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仓鼠要吃鸡[直播] > 36.我是一只坏小鼠

36.我是一只坏小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尽管心里有了准备, 但听到戎毅亲口承认, 郁景峰的心态还是有些崩掉了。

    时尚圈里gay很多, 甚至他工作室里也有几个, 对于这些人他向来以平常心对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乐意看见自己最好的哥们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你偏要选择这样一条路吗?”

    戎毅笑了笑, 平静地道:“本来就是这条道上的,何来选择一说?”

    郁景峰一脸复杂地看着戎毅, 最终长叹一声, 内心却还是选择站在了哥们这边。

    他早就该知道,这个离经叛道的哥们, 是不可能仅仅因为打个游戏就离家出走的, 真正的大招果然在这儿等着呢。

    郁景峰想,有这一大招在前,以后再有什么招数他应该都能淡定自若了。

    知道劝不动也劝了没用,郁景峰心累地摆摆手。

    “算了算了, 你爱咋样咋样吧,我管不了你了。你家那边我暂时替你瞒着,祝你早日拿下那个小家伙。”

    “这就够了。”

    戎毅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拳头顶了一下郁景峰的肩膀。

    郁景峰表情麻木地看着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王八蛋, 总感觉自己是那个替皇帝着急操心的太监……呸,大臣。

    转而想起那边那只可爱的合法正太小天使,郁景峰又忍不住鄙夷了一下这个老牛吃嫩草的哥们, 一脸嫌弃地看着戎毅。

    “世风日下, 没想到你是好这口的这种人, 啧啧。”

    戎毅:“……”你今天不说清楚是哪种人,老子今天跟你没完。

    洗手间的空气并不是怎么美好,郁景峰也不想继续待在这糟心的环境里,为这糟心的熊哥们操心,灭了烟就往包间里走去,同时还欠揍地道了句。

    “今晚还要打比赛,吃完饭回去之后,可别沉浸于美色而失了智。”

    经常因美色失智的是你好不好!

    戎毅那一丢丢感动一瞬间消失殆尽,深吸一口气,压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拳头。

    郁景峰&戎毅:啧,这糟心的塑料哥们。

    ******

    夜晚十二点,为期四小时的中队天梯赛结束。

    白小舒洗完澡,穿着睡衣准备去戎毅家进行监督,但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在自己之前先上楼来,一时有些惊喜意外。

    “大哥怎么上来了,我正准备下去呢!”

    戎毅笑了笑,十分自然地抱起白小舒往屋里走,顺带关上门。

    “我主动上楼来求监督陪|睡呀。”

    “那大哥哥是要换在我家留宿吗?”

    白小舒惊喜地张开小嘴,而后万分开心地环住戎毅的脖子,“我的床很大的,可以塞下一个大哥哥的嘻嘻嘻。”

    戎毅一脸温柔宠溺地揉了揉白小舒的脑袋。

    进入白小舒的卧室,戎毅第一眼就看见了随意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心中的计划一时成功了一大半。

    他上楼的目的自然不可能是单纯为了陪睡,更多的是想确认一下某些事情。结合种种微妙的相似与巧合,戎毅几乎可以断定眼前的白小舒就是游戏里那只仓鼠大人。

    “晚安!”

    关灯之际,白小舒捧起戎毅的脸,主动给他的老虎大哥献上一个软嘟嘟的晚安吻。

    戎毅看着白小舒身上萌啾啾的仓鼠睡衣,眼神暗了暗,利落地回吻。

    待到白小舒熟睡,戎毅悄无声息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摸黑拿到了白小舒的手机。先将手机调成静音,然后戎毅用自己手机给白小舒拨了一个电话。

    打的是之前“仓鼠大人”留给他的那个号码。

    果然,没过几秒,白小舒的手机就亮了起来,来电显示上赫然四个大字——绿草大哥。

    看着这几个字,戎毅心道果然如此。

    因为楼上楼下住得太近,戎毅一直没想起要和白小舒交换电话号码,白小舒也没注意到这一茬,谁知道真相会得来得如此轻而易举。

    戎毅低头看着熟睡中的白小舒,忍不住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真是个坏小孩,还撒谎说自己是写小说的。

    “真不乖。”

    戎毅俯身惩罚性地在白小舒脸上重重亲了一口,引得白小舒从睡梦中醒来,一脸迷糊懵懂地坐起来,揉着眼睛声音轻细软糯、奶萌奶萌。

    “是早上了吗?”

    “没有,我去上了个厕所,接着睡吧。”

    戎毅声音温柔地说着,将手机放回原处,然后大臂一揽,压着白小舒躺下继续睡。

    白小舒丝毫没怀疑戎毅的说法,在戎毅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乖乖地睡了。

    戎毅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白小舒姣好的容颜,心中猜想,这傻乎乎的小家伙可能还真不知道他们在游戏中是队友。

    尽管知道了白小舒的双重身份,但戎毅一时也不准备点破,先假装不知道,等到最后见面的时候岂不是更有趣?

