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身不由己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陛下, 末将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崔浚说着便扔掉了手中的剑, 他别无二心,又怎么会谋反?

    可是身后的死士似乎听了什么命令,举起了武器便要向褚秀的马车冲去, “杀掉昏君!救崔将军。”

    那些人根本不是听从崔浚的命令,就像是受了什么蛊惑, 他们疯狂地厮杀着。

    那一瞬间, 云木林乱成了一团, 崔浚也是茫然地看着他们, 为了保护褚秀他不得不动手,“你们做什么?”

    这些人犹如洪水猛兽涌了上去, 他们不受控制,唯有打伤他们才能阻止他们的进攻。

    “保护陛下。”尉迟善边说着边冲了上去。

    “崔将军,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想做皇帝,现在反倒不承认反过来伤害我兄弟的性命。”那些人停下了动作, 又说道:“弟兄们, 我们还何必效忠他。”

    “你们谁活捉崔浚, 将功补过,我重重有赏。”尉迟善就在这个时候见缝插针,他导的一场好戏终于要收场了,虽然崔浚武功高强, 但毕竟那么多士兵他终究是无力抵抗。

    他已经遍体鳞伤, 被人押走时他瞥了尉迟善一眼, “尉迟善,早晚有一天会替我有人杀了你。”

    这一切都是尉迟善做的,他主导了一切又让褚云骗了自己才落得这样的下场。

    知晓这件事的莲儿坐立难安,可是她能想到的只有明崇隐,“明大人,求你救救崔浚,他不可能谋反的明大人。”

    她知道明崇隐同崔浚的关系,现在除了他恐怕没有人会去管这件事。

    “我也很想救他,可真相尚未弄清楚,不管谁去都会被视为同谋,我会求圣上查清此事。”这件事牵扯甚广,明崇隐也想过办法,可此时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他在等一个绝佳的机会。

    眼泪又在女子的脸上滑落,她就像风中的芙蓉,问道:“你难道也相信崔浚会谋反?”

    “崔浚的为人我自然再清楚不过,只是如今他入了尉迟善的陷井。”明崇隐自然是相信他,因为在他无助之时崔浚也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当时的场面只有尉迟善、云儿和陛下在,可是云儿近来不肯见我,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令云儿不明的是为什么云儿会有那么大的改变,又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对她拒之门外。

    明崇隐能了解她此时心里的想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亲自去一趟宫里,“此事必是有蹊跷,宫中很快怕是要大乱,我先进宫探探风,你在这等我。”

    尉迟府里,男子坐在一旁夸赞道:“你做的很好,非常好。”

    “谢谢大司马夸奖。”褚云目光平淡,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尉迟善微微勾起了唇角,注视着女子,“云儿,如果你能一直这样听我话多好,不是用任何的药物所控制。”

    他对褚云用的是最新研制出来的迷魂香,所以如此听命于他也是因为这香的效用太过强大。

    “云儿会一直很听话。”褚云现在就像一个木偶人,唯一听从的便是尉迟善。

    “我想天下很快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太后也很快就要死了,若是我能得到虎符,褚国就是我的了,云儿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做我的皇后好不好?”尉迟善笑着褚云也跟着笑着,仿佛他的喜怒哀乐都随他牵动,只有这样做她才能乖乖的听话。

    这时秦戢匆匆来禀报道,“大司马,明崇隐进宫去了。”

    “他定然是为了崔浚而去,真是不自量力。”想也不用想,他与崔浚的关系何其深厚,想必此时入宫也是为了他的事,尉迟善只觉得他是自寻死路,陛下现在根本不会听他太多。

    “我只怕他会坏了大司马的大事。”秦戢有此担忧也是对的,毕竟明崇隐心思深沉又不知他真正的目的,所以实在不容小觑。

    “你现在随我一同入宫去看看,我倒要见识一下这个明崇隐有什么本事还能够扭转乾坤。”尉迟善就是想要和他斗,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再阻止他,他总是如此自信,也总是自以为是。

    可是明崇隐并没有去勤政殿,而是直接去了凤栖宫,如今只有太后才能阻止这一切,才有权利阻止这一切,太后还未更衣便到了殿中见到了他,“明崇隐,你深夜来找哀家做什么?”

