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仓鼠要吃鸡[直播] > 35.我是一只模特鼠

35.我是一只模特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郁景峰被戎毅似是而非的话语整得又气又懵, 思绪混乱地收起手机。

    抬起头, 恰好看见戎毅一脸罕见温柔地看着白小舒, 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 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问题……

    卧槽,戎毅他妈的居然是个弯的!?

    意识到这个毁天灭地的劲爆事实, 郁景峰一瞬间感觉到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先知道这个消息。

    郁景峰面目迅速地狰狞纠结了一下, 而后神情复杂地看着戎毅, 再联想到戎毅家里的情况,顿时一阵脑壳痛。

    看着戎毅的背影, 郁景峰深吸一口气, 暂时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丢之脑后,然后全身心投入拍摄中。

    等我忙完手头的工作,再好好地审一审你这个不省心的哥们。

    郁景峰心累地长叹一口气,有这样一个熊哥们, 真他妈要操碎心。

    ******

    到了顶层的摄影间,白小舒就被领进了更衣室换衣服,拿过来的第一套衣服, 是偏古希腊风格的裙袍。

    古希腊的服饰不论男女皆是裙装样式, 对此,白小舒倒是没有奇怪为什么拿条裙子来给他,十分坦荡地换上了。

    平时有在家穿着兽皮小短裙四处乱晃的白小舒, 一点不抵触这类裙装服饰, 更何况衣服还做得如此好看的。

    细碎的流苏, 流畅的下摆,柔化丝质的纯白布料,一些银色的类似图腾的装饰,整件衣服美不胜收。精致而又繁复,一针一线都如同艺术家的精工细作,可见设计者对它的用心程度。

    白小舒平时穿惯了简洁可爱带着学生气的衣服,偶尔换上这样奢丽隆重的袍服,可谓震撼眼球。

    看着白小舒有点害羞地提着衣摆从更衣室走出来,坐在一边的戎毅瞬间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一颦一笑皆是画,眼前的世界似乎只剩下这一抹耀眼的白月。

    戎毅顿时有种想要将白小舒藏起来,彻底将其占为己有的冲动。

    “很好。”郁景峰看着白小舒,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上装效果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上千万倍。

    郁景峰转头叫醒那些沉迷于美色无法回神的员工,然后让人带着白小舒去化妆,被点名的那位化妆师感觉自己上辈子可能拯救了世界。

    啊啊啊麻麻呀,我今天看见了真正的天使美少年!!!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个念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美人!!!

    白小舒从了一个房间又被带进了另一个房间,转眼消失在视野里,戎毅这才回过神来,神情复杂的他走到郁景峰身边,问道:“应该只是拍平面硬照吧?不会带他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走秀吧?”

    郁景峰一眼看穿了这个占有欲爆表的男人的小心思,没好气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走秀,我倒是想让他走台,可惜走秀模特的审核标准和大众情况不太一样的,大爷我倒是想让美少年走台,可惜眼前的规则让我不得不屈服。”

    戎毅听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放心地回到一边的座位上坐下。

    郁景峰眼角抽搐地看着毫不掩饰一下占有欲的戎毅,然后视线落在戎毅那张帅得有些人神共愤的脸,顿时眉梢一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然另一个系列他是想让影帝来拍,但是眼前这个貌似也不错。郁景峰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性,顿时觉得戎毅可能会更合适,两人之间的熟悉默契应该比之影帝更加能够碰撞出火花。

    戎毅坐在一边沙发上,端起咖啡正准备喝,而后对上郁景峰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顿时后背发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

    化妆间内,白小舒被负责化妆的大姐姐摁在椅子上坐下,各种被刷子在脸上划来划去,弄他得有些痒痒的,强忍着好半天,最终忍不住开口了,“大姐姐,弄好了吗?刷子弄得我好痒。”

    “好了好了,再一下下,乖。”

    化妆师看着白小舒俊俏的小脸蛋,压下内心的亢奋尖叫,无比温柔地安抚白小舒。

    约莫几分钟后,终于给白小舒做好最后的定妆,然而还没等白小舒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化妆师姐姐就最先按捺不住地掏出手机来,咔嚓咔嚓对着他一通猛拍。周围其他几个小姐姐也捂着心口,一副要幸福得昏阙过去的样子。

    白小舒万分不解地歪头,结果萌得几个小姐姐捂着鼻子,直接尖叫着跑了出去。

    啊啊啊啊敲尼玛可爱!!!

    然而,这些人跑出去也没能避免视觉上的伤害与冲击,如同人形荷尔蒙的戎毅,皱着眉一脸不爽地穿着angel&war系列中war部分的战袍从更衣室走出来,野兽般的压迫冲击感,简直帅断了腿。

    白小舒有些担心刚才跑出去的几个小姐姐,镜子也没看了就追出去,结果正好撞进了要进入化妆间的戎毅怀里。

    白小舒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恰好与戎毅四目相对。

    精致如画般的面容,泛着水光的清澈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戎毅,在男朋友第一视角之下,戎毅受到的震撼与冲击可想而知。

    “大哥哥撞疼我了。”

    然而,白小舒却毫无身为小妖精的自觉,捂住撞到鼻尖,闪着泪光委屈控诉着。

    美而不自知,何其美也。

    戎毅心软得一塌糊涂,本能地想想摸摸白小舒的头以表安慰,但最后怕弄坏那定好的头发,最后中途将手落在白小舒后颈的软肉上,轻轻地捏了捏,“对不起,下次走路别这么着急。”

    “呜~”

