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血梅花 > 第一章

第一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奶奶柳东雨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日子。不是因为那天下了雨,她滑倒磕破了脸;不是预感雾一样笼罩着她,她突然失了方向感;也不是那个人再次出现,让她心底的伤口瞬间裂开。她记得,是因为她的后半生像一粒种子埋进那一天。

    柳东雨倾倒下去,身后的陆芬随着一声惊叫。她本来想拽柳东雨,但是脚下不稳,也滑倒了,正好砸柳东雨身上。妹呀,陆芬的声音透着慌张。她没有马上爬起来,而是妹呀妹呀唤着柳东雨。柳东雨喝令,叫什么叫,赶快离开!陆芬刚仰起半个身子,就挨了日本宪兵一枪托。陆芬再次倒下去。柳东雨迅速翻身,陆芬正好跌她怀里。那个秤砣一样的日本宪兵喝令两人起来,却又用枪托对着她俩。柳东雨明白在地上赖着会惹怒他,起身没准儿又会挨打。瞪视片刻,柳东雨说,你站远点儿,我会起来的。柳东雨说的是日语,宪兵愣住,显然没料到。趁这个机会,柳东雨推推陆芬。这次陆芬反应倒快,站起来马上退后几步。

    对面的门开了,陆续走出四个女人。她们是昨天夜里关进来的。肯定没睡好,都摇摇晃晃的。走在前面的中年僧尼步子还算稳当。柳东雨颇为意外,他们连僧尼也不放过。

    柳东雨扫了扫,加上秤砣,共四个宪兵。若在森林,是有可能逃的。这里不行,跑不过子弹,而且路也太滑。秤砣喝令柳东雨和陆芬上车。陆芬悄声问,要把咱们拉到哪儿?是要活埋吗?柳东雨看出陆芬的恐惧,安慰道,怕也没用,先上车吧,到了就知道了。陆芬犹豫着,妹子,你可不能丢下我呀。柳东雨说,不会的,别磨蹭了。柳东雨比陆芬年龄小,却是陆芬的主心骨,其实两人认识还不到三天。

    多年后,柳东雨回想那个雨后的日子。若不是她拽那一把,陆芬就没命了。

    那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

    中年僧尼身后的女孩撞了宪兵一下,奔向大门口。发生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看着女孩,没追也没吆喝,似乎女孩在开什么玩笑。陆芬显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身体已经前倾。柳东雨一把揪住她,死死的。陆芬惊愕地看着柳东雨,嘴唇哆嗦却发不出声。柳东雨低喝,别动!陆芬再次瞅瞅女孩,回头瞪着柳东雨。柳东雨看到不解和愤怒。

    院子不大,但巷子很长。女孩还在跑。要说她速度够快的,弹跳力也好。就要到巷口了,枪响了。柳东雨听到女孩骨头摔裂的声音。

    中年僧尼推开宪兵的枪,往巷子里走去。是的,她在走,很慢,依然稳稳当当的。陆芬询问地看着柳东雨。柳东雨没有回应。她也不清楚中年僧尼要干什么。

    中年僧尼走至女孩身边,俯下身,轻轻抚抚女孩的额头,抱起女孩,转过身。走到汽车边,宪兵拦住她,在女孩鼻前试了试,让中年僧尼扔掉。中年僧尼平静地说,我答应过要照顾她。宪兵怒了,猛地举起枪。中年僧尼依然很平静,我必须带她一起走,不能把她留在这儿。话音未落,血从她胸口狂涌出来。

    中年僧尼和女孩就这么轻易地死了。那个阴雨天突然变得血淋淋的。柳东雨还好,其他三个女人都吓坏了,上不去车。柳东雨把她们挨个儿扶上去。

    柳东雨跳上车,回头望望被关了三天的小院。她惊愕地发现,那棵五角枫,院子里唯一的五角枫在滴血珠。然后就看到那辆小轿车。轿车毫无声息地停在五角枫下。车上没有人下来,柳东雨也没看到车上的人,但她知道他就在车上。她认得那辆车。

    宪兵没有关车门,似乎等待小车里的人下命令。柳东雨缩回目光,脸上凝起厚厚的霜。

    车厢是封闭的,还好不是密封,车顶两侧各有指头宽的缝隙。透进缝隙的光亮折成两个斜面,像锋利的剪子横在头顶。没走多久,陆芬就开始呕吐。柳东雨抱住她,陆芬几乎全吐到柳东雨身上。那个柿饼脸女人上车就开始哭,边哭边磨叨,要杀了咱们吗?这是要往哪儿拉啊?没有谁回答她。柿饼脸因周遭的沉默哭声更响,你们为什么不说话?老天,呜,我要不去卖豆子就好了,就不会被抓住了,我家里还有孩子呀……她突然问,你们有孩子吗?依然没人搭理她。柿饼脸说,你们肯定没有,你们不像生过孩子的。你们怎么不说话?求求你们,说说啊,到阎王爷那儿好歹是伴儿呢。大约感觉柳东雨确实顾不上她,她转向另一个角落的女人。那个女人上车便耷拉着头,似乎睡着了。柿饼脸等不到女人回应,干脆去摇她,妹子……哦,姐姐,你倒是说话呀,别睡啦,死到临头咋还有心思睡觉。女人被柿饼脸搞烦了,叫,你清静一会儿好不好?柿饼脸并未因女人的斥责闭嘴,女人的回应似乎让她抓住救星,好姐姐,你骂吧,别哑着就行。那个女人火了,你要再烦我,小心撕你的破脸!柿饼脸往后退了退,妹呀,姐呀,你不痛快我也不痛快,抓你的是日本人,不是我,你有气撕日本人,撕我也没用呀。女人忽然揪住柿饼脸的头发,信不信我真撕你?柿饼脸说,姐呀,你不高兴就撕吧。女人松开,慢慢缩回角落。柿饼脸大失所望,妹呀,姐呀,要不你真撕了我吧,我已经没脸见人了,昨个……日本人扒了我的裤子,大白天呀,那帮畜生呀!