    戎毅看着白小舒的侧颜,嘴角忍不住向上翘了翘:小家伙,撒谎可是要付出利息的。

    稍微感叹一下这仿佛命中注定的巧合缘分,戎毅心情愉悦地闭上眼,没过多久也进入了黑甜的梦香。

    ******

    要说当前吃鸡界的最当红的主播,那非白小舒与戎毅莫属了。

    两个人的实力在JJCG联赛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尤其白小舒还是本赛季才开始接触游戏的萌新,如今的实力完美证明他是个天才级的电竞选手。

    一个备受瞩目又极具反差萌的吃鸡大佬,甜甜的小奶音圈粉无数。

    再加上与吃鸡界殿堂级的大佬戎毅所组成的队友关系,白小舒可谓在直播间混得风生水起。每每开播,都有无数观众涌入直播间,微博的粉丝也以“J”线模式急速上涨。

    可以说,戎毅和白小舒两人的游戏直播,是吃鸡爱好者不能错过的必选项目。

    然而,自从联赛开始以来,戎毅和白小舒两人就极少同屏直播,每每出现在直播间都是单人赛模式。

    并且由于直播内容只有单人赛,战队另外的三位成员:致郁、江上明月、唯一,更是一度在大众面前绝迹。

    如此行为,让一众想看队员互动的粉丝饥渴得眼睛冒绿光。

    因此,这几天因为拆石膏、拍摄照片等事情耽误了直播事业的白小舒,成功让一众嗷嗷待哺的粉丝有了索要福利的把柄。

    白小舒看着直播间里血红的留言,以及微博底下点赞数最高的评论,顿时抱住脑袋一阵脑壳疼。

    对于这些死缠烂打、可怜兮兮的粉丝,白小舒万分不忍心拒绝他们的请求,于是不由陷入了纠结之中。

    上午的双人天梯赛结束,下午就要开始直播了,白小舒再推脱,也不能假装没看见了。

    看着蹲在游戏房间角落里画圈圈的白小舒,戎毅笑着走过去,然后也跟着蹲在对方身边。

    自从知道这个“仓鼠大人”就是自己楼上那个小家伙,戎毅就更加无所顾忌地对白小舒好,恨不得宠上天去。

    “崽,怎么啦?”

    白小舒将脑袋从双臂间抬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戎毅,“下午要开始直播,然而大家都要我和你们一起打游戏。”

    戎毅自动将这可怜巴巴的表情带入白小舒真实的模样,顿时被萌到流鼻血,下意识的拿手虚掩了一下鼻尖,就怕真的有液体流出来。

    “现在天梯赛已经进行了快三个月,我们的积分成绩基本稳定在天梯晋级名额之内,不会出太大的变动,今天下午打两局非正式赛也未尝不可,问一问致郁他们有没有时间就是了。”

    这几天,除了戎毅和白小舒两人每天固定不变的打游戏,其他几个队员保持住了能晋级的排名,就只有晚上才准时上线打团队赛了。

    白小舒特意去看了一下大家的天梯排名,发现少打两局比赛真的没有影响,就彻底放下心来。

    一扫阴霾的他,开心地蹦起来,然后去给郁景峰他们发消息,不出意外地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看着白小舒喜悦溢于言表的可爱模样,戎毅忍不住揉揉他的头,“好了,先下线了,赶紧去吃饭。”

    “嗯!”

    午饭之后约莫两点,天选战队全员准时上线,白小舒和戎毅近乎同时开播。

    当守在直播间的观众们看见五个人同时出现时,都忍不住疯狂地发出“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式弹幕。

    时隔几个月,日盼夜盼,终于在直播间看到了五人同屏。真的太久了,久到不少新粉都不知道这几个队员之间的互动到底有多萌。

    郁景峰三人都知道是在直播,还特意和观众们打了声招呼,引来弹幕又一阵爆发尖叫。

    稍微做了个开场,五人就不再去看直播间的动态,专心于接下来的游戏。因为不是正式的比赛,大家的心情都很放松。

    并且得知了直播的缘由,几个队员都不由感叹白小舒实力宠粉,太心软。

    “这些人真是为了福利不要下限,为了卖惨无所不言,真真世风日下。”

    郁景峰看过那仿佛字字泣血的哭诉,实际上,网上一搜各种版本都有,这么假也就只有白小舒这个小天真信了。

    江上明月也有点想笑,想到白小舒之前发来的游戏请求,那可怜巴巴的语气简直萌炸了,当真是人软好欺。

    同样是粉丝,易神的粉丝在易神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明明这几天两个人都没直播。

    白小舒并不觉得粉丝在说谎,还小声辩驳道:“大家是真的想你们了嘛。”

    戎毅含着笑意地摸了摸白小舒的头。

    “行了行了,咱们开一局就是了,都听咱家小队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