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0章

作者:大海好多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飞也是有脾气的。

    系统这样搞,让龙飞很为难。

    之前李寒月的模式不好吗?

    出手即巅峰,不爆炸吗?

    短短三天,横扫一切,解决一切恩怨,直接出师不好吗?

    为什么现在忽然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要搞出来这么多幺蛾子。

    还自己开发?

    我要是自己开发,还用系统吗?

    而当务之急,就是提升修为,让穆南悠疯狂提升修为。

    “师尊。”

    也在这时,穆南悠苏醒过来。

    她当然不知道,这段时间,龙飞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心理变化。

    “很好,你既然修炼成功了,那就走吧。”龙飞说道。

    他记得李寒月之前说过,最近有一个宗门大比。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比斗,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想错过。

    这种事情,就好像是游戏里的副本。

    任何一个副本,都是给玩家开挂提升的。

    所以,他打算带着穆南悠去试试运气。

    “走?师尊,我们去哪里?”穆南悠脸上写满疑惑。

    “当然是去你该去的地方。”龙飞没好气的说道。

    “我该去的地方?难道师尊你也要送我去养龙寺吗?”穆南悠脸上陡然出现了一抹精光。

    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养龙寺你就别想了,那是你师弟的机缘。”龙飞说道。

    “哦!”穆南悠有点失落。

    但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生怕会惹龙飞不生气。

    “怎么?为师的存在,还比不过一个养龙寺?”龙飞不爽问道。

    刚刚被系统搞了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泄,现在竟然又被穆南悠给鄙视了。

    “我没有。”穆南悠惊慌了一下。

    暗道自己现在表现有这么明显吗?

    “还说没有?你就差脸上写出来你嫌弃了。”龙飞说道。

    “师尊,我真的没有。”穆南悠快哭了。

    她只是以为龙飞要给她什么机缘。

    毕竟,现在龙飞的形象在她心目之中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超然存在。

    既然他能给地藏找来养龙寺。

    那么肯定也不会厚此薄彼。

    只是没想到,现在却被龙飞针对了。

    她内心也是无比委屈,感觉自己在龙飞面前,终究是不如地藏。

    “好啊,你这逆徒,你是说我在冤枉你了?”龙飞依旧狂暴。

    “师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穆南悠眼泪止不住。

    现在她内心已经委屈至极,觉得自己被龙飞针对了。

    什么独宠,什么陪伴,都是谎言……

    一旁的黑龙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内心张狂。

    可现在也被穆南悠的哭泣给震惊。

    但他不敢开口了,一个是老祖宗,一个是曾经的寄灵人。

    如果是放到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站在龙飞的立场上去斥责。

    可是现在,他不敢了。

    “这……老祖宗肯定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来吸引南悠。我现在不能开口,否则一个整不好,老祖宗直接开口,我特么又被血脉剥夺。”黑龙心中想到。

    他很清楚,他现在能拥有这一切。

    都是龙飞给的!

    如果龙飞想,一念之间就能尽数剥夺。所以,他现在很有自知之明的直接选择了闭嘴。

    而龙飞看到此刻的穆南悠。

    表情也是一顿。

    一抹愧疚和不忍在心头浮现。

    这就哭了……

    说好的女魔头呢?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龙飞扪心自问。

    他自然清楚穆南悠就是想要渴望机缘,并没有任何质疑他的意思。

    只是龙飞也不明白,就是好像想要故意欺负一下穆南悠。

    “看来以后得收敛一些。”龙飞心中想着。

    “行了,别哭了。为师这就带你去找机缘。”龙飞叹息一声说道。

    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

    没办法,他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这是他第二个软肋。

    当然,敌人除外。

    如果是为敌之人,别说是哭泣,就算是哭老了天荒,龙飞都不会动容。

    “真的?”穆南悠脸上的泪水刹那间止住,就好像随心所欲一样。

    “嗯?”龙飞皱眉。

    感觉又被套路了。

    这是在卖可怜?

    “走走,师尊,你说带我去哪里?不是养龙寺也没关系。反正我相信师尊的话,既然师尊说是机缘,就一定是机缘。”穆南悠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直接精神高涨,好像之前梨花带雨的根本就不是她。

    “你刚刚不是在哭吗?”龙飞低声问道。

    “师尊看错了。”穆南悠矢口否认。

    龙飞沉默下来。

    片刻后幽幽一叹:“呵,女人!”

    画面再转,寒月宗中。

    月光之下,李寒月孤身站在寒月宗的山巅,目光看向远方。

    “一声不吭,就跑,我有这么吓人吗?”李寒月的语气之中有点哀怨。

    不过也确实,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

    哪怕是在战斗之中,她都以为自己平平无奇,可是当一剑斩出,她才知道,她的力量到底是多么恐怖。

    分明才是天齐境,可是力量,却连已经半步封神境的罗玉凤,都没挡住一剑。

    这一瞬间,她相信了龙飞说的话。

    她最开始,一直以为龙飞在吹嘘。

    什么天不生她李寒月,剑道万古如长夜……

    她一直觉得龙飞是在哄骗自己。

    可是现在,她知道了,龙飞的话比真金都真。

    一剑分阴阳,她就是剑道之主一般,所向睥睨。

    可这些,她都不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龙飞忽然之间就失踪了。

    来无影去无踪。

    像是彗星一般,直接从她的生命之中扫过。

    她虽然大仇得报,甚至在寒月宗之中风头无二,成为仅次于李玉梦的存在。

    不,这一战,她直接封神。

    在寒月宗之中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就算是李玉梦,也不敢在李寒月的面前放肆。

    因为她知道,李寒月背后有人。

    而且强大到逆天。

    不然怎么可能在三天的时间里将李寒月给推到这种程度。

    她不知道是谁,但是她知道,这一切背后都有一双推手。

    “为什么一切分明都已经是我最好的结果,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开心呢?”李寒月在风中自语。

    她无语看向天边,她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报仇雪恨。

    可是现在,一切都做到了,甚至整个过程都比她想象的要顺利。

    可是现在,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

    “师尊,你在哪里?我们……还能再见吗?”李寒月悠然一叹。

    未曾谋面,却已心中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