    柳东雨想起屯里的二社女人。她被狼咬了一口,穿着棉裤,没见血,可是吓出了病。就像柿饼脸这样,逮谁和谁说。村里人管这种病叫胆破症。二社女人闹得最厉害的时候,见猫跟猫说见狗跟狗说,人们嫌烦,见她就躲。她犯病时,二社抽她两个嘴巴,她立马就好,乖乖跟二社回家。闹了一年多才渐渐好转。

    让柿饼脸闭嘴,办法只有一个。可柳东雨不是二社,她也不是二社女人。听着她失魂一样唠叨,柳东雨又很难受。柿饼脸再次将哀求的目光转过来时,柳东雨接住。经过几次翻江倒海的呕吐后,陆芬彻底没了筋骨,病猫一样窝在柳东雨怀里。和柿饼脸说话不比抱着陆芬好受。要让柿饼脸不再烦躁,就得让她说,听她说。柿饼脸心里堵着太多东西,放一放兴许就安静了。

    柿饼脸不傻,马上挪过来。她是你妹?柿饼脸想摸摸陆芬的脸,柳东雨挡住了。你是妹呀?柿饼脸惊乍乍的,怎么,她病了吗?柳东雨说没病。柿饼脸马上道,没病你为什么抱她?柳东雨说,她晕车,你不是都见到了?她快把肠子吐出来了。柿饼脸说,那是吓的。柳东雨说,你以为谁都像你?柿饼脸问,你不害怕吗?柳东雨说,怕也没用。柿饼脸说,我知道没用,没用也怕啊。妹子,他们会不会毙了咱们?柳东雨说,要枪毙在院里就毙了,不会拉这么远。柿饼脸的眼睛撑得更大,要活埋?埋到树林里?柳东雨说,别乱想,不会的。柿饼脸问,那要把咱们拉到哪儿?良久,柳东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柿饼脸很失望,我以为你知道,你怎么也不知道?……你猜,他们要把咱们拉到哪儿?柳东雨没把自己的预感告诉她,摇头只说不知道。柿饼脸缠着柳东雨,妹子,你想想,你想想呀。柳东雨笑笑,有用吗?柿饼脸叫,怎么没用?就是死咱也得有个准备。柳东雨说,死还有什么准备的?柿饼脸顿了顿说,妹子,我看出你是个好人,我要死了,你能跑出去,就去黑山屯告诉我那口子,好好照顾孩子。柳东雨不知说什么好,点点头。柿饼脸突然又哭起来,妹子,我就是怕呀,裤子都尿湿两次了。我咋这么倒霉,不去镇上卖豆子就好了。妹子,你真不怕?柳东雨摇摇头。柿饼脸惊奇道,你咋就不怕?你可比我小呢。柳东雨说,怕也没用。柿饼脸问,你还没找婆家吧?柳东雨摇摇头,歇歇吧,我舌头都要冒烟了。柿饼脸却来了精神,你是不是……也让日本人那个啦?柳东雨瞪着她,不答。柿饼脸说,我知道就是,妹子,别憋着,哭哭吧。柳东雨终于忍不住,喝令,闭会儿嘴好不好?柿饼脸说,我知道你憋得难受,你痛痛快快哭吧,要不,你打我,照这儿,反正我的脸也没用了。柳东雨扬起手,柿饼脸静静地等着。竟然有几分悲壮。好一阵儿没动静,柿饼脸埋怨,你怎么不打?要不我抽你?我难受的时候就盼有人揍我一顿。

    一直在柳东雨身上歪着的陆芬挣扎起来,说,你自己揍自己啊。

    柿饼脸呀一声,你醒啦?你可不像个姐哎,瞧瞧把你妹糊成什么啦。陆芬要离开,柳东雨低声道,别听她的,你行么?陆芬说,行,我没事了。柿饼脸说,你俩长得不一样,不是亲姐妹对吧?柳东雨说,你猜猜。柿饼脸又来了兴致,肯定不是,你是苹果脸,她是瓜子脸,你的眉毛往上,她的眉毛是弯的,干姐妹对不对?柳东雨和陆芬都轻轻笑了。柿饼脸又唠叨一阵,再没人搭理她,终于靠着打起盹。也难为她,真该歇歇了。

    在车里辨不清方向,天阴着,也不好判断时间。一路颠簸,柳东雨早就饿了。早饭她分了一半给陆芬,没料陆芬全吐了。其间,车停了一会儿,几个宪兵在撒尿,也可能在吃饭。

    实在太疲劳了,柳东雨渐渐昏沉。

    枪声突起。柳东雨被惊醒,陆芬下意识地抓住柳东雨的胳膊,柿饼脸则是一连串惊叫。柳东雨喝令柿饼脸闭嘴。可能柳东雨的表情有些凶狠,柿饼脸惊恐地捂住嘴巴。从枪声判断,应该是和车上的宪兵交火。柳东雨首先想是哥哥柳东风。是的,哥哥不会由着日本人带走她。柳东风来了,哪怕救不出她,但只要他在,那个人的谎言就会被击穿。她想起城门上的脑袋,不,绝对不会是柳东风。她知道那个人在说谎,他一直在说谎。他说的话,连同他的嘴唇眼睛眉毛神情都是用谎言堆起来的。柳东雨大声道,别怕,是来救咱们的。柿饼脸猴子一样蹿过来,摇着柳东雨,真的吗?是真的吗?柳东雨说,当然是真的,别慌,先趴下,躲子弹。

    枪声停止,杂沓的脚步由远而近。然后是砸车锁的声音。

    多年后,柳东雨仍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场景。不是柳东风,是几张陌生面孔。中间那个厚唇男人显然是个头儿,柳东雨从几个人的装束已经判断出他们的身份。后来,林闯告诉她,那天他是去县城办事,遇上日本宪兵的车完全是意外。本想着车上拉着枪械子弹,至少也拉些粮食布匹,没想到只有四个女人。他说当时第一感觉是赔本了。若不是打死几个日本宪兵,得了几条枪,就真是赔大本了。

    男人注意到柳东雨,目光在柳东雨脸上停了许久。柳东雨没见过那么厚的嘴唇。

    一个小个子伸进头,使劲瞅了瞅,骂骂咧咧的,妈的,什么也没有,就四个女人。

    男人还在看柳东雨,柳东雨的目光带着刺。

    男人说,我救了你们,连个谢字都没有?

    柳东雨说,大哥,你的人还用枪指着我们。

    男人回头,都jī巴收起来,眼睛长房檐了?没见就几个女人吗?

