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仓鼠要吃鸡[直播] > 10.我是一只合法鼠

10.我是一只合法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郁景峰像是没有被踹到的知觉一样,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哥,你就不能顺便留我吃个晚饭吗?我好歹还给你带了瓶酒,总得让我喝一口再走吧。”

    戎毅:“……脸呢?”

    “丢了。”

    戎毅眼角抽搐地看着沙发对面厚颜无耻的男人,干脆扭过头,眼不见为净。

    然后戎毅就将茶几上的碎花小包袱解开,从中抓了点杏仁瓜子吃起来,并且眼疾手快地拍掉郁景峰伸过来的爪子。

    郁景峰这时也注意到坚果下垫着的小清新的碎花方巾,一时看向戎毅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

    郁景峰艰难地咽了下口水,“毅哥,你怕不是当兵回来,审美出现问题了吧!”

    这块碎花小方巾,简直和整个公寓格格不入!

    戎毅忍不住给郁景峰丢了一个白眼,想起这袋坚果的来历,解释说:“你可能不信,我家可能有只小妖精。”

    郁景峰:“……”歪,妖爱灵吗?我哥们精神出毛病了!

    郁景峰拒绝再和戎毅继续讨论那块碎花小方巾,以免自己真把哥们当成神经病,自欺欺人地假装没看见那块小方巾。

    然后转开话题,说:“当初你大学读到一半一声不吭参军入伍,现在回来还不到两年,又离家出走,你到底怎么想的?换成我爸估计得不认我这儿子。”

    “所以,接下来你不会就真准备这么一个人待着吧?”

    郁景峰一边说,一边盯着戎毅吃得香喷喷的杏仁,按捺不住地再次伸出爪子,然后被戎毅又一次无情拍开。

    “我就吃两颗!”

    “不行。”

    戎毅将他的小妖精牌杏仁好好收起来,然后面无波澜地说:“我不喜欢别人擅自插手安排我的生活,当初入伍是我的一个目标,如今搬出家里也有我自己的打算,你还小,不懂这些。”

    今年27,比戎毅还大一岁的郁景峰:“……”

    我喊你句哥你还真喘上了是吧?

    戎毅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拿起电视柜上的游戏头盔,扬了扬下巴,向郁景峰示意道:“要不要来局游戏?”

    郁景峰瞬间坐直身子,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戎毅手里那顶炫酷至极的战神头盔。

    戎毅对此视若无睹,嘴角挂着恶意又邪佞的笑容,伸手指了指书房的电脑,意思不言而喻。

    郁景峰:……这垃圾塑料花般的兄弟情谊。

    而此时此刻,楼上的白小舒也睡醒了。

    睡眼惺忪的小仓鼠起床就先抱着两枚奶糖味的杏仁啃了几口,稍微清醒就咕溜一下从小床上滚到柜子的一角,之后再沿着柜子角落的小绳子滑到地毯上,最后才变身成人。

    化成人形的白小舒,围着自己雪白的小皮裙蹦跶了两下活动身子,然后就兴冲冲地直奔沙发上的游戏头盔。

    醒来就打游戏,这才是享受生活!

    白小舒戴上头盔,火速上线,特意看了眼好友列表,发现戎毅也正在游戏中。

    对此,白小舒十分果断地给戎毅发了个语音消息。

    “大哥,我想和你一起打游戏!!”

    戎毅一从游戏中出来,就听到了白小舒这奶萌可爱的声音,顿时心情大好,扭头对郁景峰说:“等会,下一局玩小队,我拉个人过来。”

    郁景峰难以置信地掏了掏耳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啥?拉个人?你啥时候有好友了!!”

    还没等郁景峰问清楚,白小舒就已经接受邀请进入了游戏房间。

    郁景峰瞬间如同精分一般,温柔而绅士地道:“哈喽!仓鼠大人!”

    白小舒没想到房间里还多着一个人,顿时有些紧张:“你……你好!”

    感觉着好友人前人后突变的态度,戎毅有些无语地看着郁景峰,说:“仓鼠最近才开始玩这游戏,你别欺负人!”

    “好的。”依旧优雅温柔。

    戎毅一时丧失与郁景峰说话的欲望,扭头对白小舒说:“这是我一哥们,他平时人不是这个样子的,待会他如果突然暴起骂人,你也别被吓到。对了,他是在电脑端玩的,待会正式游戏的时候可能会比我们瞎一点,别介意。”

    “好。”

    白小舒乖巧点头,然后好奇地瞧了眼这个温柔大哥哥的ID——[治愈大哥哥]。

    嗯,感觉确实很治愈呢www

    戎毅一看白小舒的表情,就知道这又是一个被表象欺骗的小盆友。

    而真实情况下的郁景峰,早已在这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里,咆哮嘶吼了无数次。

    抓心挠肺的他,恨不得立即冲去客厅,将沙发上戴着头盔的戎毅摇醒来。

    你他妈这个禽兽!居然勾搭声音这么可爱的小朋友!!!你丫的什么时候这么温柔善良过!还带新人!!呸!老子当年被枪打成筛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带我一下!!!

    戎毅!老子和你的兄弟情从此之后完啦!彻底完啦!!!

    郁景峰心底撕心裂肺地咆哮着,而戎毅根本懒得管他的内心活动,扭头对站在身边的白小舒说:“待会我们打四人小队模式,再由系统随机补充一位队友。”

    白小舒没有意见,然后游戏时间正式开始。

    在进入海港码头之前,戎毅又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问白小舒:“崽,你现在开着直播没?”

