亵衣呢?”毕竟是个女儿家莲儿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她面上挂着两道红霞,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崔浚想了半晌, 又说道:“你只要将马儿的病治好, 我就将它还给你。”

    女子凑上前眨巴着如蒲扇一般的睫毛, 似笑非笑地问道:“该不会你自己也有特殊癖好吧?”

    “本副将是那种人吗?倒是你应该好好检讨下你自己, 你若随身带着此物多有不便,大司马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这是在帮你。”崔浚说完便清了清嗓子遮掩自己脸上复杂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个娇小清秀得人儿他是想捉弄一下,只是心里的这点心思又如何能让旁人得知。

    莲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原来崔副将都是为了小人好啊, 那小人还真是误会您了。”

    “知道就好, 好好表现!”男子转过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在他说完便要离去了, 留在原地的少女越发尴尬起来, 见他走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褚宫中,几个穿着宫衣身材姣好的女子站在一起议论纷纷:“你们听说没, 这个冀国公主可是出了名的美人。”

    其中一个宫女捂着嘴小声地说道:“是吗?我可听说那公主是来和亲的, 也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同意。”

    “圣上一定会同意的, 为了褚国太后一定会让她那么做的。”即使褚秀不愿意太后也会让她娶那个公主, 但是听说那公主出了名的刁蛮,恐怕褚秀最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子,虽说冀国是小国但是也是抱着诚意来的,更何况若和亲不成冀国联合明国一起攻打褚国那是太后所不想看到的。

    此时,身后传来男子凌厉的声音:“你们在议论什么?”

    众人身形一颤,连忙上前来行礼,“叩见少卿。”

    “你们是太闲了所以在宫里议论陛下,可知道代价是什么吗?”明崇隐实则在骂她们其实多少也是为她们着想,褚秀性格乖张,若让她听到恐怕又和上个宫女一样的下场,可这些人偏生也不吸取教训。

    宫女惊惶失色道:“奴婢知道错了,请少卿不要将此事告诉陛下。”

    “你们知道错便好,若是再让我听到便将你们扔进池子喂圣上的那些毒蝎。”若能吓唬她们也好,明崇隐只希望她们下次不会再犯,这样也不会有那么多宫人受罚。

    看着眼前的马儿仍旧没有什么精神,莲儿倒是有些着急,她看着褚云问道:“云儿,你想出了怎么医治它了吗?”

    “还没有,只是今天的状态好了一些。”这明崇隐给自己传来的药方还并未试过,褚云不知道是否能将它的病完全治好,只希望崔浚不要真的计较才是,毕竟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更何况是一匹马呢?

    莲儿边跺脚边懊悔道:“那该怎么办啊,崔副将说如果不将它医治好,就不将亵衣还给我。”

    褚云想了想又安慰道:“趁他不在时我们将它偷出来便好。”

    莲儿有些迟疑又有些害怕,“可若是被他知道了……”

    “他不会知道的,我会小心的。”若是他一直不将亵衣交出来迟早会被尉迟善发现,褚云最怕的就是这个。

    北阳城中,褚涧正与马将军商议,“启禀王爷,尉迟善的兵马如今就驻扎在北阳城外,只是他们还没有任何行动。”

    褚涧眉头紧锁说道:“这几日封锁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

    他我走到今日实属被逼无奈,他的妻子已身怀六甲,他只想为自己的儿子博一个前程而不是永远在这北阳城中,后来他听闻圣上无道就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那么多年来他招兵买马,忍气吞声为的就是今天。

    “可是我们被围困在城中毕竟粮草有限,我怕维持不了几日。”马将军担心的就是弹尽粮绝,而尉迟善以逸待劳。

    褚涧叹了一口气毕竟实力悬殊,他又道:“我们只有智取不可力敌,能拖一日便能想出更好的应对之策。”

    “王爷说的是我们只有智取,属下认为我们可以选择声东击西,引开尉迟善后再入敌方营帐之中浑水摸鱼。”马将军跟随他那么多年已决定势死效忠,不管成败如何都应放手一博。

    “这个尉迟善绝非是如此好对付的人,他心思缜密,不会轻易上当。”褚涧最担心的就是尉迟善。若是能抓住他们的弱点或让自大的尉迟善认为他们已经走投无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反正横竖都逃不过一死,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害怕的,“眼下我们只有见机行事,你先同他们周旋,只待他们懈怠下来咱们才能有反击的机会。”

    而在尉迟善的营帐中,几人也在探讨着如何攻城,“那些□□可都准备好了吗?”