    那天晚上,四个人被带到男人面前。竟然是陆芬首先开口。她说能不能给我们换换衣服,都脏死了。柳东雨有些意外,到底陆芬是富家出身,这种时候惦记的不是生死,却是脏污的衣服。

    男人本来半仰着,似乎被陆芬惊着,慢慢坐直,然后嘿嘿笑起来。你们呢,真是得寸进尺,我救了你们,让你们吃饱饭,还要换衣裳,不过,也能理解,女人嘛。就当这是你家好了,别当我是外人。你们还有什么要求?柿饼脸说想回家,如果给几个盘缠更好,不给也行。另外那个女人也说要回家。男人将目光转向柳东雨,小妹,你呢?柳东雨说,手下人这么听你的,说明你是重义气的人,敢打日本人,说明你是真汉子。男人摆摆手,可别,我最听不得女人奉承,有什么要求,直说。柳东雨说,送我们离开。男人追问,就这?柳东雨点点头。

    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听说过林冲没有?我叫林闯,是林冲的后代。我爹给我起名林二狗,林闯是我改的。这名字牛吧?我是林冲的后代,不能给林冲丢人。这个寨,你们也看到了,有吃有喝,就是乐子少些,我不是坏人,我的弟兄们也不是坏人,过去吃大户,现在干日本人。是坏人就不救你们了对吧,救了就不能不管。

    柳东雨想,还是个话痨。

    怎么管呢?光耍嘴皮子不行,得好好管。送你们走?我干不出来。你们离开,还会落日本人手里。知道日本人要把你们送哪儿吗?日本人的说法很文明,叫劳军,其实就是陪日本人睡觉。可不是陪一个人睡,日本兵都排着队呢。再结实的女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所以我不能让你们再落日本人手里。想来想去,只能让你们留在山寨。放心,有我和弟兄们吃的,就有你们的。我林闯说话算数。我的弟兄们,你们看上谁就和谁成个家,给咱寨里也生几个娃。

    柿饼脸叫起来,我家里有男人,还有孩子,他们还等我回去!

    林闯说,你想想啊,如果这时候你在日本人手里,他还等得着么?这兵荒马乱的,谁都不知道脑袋能安多久,别想那么远。当然喽,我不逼你们,你们回房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跟看门的说一声,你们就可以出来,咱就真是一家人了。

    柳东雨冷冷地问,想不通呢?

    林闯嘿嘿笑,慢慢想,慢慢想好吧?现在别告诉我。

    柳东雨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到死也想不通。你和日本人倒挺像,他们是狼,你们是狗。

    林闯没有生气,反而嘻嘻笑了,小妹,刺儿够硬的。话别这么难听嘛,狗有什么不好?

    林闯让人把她们带走。柿饼脸突然嚎出来,放了我吧,大哥!

    林闯怔了怔,突然就冷了脸,你叫我哥?

    柿饼脸有些慌,大叔,大叔呀。

    林闯气冲冲的,质问,你叫我叔?

    柿饼脸更慌了,爷……不,太爷……!

    林闯气急败坏,走过去抬脚就踹,快触到柿饼脸又撤回去,突然仰头大笑,后来整个人就蹲到地上。好半天,林闯站起来,有些恶作剧地对柿饼脸说,你好好看看我的脸,我有那么老吗?你叫我声兄弟,我就放你走了,你叔呀爷呀的,成心气我。柿饼脸马上改口,林闯作委屈状,晚了,早干什么去了?柿饼脸不死心,还欲说什么,柳东雨拽她一把,同时狠狠瞪林闯一眼。林闯突然又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

    回到房间,柿饼脸仍然懊悔着,我咋就叫哥呢?喊他兄弟多好。我这辈子都吃嘴上的亏了,你们说,我是不是嘴贱?陆芬说,知道贱还不闭嘴。柿饼脸叫,我抽这个贱货……然后又可怜兮兮地,我下不去手,你们帮帮我。没人理她,柿饼脸自己抽了两下,突然醒悟似的,明儿我见他就喊兄弟。

    想见林闯没那么容易了。

    她们不能出去,饭菜到点送来,和坐牢差不多。看守的人说,什么时候她们想通,答应留下来,就可以出来。柳东雨恨恨地想,还用你个破看门的多舌,那个厚嘴唇的家伙早说了。

    第三天,那个一直沉默的女人出去了。没和她们打招呼。

    柿饼脸问柳东雨,她真要嫁给土匪?柳东雨不知怎么应答,她也很吃惊,那个女人这么快就做出决定。

    第四天,柿饼脸忽然一跺脚,嫁谁不是嫁,我豁出去了。

    剩下柳东雨和陆芬,房子就有些空旷。柿饼脸在觉得她烦,她走了,突然特别冷清。陆芬紧紧靠着柳东雨。柳东雨知道她发慌,等着主心骨说定心的话。柳东雨不知说什么。如果是日本人,不会有这样的耐心,早把她们收拾了。他们是土匪,还算讲些信义。柳东风说过,整个东北大大小小的土匪上千,他还混过一阵子。土匪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这个林闯却不好判断。说他是坏人吧,似乎没那么坏,没把她们强行分给他的兄弟,而是由她们自己决定。说他是好人吧,却不放她们走。耗下去会是什么结果,柳东雨根本没谱。她当然不会留下,她还有重要的事。她不能劝陆芬硬耗,更不能劝陆芬嫁给土匪。所以只能沉默。

