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我的金主男神 > 第67章 这才叫躺枪

第67章 这才叫躺枪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明果然在晚间赶了过来,衣服上多了不少褶皱,头发也有几分凌乱。

    “怎么样?走之前让你照顾好自己,你就是这么照顾的?”他皱着眉头说道。

    任谁都能看出此时的温明桓不太对劲,“这个问题应该问你比较好,我出事还只是手臂上这点伤,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告诉我你究竟遇到什么困难?”

    温明桓将领带抽松,让自己脖子暂时解放。“我们先回去。”

    他没有带尧白泽回酒店,而是带他去了青湖的一处住所,一套价值不菲的湖边小别墅。首次有争执的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尧白泽问清楚浴室方位就自行去洗澡了。

    刚放好水,浴室门就被人礼貌地敲响,这里除了他就是温明桓也没什么好猜的。“有事吗?”他可不觉得现在他们会来一场浴室的情调,况且他手臂还成这样。

    “我帮你洗。”

    “不用,我自己可以。”和张明鸣住一起的时候都没让他帮,他自己完全可以不借助他人帮助完成。门外的人顿了顿,说道:“让我帮你吧。”同时来开门径直走了进来。

    温明桓接过他手里的保鲜膜,将尧白泽怎么都扯不平整的塑料膜慢慢展开,摊平,一圈圈绕上去,将纱布边缘也绕上两三圈才罢手。“你一个人是可以弄,却不能弄好。”

    尧白泽有些微不自在,跟温明桓包的比,他的确实不能看。可一只手弄的和两只手弄的本来就有区别,他弄的难看也不怪他。

    有时他也好奇温明桓从哪学到照顾人的技巧,只要是他帮自己洗澡就都能弄得很妥当,不让他有半点不适。洗完再将保鲜膜拆开,里面果然一点都没湿。

    除了帮他洗澡,他们没有在产生多余的对话。两人间首次冷场,谁也没不愿先开口,冷战一直持续到早上尧白泽走时,温明桓才说:“晚上我去接你。”

    尧白泽看了看他,踌躇一下还是没说出口。他永远不够了解温明桓的工作内容,不知道他为何忙碌,更不知道他为何突然不忙。

    他到片场的时间算是晚了,不远处摄影机在嗡嗡直响,风止正跟神经病似地挥舞着手机在骂人,隔着十几米都能听到他不入耳的词汇。

    上午没他的戏份,倒是有师兄的,他找到在一边休息的何黎析,慢吞吞地摸过去。何黎析刚从不断被卡的戏中脱身,正在一边休息,平地里突然冒出一只手将他的矿泉水拿走了。定睛一看,“你怎么才过来?”

    即使没有戏,风止也不喜欢没事的演员在酒店蹲着,他更希望演员自觉点来片场学着点,这点尤其对新人很重要。像尧白泽这种半新不旧的,还因为师兄那层关系根本不怕他为难。

    今天被骂的这个就是一个新人,选秀节目上来的,第一次就能参演这种片子,即使是个男N号也能说明其实力。不管是明着的演技,还是暗着的背景,只少比普通新人台阶高高。可今天他被骂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迟到。

    新人难免脾气直,被骂的时候辩驳几句说他要求太高,这不,当时风止没说什么,但拍戏的时候他出一点问题就要连累整个剧组的人停拍。

    现在那个新人就跟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半句话反话都不敢说,直让风止骂爽了。

    “新进圈子的,难免不知道他的疯名。”

    说实话自认为老人的尧白泽也没怎么见过风止发疯,更多时候他看的风止就是个脾气不好的人,但总体上还算是正常吧。可今天他这派头才是真的刷新他见识,“就为这点事,有点过吧……”

    “你认为的小事在他那里很可能就是要命的大事,但有时候你当成大事他反而不当回事了。”何黎析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瓶娃哈哈,插上吸管,喝地跟大龄儿童一样。

    尧白泽用眼神表示对他的鄙视,这么大一个人装嫩真的不合适。

    “你突然大发言论让我很不习惯啊。”

    何黎析三两口喝完娃哈哈,站起来拍拍椅子冲他笑笑,“哥去忙了,哥的宝座先给你用着啊。”接着果真前呼后拥地上场子了。

    尧白泽无语地看了看他简易的折叠椅子,那单薄的一片布让人不禁怀疑会不会坐烂,还宝座呢。

    不远处何黎析已经补好妆准备开始,那个跟他对戏的小年轻在剧中饰演一个警察,等级还要比何黎析演的那个实习警员要高。他的问题就是放不开,不自觉地把何黎析当前辈看,和戏里要求的就完全相反。

    加上刚才又遭受了‘心灵创伤’,本就没多少的水平直线下降,演出来的简直不能看。尧白泽在边上看风止酱油色的脸,笑疯了。

    不想乐极生悲,他在边上乐呵的样子被风止抓了个正着。“你,就是那个笑的!你给我过来。”

    尧白泽懵逼了,躺枪的感觉他不想体会,那个新人都在边上想笑不敢笑了,泥煤!

