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本宫只想当纨绔 > 第108章 桃花债(三)

第108章 桃花债(三)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没等他想到什么好法子,那位国师倒是先派了人来传唤他去一趟茶馆。

    虽说温倾珩被允给了长阳府,但实际上他仍是徐慕风的人,待见到那位温润如玉又心狠手辣的主子后,这人不免恭恭敬敬地行礼,随后正襟危坐起来。

    “不知大人唤在下前来有何吩咐?”

    犹如芝兰玉树的公子眉眼温和地给他沏了杯茶,说:“昨日忘了告诫你那俩位侍君不好挑拨,想来你已有初步接触,不管你甘不甘心,现下我都要你放手去办另一件事。”

    温倾珩放于膝上的手紧攥成拳,他虽机智,却也只是懂些宅斗之术,尽管再见不得钟倾夜过得比他好,可就目前的试探看来,自己确实玩不过人家。

    想通之后,他压下心中的不甘,垂首请命:“还请大人尽管吩咐。”

    徐慕风见他有几分自知之明,便也不怕这枚棋子把自己作死,兀自从衣袖中拿了包药粉递与他:“你且将这东西撒在殿下的日常饮食之中,事成之后我便将卖身契还你。”

    温倾珩原本踌躇不定,在听见对方的后半句话时又骤然坚定地接过了药包。

    当初他从满门抄斩的女官家里侥幸逃跑后又不幸落入黑市,这才阴差阳错地被徐慕风买下为其卖命,要是能经此一事重获自由身,他也不管谋害皇亲国戚是不是大罪了。

    儒雅的男子微微偏头看着窗外长街上渐渐远去的身影,眼里的温和转为冷戾。

    他早知钟倾夜那个老狐狸会料到他找来温倾珩的用意,所以现下他打算铤而走险。

    即便这颗棋子失手成为弃子,他也还有另一手准备。

    不过温倾珩并没有让人失望,他借着肚子饿的由头去了趟厨房吩咐厨子做些吃的,然后偷偷将药粉撒在新做的糕点上,于是等颜珂一行人回来,这糕点便端去了给她食用。

    起先温倾珩还害怕毒死人后自己难以脱身,结果一晚上过去见其无碍,他只好偷偷传了口信给徐慕风,很快对方就派人送来一份卖身契,他如此就算是重获自由身了。

    这也……太容易了吧?

    猜不透徐慕风的心思,多疑的温倾珩更加提心吊胆起来,一时之间也没心思再找自家哥哥麻烦了,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过走之前他得找借口拿点银子当盘缠。

    钟倾夜见他这个弟弟不再作妖,倒是很爽快地给了钱让人去游山玩水,其实他的内心也存了丝补偿的心态,只要对方不触及他的逆鳞,他倒是乐意与人兄友弟恭。

    “你说他怎么一两天就转性了?”陶晟儒听后不解蹙眉,手里逗小孩玩的拨浪鼓也停了下来。

    小奶团咿咿呀呀地叫,似乎还想听,于是一旁的美男接过拨浪鼓继续摇,说:“谁知道呢,不过他安分些也好,只是那徐慕风的心思越发猜不透了。”

    “妻主是如何惹上他的?”

    “唉……说来话长。”

    钟倾夜便将当初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面前的正君,对方听闻不免陷入沉思,半晌才道:“其实,再给妻主纳一房也并非不可。”

    “你莫不是傻?”红衣公子有时候会觉得陶晟儒单纯得好笑,就比如现在,“妻主对他并无想法,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再者徐慕风这人就是芝麻馅的汤圆,若是将其抬入府中,你我说不定还会被挑拨离间呢。”

    陶晟儒想起那位温润如玉,儒雅矜贵的人,实在难以接受对方的真面目,也幸好自家妻主没有想法,不然他这正君的位置说不定得挪挪了。

    颜珂是不知道男人之间的小心思,她此时正在宫中看望长姐,不过对方的身子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甚至重新接手政事在御书房兢兢业业起来,见此她还是忍不住叮嘱一句:“阿姐,你莫要累坏了身子。”

    “无碍,母君这几日闷得慌,你来了正好去陪她解解闷。”颜瑾的气质较之以往要更为冷漠了,不过在面对这个胞妹时目光还是有一丝温柔宠溺。

    于是颜珂便点点头憨傻一笑:“这是自然,我可惦记母君宫中的点心哩!”

    案桌后的人终是无奈轻叹:“你这小没良心的,要是被母君知道了,你可少不了一顿打。”

    “没事,我扛揍嘻嘻嘻~”

    见人嬉皮笑脸地准备离开,颜瑾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罢了,还是她私下去警告一番徐慕风吧,小妹无忧无虑就好……

    然而不等她有所动作,对方就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当颜珂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四肢还被分别拷住,她本想用内力挣脱,结果发现自己丹田空空,啥也没有。

    卧槽,要不要这么刺激!?

    犹记昏迷前她在离宫途中遇见了徐慕风,便打算把有些事情拒绝清楚一点,哪知聊着聊着她就睡了过去。

    现在想想,怕是自己往坑里跳了。

    唉……

    就在颜珂想着要不要吼两嗓子救命的时候,那扇紧闭的雕花木门便被一双素净好看的玉手推开了。

    她抬眸看去,却见公子穿着身月牙白的衣袍,那上面花纹精致,只是款式较旧,不过并不影响对方俊美的容颜。

    徐慕风见她醒来,眼底欢喜渐浓,很快就来到床边坐下想关心一番,哪知刚刚伸手想为其撩开发丝,她就偏开了头,疏离地开口:“还请国师自重。”

    男子微怔,仍是不甘心地伸手将粘在她嘴角的发丝撩开,声音温润地询问:“殿下可要喝水?”

    颜珂蹙眉,不耐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徐慕风坦白:“我命人给你下了毒,那毒会让你内力尽散却不伤及性命,再闻着我身上的玉兰香,你便会昏昏欲睡。”

    “殿下,你要乖。”

    他有暗香盈袖,轻轻一拂,只教生动明艳的人儿闻着越发无力起来,不得不安分些许。

    “早知你如此,那晚我就不该救你!”颜珂狠狠瞪着他,只不过因着无力看起来奶凶奶凶,勾得徐慕风忍不住抚上她的脸,低笑:“即便殿下后悔,我也想独占殿下。”

    “呸,不要脸!”她本想啐一口过去,奈何口干舌燥什么都吐不出来,对方却也不恼,反而去一旁倒水喂她。

    颜珂紧闭牙关就是不喝,徐慕风只好无奈轻叹,柔柔地威胁:“殿下要是不乖的话,子钰便只能以口相渡了。”

    妈的,她喝,她喝还不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