    陆芬终于憋不住,很随意地说,也不知她俩现在干什么呢。柳东雨明白,陆芬是在试探她的态度。柳东雨知道不能再回避,于是也很随意地说,爱干什么干什么呗。陆芬说,也许已经和他们中的一个过上了。柳东雨轻轻哼了哼。陆芬说,磐石每年都闹土匪,我从来没见过,没想到自个儿落土匪窝了,看他们也平平常常的,不怎么凶嘛。柳东雨说,你以为他们都青面镣牙?陆芬说,传说中的土匪都很凶,吃人肉喝人血呢。柳东雨轻轻笑笑,那都是大人吓唬小孩子的。陆芬说,我小时候父亲就是这么吓唬我的,所以我晚上从来不出门。柳东雨说,你父亲也没想到吧,这么乖的闺女,竟然私奔。突然后悔了,怎么能这么说呢,这是陆芬的伤。那三天,陆芬把什么都告诉她了。陆芬果然有些生气,你笑话我啊?柳东雨说,可不敢,我挺佩服你呢。陆芬问,佩服什么?柳东雨说,大户家的小姐和穷小子私奔,这是戏里的事,你还真敢这么做,不佩服行吗?陆芬突然伤感起来,我没戏里那么幸运,没等到他,倒撞上日本人,好不容易得救,又是这样……你说,他为什么不来?出事了,还是骗我?柳东雨安慰她,你这么俊,还学过医,哪个男人舍得骗你?也不一定出事,可能就是误了时间。我要是男人,这辈子缠定你了。陆芬几乎哭出来,别笑话我了。柳东雨说,我真不是说笑,娶你的男人肯定有大福气。陆芬摇摇头,我知道你是宽慰我。柳东雨说,这中间兴许有误会,你不打算回磐石找他了?陆芬反问,还回得去吗?柳东雨说,当然回得去,只要你想,日本人都没把咱怎么着呢。陆芬问,就这么耗着?柳东雨嗅出味道,轻描淡写地说,我不能替你做决定,如果是我,怎么也得回磐石一趟。陆芬没接话。

    妹子,你怎么会说日语?陆芬突然打破沉默。柳东雨愣了一下,说,我和日本人打过交道。陆芬问,那你和他们认识喽?怎么还抓你?那个人的脸钉子一样冒出来,柳东雨被扎痛,心缩了一下。好一阵儿,柳东雨说,咱们和林闯也算认识了,不照样关着咱们不放?过了一会儿,陆芬问,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必须在他们中选一个,你会选谁?柳东雨极干脆,没有如果!陆芬没有放弃,反正没事干,就当是玩么,你说说,会不会选林闯?他可是头儿。柳东雨说,那嘴唇耷拉下来能砸着人,我还怕疼呢。陆芬笑了,他好像看上你了。柳东雨说,哈,长本事了啊,取笑我!陆芬一本正经地,真的,我能感觉出来,他对你特别有好感。柳东雨突然冷了脸,那就让他等着。陆芬小声道,我会陪妹子呢。

    仅仅一天陆芬就改了主意。妹子,我对不住你……我豁出去了……要不是他们救咱,不定遭什么罪呢……他们都不凶……只要对我好……

    柳东雨制止她,我知道了。

    陆芬说,我会求他们好好待你。

    柳东雨说,别费神了,照顾好你自己。

    陆芬说,我会来看你,我成了土匪婆,你可别嫌我。

    柳东雨笑笑,怎么会呢?我们是姐妹。

    陆芬走到门口,返身,深深躬下去,那情形像生离死别。

    柳东雨叮嘱,好好的,不能由着人欺负你。

    陆芬使劲点点头。

    柳东雨没有理由要求陆芬留下陪她,那意味着可能送死。林闯若不高兴,就是一句话的事。但是陆芬离开,柳东雨还是有些失望。又想陆芬也算不容易,富家小姐没受过大罪。妥协就不用再受罪。可是谁说得准呢?兴许受的罪更大。柳东雨挺担心她,就她那柔弱样儿。又暗骂自己胡乱操心,自己都悬着呢,况且日本人到处乱蹿,能躲在这个寨子,有吃有喝已经很不错了。

    孤寂剪刀一样铰着柳东雨。偶尔有那么一阵,柳东雨有些动摇。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她必须活着。先妥协,然后伺机逃离。她相信自己行。嫁给他们中的一个又怎样?他们再凶再狠也超不过日本人。反正早晚要逃。林闯话脏,却也在理。陪一个土匪睡觉,怎么也强过让一群日本人糟蹋。

    那就妥协?

    念头刚刚冒出,柳东雨突又揪断,扔石子一样抛得远远的。她狠狠掐着自己,惩罚自己的懦弱。不能妥协。绝不能。一个自称林冲后代的人,竟用这种手段对付女人。没有强迫,是软泡,这种软刀子更伤人。如果日本人也就罢了,狼吃人,一点也不奇怪,可他是中国人……柳东雨自小性子烈,父亲是猎人,哥哥柳东风也是猎人。不能给父亲和哥哥丢人。

    林闯要杀了她吗?柳东雨心里乱糟糟的。

    第七天,林闯闯进来。手里拎着锯子,身上还沾着木屑,灰头土脸的。你还真能撑啊。围着柳东雨转了一圈,林闯调侃道。

    柳东雨冷冷的,怎么,要锯我?从哪儿下手?

    林闯乐了,脾气够大的啊。这年头,人都他妈疯了,你说小日本不好好在自己家,跑到别人家耍横。你呢,吃我的喝我的,还冲我嚷嚷。发火也是我发,轮不到你啊。你这是怎么啦?

    柳东雨说,日本人没你狠,他们用枪用刀,你干脆用锯子。也是林冲传下来的?

    林闯说,我哪舍得锯你。我是个木匠,每天不干点木匠活就闷得慌。我正锯木头呢,手下人告诉我,七天期限到了,我挺惦记你啊,就跑过来瞅瞅。

    柳东雨说,你还会干活啊?

    林闯不理会柳东雨的嘲讽,竟带了些得意,我不只会木工,还会酿酒酿醋,山寨的酒和醋都是我自己酿的。我这个人好奇,什么都想试试,不过还是最爱干木匠活。

    柳东雨说,你还真是入错行了。

    林闯说,没入错,哪行咱都能干,想不想看看我的枪法?我敢说,整个东北比我枪法好的超不过三个。

    柳东雨说,吹牛你也很在行。

    林闯有些负气,怎么?你不信?走,现在就让你看看。

    柳东雨说,我没兴趣。你直接说吧,要把我怎样?

    林闯拍拍脑袋,差点把这碴儿忘了。你还不是寨子里的人。今天是最后期限,你现在决定还行。小妹,我得给你最后的机会。

    柳东雨说,我要是没想通呢?

    林闯困惑道,怎么就没想通?往通想啊。

    柳东雨反问,我为什么要想通?

    林闯说,你能想通的,小妹这么聪明。

    柳东雨说,少废话!你不是枪法好吗?现在就试一下吧。

    林闯笑笑,还是个烈女呢。可我就不明白了,你嫁给咱兄弟还不如死吗?

    柳东雨说,我宁可死。

    林闯说,他们都不坏的,懂得疼女人。

    柳东雨说,不稀罕。

    林闯说,要不是我救你,你现在正被日本人糟蹋呢。你知道多受罪吗?白天黑夜都不消停。

    柳东雨说,他们是畜生,你们呢?也是?