    赵策在一旁说道:“回大司马都准备好了。”

    “咱们今夜就来个瓮中捉鳖,让褚涧无处可逃。”尉迟善想用□□将他们逼出来,这是最快的办法,总比在城外死等着要强。

    听到二人的对话,崔浚在一旁说道:“大司马,你是要用□□将他们逼出来,可是城中的百姓。”

    尉迟善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说过这是最快的办法。”

    “可是我们以逸待劳也是可以,为何一定要伤害那些无辜的百姓。”崔浚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办法攻城,毕竟百姓都是无辜的,如此一来受伤的也只有百姓而已。

    “崔副将,我同你说过妇人之仁不是一个军官该有的,你要做的是听从我的命令。”尉迟善目光冷然,对他说的话更是嗤之以鼻。他转过身又看向赵策,命令道:“入夜就行事。”

    崔浚目光坚定,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命令我不能服从,城中上万百姓,怎么可以用□□!”

    “崔副将,你到底分不分的清谁是将领?”尉迟善从来不许旁人不服从自己的命令,他神情极为难看忍着怒火说道:“若你再不守命只能军规处置。”

    崔浚一向固执不肯服输,又回道:“就算您要按军规处置我,我也绝不能同意你这样做。”

    害得一旁的赵策左右为难,只好在一旁劝阻道:“大司马,副将你们冷静点,要不然我们再重新商量一下对策。”

    尉迟善目光冷到了极致,他站在原地一声令下:“崔浚不守军规当按军法处置。”

    消息很快便传入了莲儿的耳朵里,她忐忑不安地说道:“听说大司马军法处置了崔浚。”

    褚云放下手中的药材,神情严肃呢喃道:“怎么会这样?”

    莲儿六神无主地说道:“云儿我想去看看他。”

    “那你把这些药都带去对伤口恢复有效果。”不管怎么说受了伤是应该送些药去看看,褚云也没有多说,若是打仗受伤也就罢了,可是还未开战军营之中怎能内讧,尉迟善的性子自己是有些了解的,可是这样做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莲儿带着药进来却发现男子赤、裸着上身,可是光洁的皮肤上都是鞭痕,方才还有不自然的神情下一刻便化作苦涩,男子走上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莲儿放下药说道:“我来看看副将。”

    崔浚淡笑答道:“我很好,无须你挂心。”

    “我是给您送一些药来的,你受了鞭伤这金创药最是有效果。”莲儿眼眶有些微红,却背着身不想让男子看见。

    “我打小都这样没有人关心,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我,只可惜是个男子。”从小崔浚就是个无人关心的孤儿,这样反而有些不习惯起来。

    莲儿扯了扯嘴角,问道:“看在这个份上,你能不能将衣服还给我啊?”

    “原来你为的是这个,你若每日替我来上药我便将那个还你如何?”崔浚的心中虽然有些失落,但竟然开口提出了条件,虽然眼前这个人是个男子可是莫名的想和她靠近。

    莲儿看着他光着膀子的样子有些犹豫,“可是……”

    “不愿意啊?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那东西挂在军营外头定然会引人注目的。”唯一让他抓住把柄的东西就是那件亵衣,崔浚饶有兴致地调侃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男子那么感兴趣,更何况她眉清目秀甚至比女子还绝色,他的心中如同击打着波涛,甚至还渴望与她更加接近,而且她的身上有些淡淡的香味很是好闻,那种感觉撩拨着崔浚的心。

    为了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莲儿小鸡啄米地点头,小声道:“我答应你,我日日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