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仓鼠要吃鸡[直播] > 29.我是一只天使鼠

29.我是一只天使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的太多, 会不会被灭口?

    这是郁景峰听见那奶萌声音之后的第一反应, 然后他的第二反应就是挂电话。

    打扰哥们的夜生活,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戎毅看到电话被挂断, 有些莫名其妙, 心里忍不住将郁景峰骂了一顿。然后很快又收回心思,戎毅对一脸好奇地白小舒笑了笑,“咱们别管他, 先洗澡去。”

    白小舒开心得点了点头, 趴在戎毅怀里乖得不得了。

    ******

    然后第二天,戎毅就收到了来自好哥们令人想要暴打之的八卦骚扰。

    早知道就不该给他开门。

    郁景峰一进门,就一脸荡漾地看着戎毅,脸上挂着姨母般的微笑。

    “哎哟哟, 哥们,昨晚哪里找了小妖精啊,有动静了都不跟好兄弟吱一声的吗?”

    “吱。”

    戎毅面无表情地看着郁景峰。

    突如其来的卖萌让郁景峰不寒而栗,哥们, 你这样容易把天聊死的知道吗?

    今天上门的时间,还是郁景峰是特意挑了一下的,太早了怕哥们昨晚太那啥没起床, 太晚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八卦的心, 所以他精选了上午11点,不早不晚还能蹭上一顿饭。

    事实也证明, 这个点的戎毅心情还不错, 这么开玩笑都还没有上手揍。

    “哥们, 还不把你家那个小媳妇扒拉出来瞧瞧!”

    戎毅翻了个白眼,然后进了厨房,郁景峰不死不休地跟在后面。

    “上次你说你家来了个妖精我还以为你脑子出毛病了,现在我是信了,昨天那一句‘大哥哥’简直酥得小爷我骨头都麻了。”

    郁景峰油腻腻地学着那一句“大哥哥”,把戎毅恶心的只想拿把喷子崩了他。

    戎毅菜刀往砧板上重重一立,杀气十足的眼神扫过去,郁景峰瞬间怂地瞬移出了厨房。

    差一点就以为自己年轻的生命要交代在这里了。

    吓得拍拍胸口,郁景峰坐在客厅沙发上四处打量着,然后再次看见了那个装着坚果的碎花小包袱,还被宝贝的塞在玻璃罐里密封着。

    郁景峰忍不住“啧啧”了两声,更加肯定戎毅是有情况了。

    也不知是何方妖精,被戎毅这铁石心肠的臭男人给拱了。

    郁景峰摇了摇头,然后翻开手机相册,再去看看那个让他灵感爆发的缪斯天使。

    戎毅把饭菜端上桌,就看到郁景峰一副恨不得舔手机屏幕的痴汉模样,顿时被辣得眼睛疼。

    摇了摇头,转身去厨房将另外一份打包好的饭菜提出来。

    “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先吃。”

    郁景峰灵感来了,随手拿着便签纸在玻璃茶几上疯狂涂画,随便嗯了两声摆了摆手,管他戎毅去哪儿。

    白小舒开门看见戎毅提着饭盒,有些奇怪地歪头问道:“今天不带我下去吃吗?”

    “家里来了个变态客人,不方便。”

    戎毅摸摸白小舒软软的头发,将人抱到餐桌边坐下,语气温和道:“今天自己先吃,大哥要先下去赶跑坏人。”

    白小舒一手握着勺子,一手捏着小拳头,认真地给戎毅打劲:“大哥加油!”

    戎毅被萌了一脸血。

    果然太可爱了,绝对不能让郁景峰那变态给霍霍了。

    还趴在纸上涂涂画画的郁景峰,此生都不会想到,这哥们之间的情谊居然会塑料到这种地步。

    戎毅回去之后,郁景峰已经坐在餐桌边上了,看见戎毅问道:“你去哪了,下楼丢垃圾吗?”

    戎毅不置可否,洗了个手就开始吃饭。

    郁景峰看戎毅这幅刀枪不入的淡定模样,也不问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妖精是谁了,转而开始说起正事来。

    “我昨天发给你的照片后来看了没有,我上次找的就是那个人,你确定你们小区没有这号人物?”

    “照片我看了。”戎毅点了点头,“人长得挺好看的。”

    郁景峰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戎毅,不能接受道:“这还只是挺好看?简直是天使下凡了好吗,你的审美标准和正常人太不一样了吧!”

    把照片从手机里划拉出来,郁景峰指着手机里的少年,语气激动地讲起白小舒的颜值与气质,“你看这五官,精致的就像艺术家的玩偶一样,睫毛长得感觉都能放铅笔了,还有这皮肤又白又细腻,简直是造物主的宠儿!”

    戎毅微微抬眼,停下筷子,“然后呢?”

    “当然是让他当我的模特呀!”