    林闯说,我的嘴够厉害了,你比我还厉害还刁。告诉你,咱不是畜生,要是,还耐着性子让你想吗?

    柳东雨说,你这是杀人不见血,更狠。

    林闯说,你这火憋得够大的,还会什么骂人的话?都抖出来吧。我今儿有空,正好给你解闷。

    柳东雨恨恨道,给我解闷?你配吗?

    林闯说,别啊,不说话多没意思。

    柳东雨不再理他。

    林闯说,你知道那三个女人现在多开心吗?

    柳东雨冷冷一笑。

    林闯说,我把她们放了,腿快的该到家了。

    柳东雨说,鬼才信!

    林闯说,真把她们放了,说假话烂嘴。

    柳东雨不屑道,你就那嘴?烂掉好。

    林闯说,小妹呀,我好歹也是山寨的头儿,骗你干吗?

    柳东雨有些信了。信了反而有些糊涂,他玩的这是哪一出?

    林闯嘿嘿一笑,不明白是吧?告诉你吧,我这个人爱玩,就想和你们玩玩。我救了你们,你们谢都不谢。我救你们应该啊?我就是不太痛快。你们从心里就瞧不起土匪对不对?我得让你们从心里谢咱,土匪也是被迫,谁好好的当土匪?怎么谢呢?就是嫁给弟兄。我知道都不是真心的,不是真心的也没关系,嫁给弟兄们也算有个表示。弟兄们想女人,但咱不强迫。我跟她们说,确实想留在山寨的欢迎,不想在可以走人。结果三个都走了。人家也算表了态的,咱说话就得算数对不对?那个陆芬想回来见你,我没让。知道了吧?我不是畜生。我放了她们,还给了她们盘缠,那都是弟兄们拎着脑袋挣回来的。

    这是什么玩法?根本是疯子想出的疯主意。

    柳东雨呆了好半天才问,那我呢?你怎么处理?

    林闯说,我和弟兄们说了,七天还没想通就是不把弟兄们当人。你知道的。

    柳东雨反问,我知道什么?杀了我?

    林闯说,杀倒是不会。我救了你也不能白救,你总得表示个谢意。

    柳东雨问,我就是没想通啊,怎么谢?

    林闯说,你自己动动脑子,让我教你?

    柳东雨想了想说,你放了我,我弄把匣子枪给你。

    林闯怔了怔,突然大笑起来,小妹,你想点儿别的招哄我好吧?哎哟,笑死了。

    柳东雨说,你不信?

    林闯使劲绷起脸,要我怎么信?我在寨里等你送枪给我?小妹,别逗了。

    柳东雨说,你不是让我见识你的枪法吗?正好,你也见识一下我的刀法。

    在柳东风的记忆里,母亲的闲暇时间差不多都在纳鞋底,做鞋。

    有时他还在睡梦中,那个声音就响起来。先是短促的嗞声,然后是长长的嗞啦声。永远一个节奏。偶尔,柳东风会努力睁开眼睛瞅瞅,随后又会沉沉睡去。那声音若是停下,要么是母亲给他掖被子——柳东风从小就做奔跑的梦,脚丫常常露在外面,要么是麻绳断了。麻绳是母亲自己绕的,父亲在家也帮她绕。有时也让柳东风帮她,比如把粗麻分细或把绾了疙瘩的麻团解开理顺。柳东风终于睡醒,不是母亲叫醒,是他睡足睡饱了,母亲还在做。她永远那个姿势,春夏时节披个单褂子,秋冬时分则穿着棉袄。母亲个子高,一点儿也不臃肿,脸略有些长,可能干活用力过多的原因,她的嘴常抿着,即使笑起来,嘴唇也努力抿着。柳东风跳下地撒尿,又很快钻进被窝。特别是冬天,被窝暖烘烘的,实在舍不得离开。这个时候母亲就不允许他睡了,若他耍赖,母亲会突然将被子掀开。柳东风没了遮挡,就会蹦起来。母亲放下手中的鞋,起身给他和父亲做饭。若父亲进山,她会把干粮备好,并替父亲装进皮囊。

    傍晚,母亲又早早坐在那个位置,还是不变的姿势。不同的是,父亲守在她身边。她纳鞋底他绕绳,两人都不怎么说话,有时整个晚上都是嗞啦嗞啦的声音。有时,父亲和母亲也说些什么,声音低,挺神秘的。柳东风很想知道他们说什么,为此还耍了些小心眼儿,比如装睡,耳朵使劲竖着。父母说话的声音还是窃窃的,他听不清。唯有嗞啦声一下一下击着耳膜。柳东风没了耐性,当真睡过去了。嗞啦的声音似乎整夜响着,柳东风怀疑母亲根本就没睡。柳东风问亲,母亲说小猫小狗都要睡呢,不睡觉娘不成妖精了?柳东风觉得母亲就是不睡觉的妖精,只是妖精吃人,母亲不。

    母亲手工好,做得鞋又结实又漂亮。外屋有个半大的缸,母亲做好的鞋都放在那里,有布鞋也有靰鞡鞋。布鞋的面是母亲做的,缝靰鞡鞋的兽皮就要靠父亲。父亲是猎人,在整个柳条屯,只有父亲敢打野猪。野兽的皮,父亲从来不卖,都给母亲做鞋用。所以父亲鞣皮也很有一套。缸里的鞋够十几双的时候,父亲就出一趟远门,少则三天,多则七八天。走的时候父亲背着篓,鞋装在篓里,上面盖些杂草,有时也放些玉米棒。父亲回来的时候,篓里也装着东西,有时是米,有时则是布匹。那次父亲竟然带回胭脂。让他母亲试试,母亲试过没一会儿就洗掉了。她说像个妖精。

    父亲回来的夜晚,纳鞋底的声音并不间断。但那个夜晚,母亲和父亲肯定窃窃私语。有时会突然停下,两人同时朝柳东风这边望望,怕他听到的样子。有时父亲的声音会提高一些,母亲也配合父亲。那是故意让柳东风听的。但柳东风对父母大声说的话没有兴趣,好奇的是父母的悄悄话。柳东风没什么收获,只有一次听到两个词,老套,日本人。听到也等于没听到,他不明白父母和这两个词有什么关系。这两个词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而他终是耗不下去,厚重的眼皮像没鞣过的野猪皮。睡梦中,父母的窃窃私语消失了,滋啦声仍在。有时,柳东风也会听到另一种声音,父亲和母亲的声音。