    “你来演他的角色,钟无淮,你去边上看着。”

    原来是让尧白泽示范给他看,这是对实在难教的演员用的方法,说白了就是你做的太差,还是在边上好好看看别人怎么做吧。也是有几分不给面子的成分在里面。

    可这是在娱乐圈,并不是多么守道理的地方,给你下马威也是叫给你学习的机会。没时间对别人表示同情,尧白泽看了下剧本就直接上的。

    这一幕其实很简单,当然那是对他来说的。

    故事中主角刚来实习没多久,局里就出了连环杀手,有迷信的就认为这是他带来的霉运。再加上例行欺负新人,几个老警员没事喜欢差使他做一些零碎的事。既能消磨时间还能享受优越感。

    这一幕就是钟无淮演的警员让宁昭雪做事,结果他把做好的文件给错了,这个警员也粗心,没检查就上交,却被长官狠狠训斥一顿。作为标准的心胸狭隘的配角就去找宁昭雪理论啊,当然是他说道理,宁昭雪听着。

    其实尧白泽对这一幕可感兴趣了,师兄站着让他骂的机会多难得啊!

    何黎析看见他的怪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忍不住提醒。“好好演。”

    当然得好好演啊,警员骂人的那段话非常长,需要一口气爆出来不带停顿的,表情要求那是能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你小子……什么都干不了你还不如滚蛋。”

    爆出这段,尧白泽临时加了个单手叉腰的动作,他是背对摄像机的,那只手也就是放在背后,微微颤抖,显示其主人强烈的愤怒。

    宁昭雪全程隐忍地低着头让他说,边上同事的窃笑他都听在耳里,但他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很好,结束。”

    直到风止叫停,大家才从那紧张的氛围中出来,这就是两位主演的实力。他们看尧白泽的脸都变了些,以前看他被导演骂的最多,没想到真飚起戏来实力惊人。

    至于那个叫钟无淮的小新人,低头看着地面,在大家都对尧白泽演技表示佩服的时候他却显露出不屑。

    很显然不知道改过的人不会得到导演青眼,风止瞥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冒出一句,“同样是迟到,你要是有他一半实力我也不会再说你,可你有个屁实力,还拿鼻孔看人。得,这一段要么减掉,要么就拿尧白泽这个背影修一下。”

    钟无淮的脸色终于变了,风止的意思是他不用出现在电影中了,等于他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不,风导,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我早就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肯要,那就不怪我。”

    尧白泽在边上看不下去,就替他说了句话。“没必要这么严吧,他经验毕竟少,再给他一次机会吧。而且我看里面戏份也不少,减掉挺麻烦的。”他知道风止脾气大归大却最怕麻烦,减戏份会牵扯到很多部分,最省事的还是教新人演戏。

    风止被他一句话说中最烦的部分,更火大,“麻烦就麻烦,反正不是麻烦我!”他当然怕麻烦,但更怕下不来台,说不让他演就得坚持下去。

    尧白泽还要说句什么被眼疾手快的何黎析制止了,“都消停消停,下面还有一堆要拍,这事私了吧。”私底下他有的是方法让风止听点话进去,明面上确实不好说。尧白泽也心领神会,两人都歇了。

    下午把他那部分拍完后尧白泽正往剧组外面去时一道身影拦住他,就是白天那个倒霉蛋新人。他不等尧白泽说话就率先开口道:“谢谢!”说完这句扭头就走,搞得尧白泽在原地尴尬症差点犯了。

    这个叫钟无淮的新人似乎不是很喜欢他,当然他说这话不是自恋的意思,而是他想起那时候在聚餐时拿走他看中的整盘西瓜的就是他。他的举措很多都透露着对他的不喜,很莫名的感觉,他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对方对自己的评价从很多眼神都可以看出,尧白泽很久以前就觉得他对自己态度有点怪,今天这一出谢谢才把他整地措手不及。他才不会以为对方是真谢他,没瞧见刚才那不情愿的样子还有躲瘟神似的速度。

    这才是真正的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