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修仙记 > 第99章 能避则避

第99章 能避则避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欣立即点点头,“欣儿知道了,姐夫。”

    白玉彬对她笑了笑,又对美妇人道:“姨娘,我已与语儿商量好,先让欣儿去童学堂呆上两年打基础,等她打好了基础再由我们带在身边亲自教导。所以明日一早,我会让小刀过来接欣儿去童学堂,您为她准备一下。”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美妇人连连点头应是,然后又催促他道:“语儿需要休息,你还是快带她回去吧,别的事你就先别操心了。”

    白玉彬闻言点了点头,道了声告辞后,便抱着杨语向洞府飞去。

    因灵力耗尽而累倒并不似神识损伤般严重,所以在经过一夜的沉睡和白玉彬一刻不停的灵力输导下,第二日清晨,杨语就醒了过来。

    神识清明时,杨语觉查到自己是趴在一具温暖的身体上的,身上毫无阻隔的肌肤相贴感,让她清楚的意识到某人趁她昏睡之际,又将她给扒光了。鼻端清冽好闻的男子气息,是属于白玉彬的味道,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也不睁眼,只如猫儿般满足的用脸在他胸口蹭了蹭。

    浅眠的白玉彬猛的睁开眼,眼神在瞬间迷茫然后立即清明起来,他低头望了望枕着他胸口笑的一脸满足的女人,心顿时就软成了一团,“醒了?”

    “嗯!”杨语闭着眼,将脸转了个方向,开始悠悠的告黑状,“白玉彬,震阳师叔要禁足我十年呢,秦真道君说,要把你也踢下山去,要让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清脆娇软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气,有别于平时的清冷淡漠,听在白玉彬耳里,只觉心头一片棉软。“放心吧,师傅那根本就是嘴上说说的,就算我真被师傅踢下山了,不是还有小刀和蒋清在吗?一会儿我再给顾师兄他们每人发一道传迅符过去,万一师傅他们要是真狠心的要断咱们的粮,也好让他们帮我们出去采买些必须品。”

    白玉彬笑的一脸温柔,伸手轻抚着她的背,似在安慰她般。

    杨语听的便轻笑起来,“跟我想的一样,我当时听着就觉的你师傅所说的这个责罚,说了跟没说一样。”说到这里,她睁开眼睛,对上白玉彬的满是星光的眼眸,“昨天,我用精血引动五阵融合时,把在千丈峰闭死关的凌空,凌天和凌云三位道君都惊出来了。”

    白玉彬了然的将她搂的更紧了些,似叹息般道:“他们向你逼问怎么布设阵法?还是想要逼你交出什么法宝?

    杨语眨了眨眼,一脸的惊奇,“你竟知道他们问了我什么?难道说这三位道君向来性情如此?”

    白玉彬双手探入被中,贴上她赤裸的背脊,懒洋洋的道:“凌天、凌空、凌云三位道君原是九华山上代首座太上长老的血缘晚辈,乃是同胞三生子,他们自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修练天赋,在门中极受重视,身为天之娇子,性格霸道跋扈些,也可理解,只是待他们结丹收徒之后,师门中的众位长辈和师兄弟们才发现,他们的性格不只是霸道跋扈这么简单,还有极度的偏执。他们认为即入他们门下,便该守他位的规矩,师门庇护教导他们,他们的弟子就该代师还恩,所以每当他们的弟子外出历练,回来后就得一一交待自己的行程,还得将历练所得的一切宝物上交给他们,就为此事,他们门下有两位得了大机缘的弟子最后选择了叛出师门,一位入了七重天,另拜了一位元婴道君为师,一位躲起来修练致结丹,然后入了紫阳门。”

    杨语冷笑,“这不是什么偏执,这是自私,真这么爱护师门,怎么不见他们自己外出为师门搜寻宝物呢?”

    白玉彬继续道:“就为这事,上代首座太上长老归墟时要三位师叔发下心魔誓,自此于千丈峰潜心修练,不遇强敌来袭不得步出九华山,更不许他们干涉门中事务。”

    杨语恍然,“难怪!我当时就觉得的这三位道君的行事做风跟震阳师伯他们不一样,然后听他们的对话,就觉的连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好像挺在微妙的。你师傅和我师傅,还有震阳师伯,他们与三位师叔对话时都好像带着层顾忌似的,我原来猜想,可能三位师叔修为过高,有夺九华山权柄之嫌,可当时阵法一震动,那三位师叔们就冲过来的,看着也不像是不关心门派安危的人,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所以日后语儿若遇上凌天师叔他们,能避则避,若当真避不开也别将身上要紧的东西显露出来。”白玉彬又叮嘱了一句。

    杨语翻翻白眼,“震阳师伯让我在清水峰上面壁十年呢,如今清水峰外的阵法已经设置完成,就凭凌天师叔他们三人,若是我不自愿开启阵法,他们是进不来的。”

    白玉彬见她不当一回事,抬手就在她的丰臀上拍了一下,“你这丫头,跟你说话怎么就是不当一回事呢,你且将我的话记住不行吗?”可拍完之后,那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他立即升起想拍第二下冲动,“语儿,你身子觉的好些了吗?”白玉彬轻声问着,低沉的声音似带着一种压抑。

    “除了神识尚需慢慢静养之外,身体倒是没问题了。”杨语实话实说,早在刚刚醒来时,她就探查过自己的身体了。话音未落,她便敏感的想到了白玉彬问这句话的用意——她是因体内灵力枯竭才陷入昏睡的,而因为她的功法原因,他们俩交合是可以为她带来充沛灵力的。

    杨语惊喘一声,微皱起眉头对上白玉彬燃起火光的眼。只见他一脸理直气壮的道:“语儿还记得之前答应过我什么吗?”

    杨语略想了一下,一下子就在脑海中找到了那个关于秋千的约定。承诺过的事情,她都会做到,再说夫妻欢爱,也没有什么可以避讳的,杨语微微一笑,大方的邀请,“要去秋千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