    柳东风的好奇像雪球一样渐渐滚大。那次父亲背着篓离家后,他问母亲父亲去了哪里。母亲轻描淡写,出门了。柳东风问,很远吗?母亲含糊地答,没准儿。柳东风问,好几天吗?这时母亲的目光才停留在柳东风脸上,她肯定意识到柳东风是认真的,不能再随随便便搪塞。她惊讶中带出些紧张。是的,紧张。柳东风十岁了,母亲瞬间的神色变化被他捕捉到。母亲说,他有事的,快睡吧。柳东风又问,什么事?就是这个话,母亲有些恼火,你还睡不睡觉,小孩子哪管这么多事?大约觉得有些过,又放缓语气,小孩子家,你不懂。柳东风噤声。

    好奇一旦拱出来,就不好再摁回去。过了一会儿,柳东风问,娘,你不累吗?母亲瞄瞄他,不累。停停又说,你爹比娘累多了。柳东风说,累娘就歇歇吧。母亲当真停住,似乎在想什么。很快又回过神儿,继续干活。她让柳东风赶快睡,别胡说,别乱想。柳东风没管住嘴巴,又问,爹把那些鞋背哪儿了?事隔多年,柳东风依然记得母亲当时的样子,她吓坏了。她飞快地瞥瞥窗户,似乎害怕窗外有人偷听,然后身子探过来,目光滚烫。柳东风被灼痛,本能地往后撤了撤。

    谁问你了?

    柳东风再三强调没人问过,是他自己想知道。母亲审问好大半天,确认柳东风说的是实话,明显松了口气。她警告柳东风不准和人说鞋的事,如果有人问就说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记住没有?柳东风说记住了。母亲又补充,小孩有小孩的事,大人有大人的事,等你长大自然就懂了。

    父亲和母亲守着一个秘密,与鞋有关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柳东风碰不得。柳东风不敢再问,虽然好奇野草般疯长。

    几个月后柳东风就闯了祸,与鞋有关。柳条屯来了货郎,货郎的挑子里有针线、火柴、梳子、铲子、勺子、烟叶,还有馋人的麻糖。柳东风混在人群里,看货郎一样一样卖那些东西。货郎要钱,也易物,有合适的物品可以直接交换。人们散去,柳东风还跟着货郎。货郎问柳东风是不是要换麻糖,柳东风伸出手,手上是两个游戏用的骨节。货郎看看又还给柳东风。他拍拍柳东风的头说这个不行,还有别的东西吗?回家再找找。麻糖的诱huò实在太大,柳东风舔过两次,当然是别家孩子的。柳东风跑回家,想找点别的。除了骨节,柳东风还有一副弹弓,是父亲特意为他做的。柳东风舍不得。用什么呢?转了一圈,目光落到放鞋的缸上。母亲知道肯定饶不了他,可……他舔舔嘴唇,似乎还沾有甜香。缸里不止一双鞋,母亲未必记得清楚。恰巧母亲在屋后的地里干活,机会难得!柳东风挪开缸上的瓦罐,抽出一双黑色布鞋揣在怀里,又把缸盖住,压上瓦罐,风一样跑出去。

    柳东风在村外好远的地方追上货郎。货郎放下货挑,接过柳东风的鞋,瞅了瞅说,挺漂亮的,还有图案呢。柳东风虽然天天看母亲做鞋,但从未留意母亲纳的鞋底什么样。此刻也注意到了,确实每只鞋底都有个花瓣样的图案,用麻绳拼成的。柳东风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紧张地望着货郎,盼着货郎赶快把麻糖给他。货郎试试,笑着说,还正好呢。把鞋放进货挑,给了柳东风一大把麻糖。

    柳东风没敢回家,躲在林里吃了个够,那叫甜,那叫香。兜里留了一颗,想着明天吃。快到家了,柳东风终是忍不住,把最后一颗糖塞进嘴里。馋,也是多个心眼儿,想在进门前把罪证消灭干净。可能先前吃多了,最后这颗吃得没那么快。进院,糖还在嘴里。他有些着急,想咬碎咽下去,没想到糖粘在牙齿上,怎么也弄不掉。母亲问他话,该死的糖还抱着他的牙齿不放。母亲觉出异样,问他怎么了。柳东风假装没听见,扭过身。母亲扳过来盯住他,一定是他的慌张引起母亲的警觉。

    怎么啦?

    柳东风摇摇头,试图从母亲手里挣脱。母亲力气很大。柳东风只好含混地唔一声。

    母亲让柳东风张嘴,柳东风张不开。母亲的食指从他嘴角伸进去,柳东风越发慌了,竟然咬了一下。母亲哎哟一声,并没有缩回去,反而又伸进一只手指,一左一右撬着。柳东风的嘴慢慢张开。被母亲掰开了。

    这是什么?母亲的声音比她的手指还硬。

    柳东风啊啊着,说不出话。

    母亲松开手,问,那是什么?你吃了什么?

    柳东风撑不住,招了。

    麻糖?母亲似乎没反应过来,她的嘴不再抿着,而是半张,能伸进几个手指。哪儿来的?

    柳东风说别人给的。显然柳东风的谎言被母亲识破。母亲喝问,老实说,哪儿来的?柳东风没有退路,全交代了。

    母亲的嘴巴张得更大,有那么一会儿直对着柳东风,要把柳东风吸进去的样子。柳东风害怕极了。他不敢动不敢吭声,傻傻地望着母亲。他知道闯了祸,但并不知道这祸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母亲忽然转身,跨到缸边,由于动作过猛,差点把瓦罐摔了。她掏出鞋,一双一双数过。原来母亲都记着呢。

    母亲慢慢起身,脸白得吓人。她似乎倒有些怀疑了,追问,真换糖了?

    柳东风大气不敢出,结巴着说,换……了。

    母亲的目光几乎刺破柳东风的脸,货郎在哪儿?