    明崇隐不卑不亢地跪在地上,“微臣来找太后自然有重要的事,关乎褚国社稷的大事所以只能来找您商量。”

    太后用着茫然的神情看着他,似乎听着他的下文,直到他开口,“崔浚被抓了。”

    “崔浚是谋反被抓,你还要哀家出手管这件事。”太后对这件事早有耳闻,也没有怀疑过什么,陛下说的话她也没有任何猜忌。

    “微臣让您管这件事为的不仅仅是褚国,还有您自己的性命。”明崇隐自顾自地站了起来,看着她台上的燕窝粥,又取了一支银针。

    太后见他如此胆大妄为,厉声喝道:“大胆,你小小的太常寺卿竟然敢以下犯上。”

    那银针探入汤中便发了黑,太后更是膛目结舌说不出话来,她没有想到会如此,正是因为那汤是陛下差人送来她才不会有分毫的怀疑。

    明崇隐神情如旧,“您这碗羹汤里,有剧毒,有人想要太后的命。”

    “是陛下,陛下竟然想要哀家死。”太后以为圣上性子顽劣,怎么也不会伤害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想到她受人蛊惑已经无药可救了。

    “虎符再您的手上,您若不死,陛下又怎能将虎符顺理成章的交给尉迟善。”明崇隐提醒着太后,她手中的虎符和权利便是有人想置之死地的原因。

    太后还是不明白,“那崔浚与此事又有什么关联。”

    崔浚到底是不是真反毕竟还是陛下的一面之词,此事没有会审并没有证据下定论。

    “正是因为如此崔浚他才不能死,若他死了怀远将军驻守临溪,一时半会是调不回来的,所以若尉迟善想要在此时谋反试问还会有谁与之抗衡?所以他才会千方百计扣了谋反的帽子在崔浚头上,陛下不知其中缘由难道连太后也不知?”如果这时尉迟善杀了太后要谋反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明崇隐为她解释着这一切的利弊,没有崔浚相信没有人会在保护这建康城。

    “这么说崔浚是冤枉的?哀家的亲生女儿竟然要杀哀家,那你说现在该如何是好?”太后站起身六神无主地在殿中转着。

    明崇隐扯出了一抹深邃的笑容,暗指着,“太后娘娘,陛下已是离线的纸鸢,你已经掌控不得,与其眼睁睁看着他将江山断送,不如……”

    太后惊恐地注视着男子,良久才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你的意思杀了皇帝!”

    褚秀是她的孩子,可是如今她容不下自己。

    明崇隐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又说道:“微臣确确实实完全为太后娘娘着想,要怎么做还掌握在您的手中。”

    太后还是下不定主意,若是让皇帝下位根本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明崇隐又在一旁提醒着,“太后娘娘可有一子?只要扶持小皇帝上位,娘娘仍可以把持朝政。”

    太后错愕地抬起了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明崇隐狡黠地一笑,说道:“您当真以为除了尉迟善无人知道,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圣上也是如此。”

    他想让圣上和太后彼此有了猜忌,这样就离成功进了一步,她的秘密只有小公子,疼爱他超过了圣上,所以如何选择明崇隐心里是有底的。

    太后一听手一抖,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说陛下也是如此?”

    “没错,所以娘娘为了保全你跟你的幼子,您要考虑清楚了。”明崇隐只是想让她知道,若是她死了那么小公子也会死,所以这件事太后必定会保全自己和小公子。

    尉迟善径直去了勤政殿,可是小太监却说明崇隐没来过,他只能去拜见了褚秀,“陛下那件事做的怎么样了?”

    “朕已经命人将东西送过去了,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对这件事褚秀也是急的直冒汗,毕竟是杀了自己的母亲,她多多少少是有些心虚的。

    “陛下很快就可以掌握大权了。”尉迟善的话像是给她一颗定心丸。

    褚秀也只是觉得他一直都是为了自己,所以才一直那么器重他,到现在还是对他从没有怀疑,“此事还多亏了你,若不是你朕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过多久,小太监便上来禀报道:“陛下,太后娘娘方才去了天牢将崔将军放了出来,还封他做了定远大将军。”

    褚秀听到他的话先是一怔,没想到太后非但没有喝那羹汤,反而去了刑部让人放了崔浚,这不是摆明了有谋反之心,“没有朕的允许,她竟然敢私自放人!”

    尉迟善见状接机挑唆,“陛下,太后这样做分明是想打压您,默认了这件事。”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