    “没有!”

    白小舒才想起这出,有些懊恼地拍头,“我都给忘了。”

    “没事,我这边开。”

    戎毅笑着摸了摸白小舒的脑袋以示安慰,然后就通过游戏语音对郁景峰说:“你不是在我书房吗?把我直播间的账号登上去,网页上已经记住密码了,点一下登录就行。”

    被使唤的郁景峰内心恨恨地咬着手帕,然而却依旧保持矜持男神的气质。

    “我知道了,已经打开了。”

    三个人磨磨蹭蹭地进入了海港码头,另一位随机补充匹配的队友也出现了。

    白小舒远远就看到新队友头顶上漂浮着的ID:[唯一]。

    这个昵称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就是那一身穿着打扮让白小舒都不敢苟同。

    不过,最受不了还是一旁身为服装设计师的郁景峰,眼睛都要被辣瞎了。

    白小舒尽量忽略那一身诡异的搭配,怯生生地去打招呼:“你好呀,唯一!”

    “你好。”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穿着奇葩的人,居然拥有这样一道华丽至极的总攻音。仿佛那尊贵不可侵犯的亲王,低沉磁性的声音,一开口就酥炸人的耳朵。

    唯一语气淡淡地回了句,然后就自报家门地说:“我这边不太方便说话,不过我技术还可以,一般没毛病的指挥都会听,全息端的。”

    白小舒和郁景峰都被这开口跪的声音震住了,唯独戎毅还能继续保持着淡定。

    或许同为总攻音,戎毅丝毫没被影响到,平静地说:“你待会不说话也没关系,操作不坑就行,另外,我这边只有致郁一个人是PC端,并且这只仓鼠是新手。新手你也别太介意,待会我负责罩着他。”

    “可以。”唯一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短暂的交流很快结束,然而白小舒和郁景峰却一度以为经历一场帝王博弈、巅峰对话。

    两个帝王总攻音之间的交流,太有压迫感,简直叫人瑟瑟发抖!

    本来还想吐槽穿着搭配的郁景峰,经此一役后,也怂得不敢说话。

    白小舒也有点怂,感觉这个唯一大哥高冷得有些可怕,作为专业拖后腿的他,还是决定紧紧抱住戎毅的大腿。

    果然,还是他的绿草大哥人最好啦www。

    短暂了解之后,百名伞兵集结完毕,全员登机,开始朝着荒岛进发。

    而直播间这边,也涌进了一大波观众,弹幕不断。

    “啊啊啊赶上直播啦,这一次致郁大佬居然也在耶!”

    “哈哈哈致郁又精分了,待会本性暴露,仓鼠小可爱绝壁感到致郁绝望哈哈哈!”

    “透过屏幕都能感觉到易神对致郁这个神经病哥们的冷漠。”

    “凡事都要对比,易神对仓鼠的态度完全不像对致郁大佬,温柔宠溺到爆炸,求致郁大佬的心理阴影,保证致郁大佬的内心已经在骂娘了。”

    “哈哈哈谁注意到了易神直播间的名字了没,垃圾容步易哈哈哈,这名字绝对是致郁在电脑端改的!让易神发现,致郁绝对完蛋了,不作死不会死系列。”

    “居然又匹配到一个极品总攻音,不过那皮衣加红色秋裤是啥搭配啊哈哈哈!”

    “总攻音之间的巅峰对决,感觉自己在看动辄几个亿的首脑会谈!仓鼠和致郁都吓得不敢说话了哈哈哈哈哈!”

    “易神在唯一面前超级维护仓鼠,什么我这里有只仓鼠我罩着,啊啊啊宠死了,疯狂摇摆鼠疫大旗!”

    ……

    而此刻飞机上,白小舒发现他椅子上跳伞用的“F”键消失了,不免有些惊慌。

    戎毅安抚性地摸摸头,说:“我开了组队跳伞,待会跳伞时你会跟着我一起跳,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真哒?”

    白小舒瞪大眼,顿时觉得神奇,惊讶的小语气简直可爱死了。

    戎毅不得不说,又受到了会心一击。

    一旁的郁景峰一瞬间仿佛闻到了恋爱酸臭味,幸好他刚才单独取消了自己的组队跳伞。

    等到跳伞的时候,白小舒才深刻领会到“组队跳伞”的含义。

    由于郁景峰一开始就没有勾选,因此系统就默认剩下的二人为情侣跳。

    情侣跳模式下,白小舒整个人就被固定在戎毅的下方,后背紧贴着戎毅的胸膛,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的热意。

    戎毅也是第一次使用组队跳伞,但也没想到姿势会是这么的暧昧,尤其是全息下的感官还那么真实。

    白小舒软软的身体贴着他的前胸,让他不可控制的生出尴尬,总感觉像是占了人家的便宜。

    然而,白小舒本人却完全没有这种自觉,摆动手臂兴奋地说:“好厉害,真的是大哥带着我飞耶!我自己都不用调整方向了。”

    白小舒的小奶音火上浇油,让戎毅严重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一度想起了自己忽略已久的问题。

    “崽,你今年多大了?”

    “啊?18岁了,怎么啦?”

    “哦,那没事。”

    戎毅一时松了口气,嗯,合法奶音。

    郁景峰听着这段对话,冷漠地翻了个白眼。

    唯一则微微勾起了嘴角,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飞行的背影。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