    柳东风更结巴了,走……走……了。

    母亲一巴掌抡过来,柳东风脑袋轰隆隆响。记忆中,这是母亲第一次打他。母亲的样子渐渐模糊,像一个影子。影子再没说什么,风一样飘出去。柳东风呆呆地站着,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他感觉到嘴里的异常,吐了一口,伸进指头,把粘牙齿上的糖狠狠揪下扔到灶坑儿。

    大约一个时辰后,母亲回来了。柳东风多么希望她手里拎着一双鞋,告诉他,她追上货郎把鞋要回来了。但母亲两手空空。母亲的脸没那么白了,相反,趴着一片一片混着汗渍的黑斑。母亲个子高,比父亲高出许多,此时突然矮了,双肩往里缩着。她没再斥责柳东风,甚至没看他。盛水,生火,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做饭。但柳东风知道母亲与往常不一样了。整个家都与往常不同了。

    父亲从山里回来——除了打猎,父亲也去背坡。背坡就是往山里背东西,有人雇才去。那天,父亲是去打猎,收获不小,猎了一只狍子两只野兔,进门时喜气洋洋的。母亲一把揪过他拽到一边。柳东风明白母亲怕他听到。不明白的是,母亲告状怎么还怕他听到。父亲没再打柳东风,只是狠狠瞪了他一下。或许来不及打他,因为父亲马上就要走。母亲叫父亲必须吃过饭,这黑天半夜的,去哪儿寻他?母亲声音不高,柳东风听得清清楚楚。父亲八成是要找那个货郎,柳东风已经把糖吃完,货郎会把鞋还给父亲?货郎和父亲会不会打起来?柳东风的脑子被这些问题塞满,乱糟糟的。

    父亲抓起一张饼,快速闪出屋。

    夜里,母亲没有停歇,嗞,嗞啦——柳东风不敢说话,更怕母亲问他,把头缩进被子,不安地等待着。

    三天后,父亲风尘仆仆地回来了,进屋便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掏出鞋,扬了扬,大声宣告,我在坞子堡找见他的。母亲接过去很仔细地端详着,似乎怕被货郎掉包。然后拍了又拍,捆好放进缸里。母亲的脸终于不再那么阴沉,饭后特意端过热水让父亲泡脚。父亲把柳东风叫过去,说以后不能再这么馋了,男人嘴馋没出息,难成大器。母亲则叮嘱他,不能再偷偷摸摸拿东西,自己家的东西也不行。

    柳东风以为风波就算过去了,没料晚上父母的脸色又凝重起来。两人说的话仍与那双鞋有关。还说到老套。梅花军。柳东风第二次听到老套这个词。母亲似乎不放心,父亲再三安慰,说没事的,那就是个货郎。两人似乎忘了柳东风,没有私语。柳东风像三天前一样缩进被窝,父母的话清清楚楚传进耳朵。父亲大约被母亲搞烦了,哎呀一声,我说没事就没事。母亲小声道,我还不是替你担心?自嫁给你这心就没落进肚里。母亲似乎哭了,父亲在安慰她。柳东风从未听过父亲这样细声软语的。父亲做了什么动作,母亲说,小心让东风看见。父亲说,他早睡了。

    第二天一早,柳东风被父亲拍醒。

    父亲要把柳东风送到一个地方。

    柳条屯的房子都沿着黑山,稀稀拉拉的,从东北到西南,像给黑山镶了半个边。从屯子这头到另一头,得走半个时辰。中途磨蹭点儿,一个时辰就过去了。柳条屯有句话形容屯子拽得长,早晨从东屯出门,中午才能赶上西屯的饭。

    柳东风家在屯子东北,柳秀才住在屯子西南,两家隔得最远。父亲个子不高,步子却大,像在跳。柳东风知道父亲有个绰号,跳兔。柳东风一路小跑跟在父亲身后。父亲要把柳东风送到柳秀才那儿上学。显然父母商量好了,母亲连夜给柳东风缝了带干粮的包。柳东风当然知道柳秀才,整个柳条屯谁都知道柳秀才。柳秀才瘦得像根麻杆,却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柳秀才平时不出门,出门必定是去哪家讨酒。柳秀才不会酿酒却嗜酒,馋了就讨。去柳东风家讨过两次。母亲从来不像别人家那样奚落柳秀才,很尊敬他的。那次柳秀才试图摸柳东风的头,柳东风躲了。柳秀才身上的气味太冲,屯里人说柳秀才若不喝酒,早就馊了。柳秀才是屯里的乐子,除了醉话还说胡话。他一般不搭理人,若谁喊住他问,柳秀才,你最恨谁?柳秀才答,慈禧那个老娘们儿。又有人问,她惹着你了?柳秀才就用瘦指头指点着,你们呢?你们呢?那老娘们儿就没干好事。然后就是一通胡话。再有人问,柳秀才,你咋不娶女人?柳秀才仰天叹息,都让人骑到脖子上了,还有心思娶女人?你们呢,醉生梦死,不知道疼也不懂得羞耻。就有人反驳,柳秀才,你都见谁醉了,就你整天醉酗酗的。柳秀才愤愤地跺几下脚,我是难过呢,我是难过呢,大连旅顺多好的地儿,都白白送人了。柳秀才的话,屯里多半的人听不懂,但喜欢逗柳秀才。柳秀才也好说,有时人都散了,他还在说。柳秀才是屯里的异类,父亲让柳东风跟他念书,柳东风老大不愿意。

    到了柳秀才屋外,柳东风额头后背汗漉漉的。父亲回头等他。他近前,父亲给他拭拭额头,然后让他跪下去。

    父亲冲着屋里喊,柳先生,我把东风送过来了,求你收下他,他不小了,该识字了。然后恭恭敬敬立在一边。

    很长时间,屋里没有任何动静。柳秀才住茅草屋,旧茅草已经泛黑,新茅草颜色发黄,黑黄间又长出一簇簇的蒿子和丝一样的青草。门是薄竹板的,用铁丝由下而上串起来。

    柳秀才要么不在,要么睡着了。柳东风觉得父亲应该到屋里看看。父亲不动,也没再喊,就那么静静地站着。

    又过了好一会儿,竹板门哗啦一声,柳秀才出来了。他的脸像茅草屋一样颜色混杂。还在呢?柳秀才有些失望,也有些惊讶。

    父亲催促柳东风,东风,拜见先生啊。柳东风迟疑着,父亲照他肩上重重一摁,柳东风就磕了两个响头。

    柳秀才说,还没说收你,磕什么头?起来起来。

    父亲说,先生收下他吧,求你啦。

    柳秀才说,收下他干什么?跟我喝酒,躺屋里睡觉?