    郁景峰激动地快要拍案而起,然后拿起刚刚的便签纸举在戎毅跟前,虽然原子笔画得很粗糙,但依旧可看出整体服饰的惊艳美妙。

    “你看这件衣服是不是特别适合他,这个主题系列名字是angel&war,除了他没人能配得上其中的angel部分,我早几年就开始准备这个系列了,他的出现让我的梦都要圆满了,我现在每看一次照片脑子里都是源源不断的idea!”

    戎毅接过郁景峰那张便签纸,看了两眼,也不得不感叹郁景峰在这方面的天才。

    华夏新锐天才设计师,确实名副其实。

    一时间,搞得戎毅都有点想看看,白小舒穿上这些衣服会是何等的视觉享受。

    “所以啊,哥,你到底认不认识啊。你别想再糊弄我啊,就你那变态的侦查能力,不可能不了解小区里的人事情况的,何况此人还长得如此出众!”

    郁景峰颇为哀怨地看着戎毅,毕竟上一次他就被糊弄过去了。

    戎毅望天装死,然后有些挣扎地看了眼郁景峰:“我说我不认识你信吗?”

    郁景峰摇头,然后恨恨地看着戎毅,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你果然是知道的,戎毅你这个王八蛋。”

    戎毅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地解释道:“那小孩性格真的很单纯很天真,如果把他带进你那个圈子,会对他的生活产生很大影响,所以我就没告诉你,不过今天晚上我先去问问他的看法吧。”

    郁景峰更加气愤,听口气,两人居然还很熟悉!

    “我像是那种连手底下的模特都护不好的人吗,你去打听打听,圈子里有哪个敢指染我郁景峰的人!”

    郁景峰狠狠灌了口水,简直气得肝疼,然后冷静下来又道:“我工作室保密程度是可以保证的,如果他不乐意继续在圈里发展,拍完照后,他的信息绝不会从我这里泄露出去。”

    戎毅点点头,他对哥们的保证还是很有信心的,“那好吧,我找时间去问问他,待会再打两局游戏吧。”

    郁景峰没有意见地答应了,仍旧不放心地叮嘱:“一定帮我说服他啊!”

    ******

    夜晚,白小舒家。

    结束游戏之后,戎毅惯例上楼监护白小舒,同时跟白小舒提及郁景峰说的事。

    “只是要我去拍照吗?”

    白小舒被戎毅抱坐在腿上,本身没有任何不适地粘着他的大老虎哥哥。

    自从有了戎毅,白小舒从此就过上了仓鼠本体般的生活,可以趴在别人怀里,美滋滋地搭乘人家的顺风步。

    戎毅也不敢绝对保证,道:“应该只是拍硬照。”

    走T台的话郁景峰应该会选别的专业模特,如果硬是让白小舒来,不论是否符合职业标准,就白小舒此时的腿伤也没办法去走。

    “那可以啊,大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可以帮忙的。”

    白小舒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十分信任地看向戎毅,再者,他自己还是挺喜欢拍照的。

    戎毅见白小舒一副天真的样子,忍不住扶额,然后将其中利害关系拿出来分析。

    “我朋友是一个很厉害的设计师、摄影师,所以他的作品会有很多人看,然后有很多人也会因此认识打探你的消息,你的生活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平静了。”

    想到网上那几张随便路拍就上了热搜的照片,戎毅一点也不怀疑人类对于美好事物的疯狂。

    白小舒拧着小眉头,稍微有些犹豫。

    见状,戎毅也有些放下心来。

    可谁知道,当白小舒的视线无意间触及姥姥的照片时,一抹灵光瞬间将他所有的犹豫都驱散了。

    白小舒眼睛亮亮地看着戎毅,兴奋道:“很多人会关注我对不对?”

    “对的。”尽管感觉出语气的不对劲,但戎毅还是肯定地回答了。

    然后,他就听到白小舒雀跃的声音。

    “那我一定要去拍照!这样找姥姥的大孙子就不用愁了!”白小舒忍不住扬起小脸,为自己天才般的计划感到无比骄傲,还特地和戎毅解释道:“姥姥的孙子丢了好多年了,我想要帮姥姥找到丢掉的大哥哥!”

    听到这话,戎毅的心一瞬间又陷下去一大块,忍不住怜惜地低下头,仔细地看着这个天真善良的精致少年。水亮清澈的大眼睛干净的让人自惭形秽,难怪小区里的人都不想将那“身世的真相”告诉他。

    天使流泪的画面,估计谁也不想看到。

    白小舒更加期待起拍完照片之后的效果,叽叽喳喳地向戎毅倾吐。

    “之前我还好发愁,因为没有钱,我很难帮姥姥找到大孙子,如果别人关注我,我就能号召大家帮我找大孙子啦……”

    戎毅默默地听着,时不时笑着接一句嘴:“我朋友给你的报酬也很多的。”

    ……

    这个天使,以后就让我来保护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