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仙都 > 第十二节 过去的好时光

第十二节 过去的好时光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胜负的天平左右摇摆,契染在刀尖上舞蹈,逼出每一分潜力,看似不顾一切疯狂进攻,实则拿捏得恰到好处,一切尽在掌控。平等王油尽灯枯,战局渐趋于尾声,契染将体内天魔本源气尽数逼出,借法则之线涤荡魔气,止留本源,重又灌注己身,天魔之躯洗炼未久,又渐次转为金身。他并不急于求成,平等王是砥砺己身的磨刀石,深渊六王,执拿法则,就算剩下些渣滓,也能榨出不少油水,趁他病要他命,机会难得,不容轻易错失。

    平等王苦不堪言,他并非败在契染手下,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转轮和阴酆,若非他二人联手将自己打成重伤,又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龙游浅滩,虎落平阳,平等王亦是果决之辈,眼看难得善终,当即施展最后的手段,拼尽全力张开神域,下一刻法则之线逆转血气,倒灌而回,千锤百炼的深渊之躯猛地炸开,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徐徐向外扩张,所过之处虚空破碎,万物化为灰烬,一团精血挟裹神魂,趁机遁去。

    深渊主宰舍命一击,契染不得不避其锋芒,急退百丈,以法则之力消解血气,护住己身,不敢有丝毫怠慢,一时间无暇分神,只能眼睁睁看着平等王远走高飞。百余息后,天地重归于安宁,冰原冻土被生生刨去一层,水汽蒸腾,一片狼藉,契染拨动法则之线,将虚空破碎处一一捏合,若有所思,心中多了一分忌惮。

    此番趁虚而入拿捏平等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借他之手执拿法则,成就上境,个中凶险难以言喻,最终被他纵精血脱逃,未能克竟全功。他在神念中反复推衍千百回,发觉无论怎样应对,都不得留下平等王,稍有不慎便前功尽弃,眼下已是最好的结局。深渊主宰未可小觑,平等王在六王中不居前列,由此推测昊天北冥的神通手段,绝非他眼下所能对抗。契染意识到自身的弱势,放弃第一时间追踪而去的想法,略加思忖,抽身向西而去,蜿蜒行出千里之遥,寻得一处隐秘的冰窟,封绝气机,闭关修持。

    足足花费百日光景巩固上境,体内天魔本源气尽数转为涅槃之力,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洗炼金身,执拿更多的涅槃法则。如平等王这般送上门的资粮,可遇不可求,不过深渊意志虽然归来,血战尚未完全平息,如何抓住机会,就要凭手段和运气了。

    契染离开冰窟,重新回到广袤无垠的冰原,魔将的体征已完全消退,眼下形貌与契染大体无二,既然如此,借用一下他的身份,也便于行事。

    他当即辨明方向,直奔风屏谷而去。

    “风屏谷”深入北地数十万里,四围地脉隆起,群山连绵如屏,将风雪隔绝在外,于严寒中辟出一方和暖谷地,堪以容身。风屏谷并非无主之地,最初由契染驻扎一支偏师在此,经营数百载,建筑修葺,颇具规模,及至西方之主樊隗兴兵来犯,风屏谷成为四战之地,多方势力反复拉锯,最终樊隗占据了风屏谷,引来深渊意志回归,拉开了终战的大幕。

    战火向东转移,一直蔓延到深渊之底,风屏谷乃弹丸之地,很快被诸方势力遗弃,只剩仓谷糜、柯轭牛、山鸫、阎虎、阎狼等一干老弱病残留守。其时深渊血战正酣,镇将率大军纵横捭阖,驱使魔物四处掳掠血食,风屏谷数度被围,岌岌可危。仓谷糜与柯轭牛被迫携起手来,精诚合作,好不容易撑过三五日,眼看沦陷近在眼前,斜地里杀出一支疲惫之军,将魔物驱散,暂时解了风屏谷之厄。

    那支疲惫之军以南明小主、管大椿、乌照、姬胜男为首,麾下尚有犁山猱、孔九枭、楼枯山、楼枯河、九瘴兽王、胡触、邓犁、施旋豹等,却是魏十七遗下的人马,身不由己卷入血战,大小百余战,死伤惨重,一时无处落脚,兜兜转转仍回转风屏谷。南明小主雄心勃勃,接连遭遇迎头一棒,二棒,三棒,早已打没了心气,无比怀念魏十七尚在之时,那真是过去的好时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横扫深渊罕遇敌手,莫说区区镇将,即便对上深渊主宰也毫不胆怯。仓谷糜柯轭牛有自知之明,背后没人撑腰硬不起来,当下陪着笑脸放低姿态将他们迎入风屏谷,凿开坚冰,将囤积多年的血食挖出来酬军,侍奉得甚是周到,生怕得罪了这一帮凶神恶煞,惹火烧身。

    南明小主狼吞虎咽,才吃了个半饱,手下心急火燎来报,有镇将率魔物大军蜂拥而至。南明小主丢下手中吃残的血食,口中骂骂咧咧,一马当先冲上山头,举目远眺,却见视野尽头黑压压一片,魔物大军漫山遍野,不计其数,居中一员镇将,头顶一道紫光,跨猛兽徐徐压进,兵锋直指风屏谷。

    南明小主倒抽一口冷气,她自恃神通了得,遇上镇将,也只能落荒而逃,万万不是其对手。管大椿眯起眼睛望了许久,摇首道:“风屏谷守不住了,趁早撤退为好。”

    才刚有个落脚地,屁股都没坐热,又得仓皇逃窜,南明小主心有不甘,咬牙切齿跺脚发狠,忽然像泄了气的皮槖,残兵败将不足言勇,脚底抹油才是上上策,犯不着为了风屏谷卖命。她正待下令整军撤退,忽然心有所动,扭头朝山下望去,却见仓谷糜率手下拜伏于一人脚下,柯轭牛等立于一旁,有些不尴不尬,脱口道:“那生脸是谁人?”

    管大椿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亦未曾见过此人,姬胜男跟随简大聋多年,知晓他对陈聃、安仞、契染、莫澜、邓剥、松千枝等加意提防,身为他的心腹谋主,自然多方搜集情报,了如指掌,当下道:“瞧模样是契染契将军,风屏谷的旧主,销声匿迹很多年了,似乎才刚回转。”

    仿佛察觉到什么,契染抬头望了他们一眼,南明小主没由来打了个寒颤,喃喃道:“既然是旧主,想来不会把风屏谷拱手相让,多半要与那镇将做上一抄”

    乌照忽道:“此人深不可测,看不破底细。”他身怀天赋神通阴阳双照,一双眸子看人极准,南明小主闻言不觉怦然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