    两人谈话之余,郁景峰已经端起单反疯狂咔嚓。

    流转在两个人之间无法插足的默契感,让郁景峰觉得强行把戎毅拉进来是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和他设定的照片主题、服装主题,达到高度的契合,堪称完美。郁景峰想象不出还有谁能比他们更合适。

    郁景峰都可以想象到,这组照片放出去之后的威力影响。

    Angel&war系列一共十四套,angel和war两部分各占七套,成对搭配。系列名字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天使与战”,其中白小舒的服饰部分代表的是九天之上最受宠爱的天使,而戎毅则是从地狱浴血而来的代表战争杀戮的魔神。

    很俗套的天使与恶魔的搭配,但在绝对完美的服装与模特的衬托下,炒狗血冷饭未必不能有所成就。

    只要能将狗血俗套玩出了新高度,依旧能让人尖叫癫狂。

    郁景峰对此很自信心,并且预感这个系列的衍生品牌会获得大众追捧。郁景峰是个设计师不错,但由于家里是从事高端服装行业,所以他设计作品理所当然还创办了相应品牌系列,拍摄这套硬照拍摄的最终目的,也是给这个系列的衍生服饰宣传造势。

    待戎毅也从化妆间里出来,正式的拍摄时间开始。

    先是分开拍,然后再是组合拍,白小舒和戎毅镜头感都非常不错,不论是分开还是组合,成片都非常棒,拍摄进程十分顺利。流转在两者之间火花与激情,让郁景峰激动亢奋得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其中一张,戎毅身着希腊式战袍,浑身浴血般地躺在地上,赤|裸的上身带着代表战斗功勋的疤痕,堪称完美的肌肉线条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凌厉的眼神充满着嗜血狂放的气息,强烈的雄性荷尔蒙令人呼吸急促。

    而白小舒则跪立在这个恐怖男人的身侧,身着雪白的古希腊希玛申服饰,长长的雪白下摆自然垂落,似乎与戎毅黑红色战袍交织融合起来。雪白干净的肌肤,纯净乌黑的大眼睛,懵懂无畏地直视着地上的杀戮战士。

    四目交汇,是战争与天使的完美融合,如同油画般的画面质感冲击着人们的眼球。

    虽然对哥们弯成蚊香这件事有些接受不能,但郁景峰又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站在一起还真他妈的配一脸。

    ******

    拍完照之后已经傍晚,郁景峰邀请白小舒和戎毅二人一起去吃晚餐。

    席间,郁景峰还发现了一个令他无语的问题——他的好哥们貌似还处于暗恋阶段。而那只被暗恋的小家伙似乎还处于完全没开窍的状态,懵懵懂懂、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戎毅的殷勤,全然不知自己被狼盯上了。

    看着戎毅替白小舒剥虾剃鱼刺的画面,郁景峰一时觉得,这就是怪蜀黍在诱拐涉世未深的纯情小少年的犯罪现场。

    感觉郁景峰探究的视线,戎毅抬起头来,坦坦荡荡地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同时眼神无声地警告着郁景峰不要插手捣乱,变相地承认了自己的性向。

    如此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态度,让郁景峰觉得自己需要上个厕所冷静一下。

    “好吃吗?”戎毅扫了眼离席的郁景峰,转头微笑地问白小舒。

    白小舒握着勺子点点头,一口吞掉一只大虾仁,满脸幸福地道:“好吃,但是大哥哥在家做的更好吃!”

    “那我下回再给你做。”戎毅忍不住笑了笑。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白小舒想起今晚还有比赛,一时也顾不得吃喝了,巴巴望着戎毅道:“大哥哥,我们今天可以在八点之前回去吗?我晚上回去还要打……码字更新。”差点忘了之前的说辞,白小舒话语突兀地顿了一下。

    戎毅注意到了那不自然的转折,轻挑眉梢,突然意识到白小舒平时在他家吃饭之后,也是每晚八点左右就准时离开他家。

    由于他自己也要在八点钟的时候开始打中队天梯赛,所以这么久,他都没觉得这白小舒的准时离开有什么问题。

    将怀疑的种子藏在心里,戎毅面上不露地笑了笑,同时向白小舒保证可以在八点之前到家,白小舒这才安心地继续吃起饭饭来。

    而戎毅的手机却在此刻震动了一下,掏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叮嘱了一下白小舒不要乱跑,就起身去了洗手间。

    白小舒乖巧地点头,一点不受影响地乖乖坐在位置上享用美食。

    洗手间内,郁景峰叼着烟靠着墙壁,似乎就等着戎毅过来。

    戎毅淡定自若地走过去,一脸从容地等待着郁景峰接下来的发问,并且,在提问之前还向郁景峰要了根烟,借火点上。

    郁景峰眼角抽搐地看着淡定抽着烟的男人,忍不住责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嘛?”难得严肃的模样,让郁景峰终于有了一丝大哥的感觉,而戎毅无疑就是那个让他操心头痛的捣蛋弟弟。

    戎毅知道郁景峰是在为他着想,不由垂下眼眸,深吸了一口烟,烟雾在肺里打了个转然后吐出来。

    之后,戎毅就抬起头来,一双眼透过烟雾坚定不移地直视着郁景峰。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干嘛,我喜欢他。”

    了解戎毅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从来不会随便说出不负责任的话,这一句“喜欢”,可见其中的重量。

    郁景峰顶着戎毅看了好半天,最后烦躁地抓了把头发,忍不住不顾形象地爆出了一句国骂。

    “你这个糟心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