    父亲说,教他识文断字。

    柳秀才摆摆手,我教不了,你把他送到镇上,有的是先生。

    父亲说,你就是好先生。

    柳秀才说,我是醉鬼呢。

    父亲说,你人醉心不醉,甭说柳条屯,整个东北也没几个比你清醒的人。

    显然这话说到柳秀才心里。柳秀才静默片刻,说,也就是你了。

    也就是你了——柳东风觉得这话有些怪,后来想明白了,柳秀才说多了胡话酒话,说这话的时候一本正经的。柳东风真正品味出这话的意思已经几年后了。

    父亲说,还不快谢谢先生?柳东风忙又磕了一头。

    柳秀才说,叫什么先生啊,别扭,叫柳秀才好啦。

    父亲说,你是秀才,也是先生,好先生。

    柳秀才说,一把老骨头不中用了,不像你。

    两人的目光对在一起。良久,父亲说,东风就交给先生了。

    柳东风第一次走进茅草屋——整个柳条屯没几个人进来过,屋内的空间比想象中大,也亮许多。更令柳东风纳闷的是,屋里没有柳秀才身上的霉味,反有青草的清香。后来柳东风明白了,是茅屋顶长了太多青草的缘故,还有,屋顶开有天窗。屋角立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柳东风想大概用来开关天窗的。

    柳东风在柳条屯这间唯一的茅草屋开始自己的读书生涯。他也见识了柳秀才的另一张面孔。柳秀才不再是任人取笑的糟老头儿,凶起来很吓人的。上午教了柳东风几个字,下午让柳东风复读。柳东风早就记牢了,读出来之前突然冒出怪念头。他想像屯里人那样捉弄柳秀才一下。

    醉鬼。柳东风声音很轻。

    柳秀才半闭着眼睛,让柳东风重复一遍。

    醉鬼!柳东风声音提高许多。

    柳秀才直视着柳东风,我教你这么念的?

    柳东风有些紧张,但硬着头皮说,先生就是这么教我的么。

    柳秀才似乎糊涂了,是这样吗?

    柳东风很肯定,是这样!

    柳秀才慢慢转身,在草墙上摸了一阵,转过来手上多了一把竹板。他让柳东风伸出手,柳东风没从,他突然就凶了,猛抓过柳东风的手,重重抽了三下。手心立时火辣辣的,破了一样。柳东风想抽出来,抽不动。柳秀才平时摇摇晃晃,风吹就倒的样子,此时竟然比藤条还有韧劲儿。混浊的双眼也被洗过一样,清亮,冰冷。

    是这样吗?柳秀才颧骨突出,像突然长出两块疙瘩。显然柳东风的迟疑惹怒他,他猛又扬起竹板,说!是这样吗?

    不……是。柳东风小声答。

    怎么读?

    中……华。

    大声点!

    柳东风大声读出来。没捉弄成柳秀才,反挨了板子,柳东风有些害怕。不是因为挨打,而是柳秀才狂怒的神情。

    疼吗?

    柳东风点头。

    柳秀才喝,没长舌头?疼,还是不疼?

    柳东风老实答,疼。

    柳秀才说,知道疼就好,挨了打,你得知道疼,不知道疼的人太多了。你父亲把你送过来,不只要你学字,还要你知道疼,明白吗?柳东风点点头,似懂非懂地答,明白。

    柳东风清早过去,入黑离开,整天都呆在茅草屋。起先感觉很枯燥,后来识字渐多,能翻书了,屁股稳当许多。柳秀才出去讨酒的时候,就把柳东风关在屋里。柳秀才出去就是多半天,遇到有人拽住他,不定说到什么时候。柳东风念书困了就干脆倒下去睡一觉。

    那年刚刚入冬,就落了一场大雪。清早父亲怎么也推不开门,后来从窗户跳出去,铲开门外的雪,挖开一条通道。自从跟柳秀才念书,柳东风就没睡过懒觉,父亲什么时候起,他就跟着起。铲雪也跟父亲一起干。铲到院门口,看着街上鼓鼓囊囊的雪,柳东风一下想到柳秀才的茅草屋,竟然一阵害怕。

    父亲和柳东风一起去西屯。父亲弹跳力虽好,但厚厚的雪绊着他。柳东风踩着父亲的脚印,反而没有像父亲那样喘息。

    终于到了,柳东风吓一大跳,茅草屋彻底被雪覆盖,成了一个大大的雪包。柳东风慌慌地喊声先生,就要往前扑。父亲扯住他,慢慢来,先清门前,再清两边。柳东风动作飞快。不知不觉间,他早已喜欢上这个邋遢的怪老头儿。

    清空门口,又把两侧的雪扒掉,父亲说雪随时会把草屋压垮。柳东风心里着急,父亲刚说可以了,他一把扯开门。

    柳秀才在角落团着,像一只流浪的花猫。柳东风喊声先生,柳秀才没有任何反应。柳东风怀疑他冻死了,向父亲投去惶恐的眼神。父亲赶上去,推推那一团。动了。掀掉被子和皮袄,皮袄是前几天柳东风带来的,柳秀才打着长长的呵欠,我还没睡够,吵什么吵。待看到父亲也在,柳秀才忙把散乱的辫子捋到脑后,有些讪讪的,我还以为是东风呢。父亲说,雪不小,都包住了。柳秀才说,夜里听声音就知道这场雪大。父亲从怀里掏出皮制的酒袋,冻坏了吧?先暖暖。柳秀才说,不急不急,先抹把脸,不然喝不出香。

    柳秀才讨了酒习惯边走边饮,不到茅草屋就喝完了。他大概从未这么正正经经地喝过。父亲也是第一次和柳秀才喝酒。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冷。好一阵子,父亲问酒怎么样,柳秀才说好,这酒有劲儿。父亲说,对你口味就好,我和东风娘说了,明年多酿点儿。父亲又问柳东风的学业。柳秀才夸柳东风记性好,悟性也好,他这个半吊子先生也开心。柳东风没料柳秀才这么夸他,有些羞。

    柳东风翻着柳秀才那些书,并没有偷听父亲和柳秀才说话。但两人的话引起柳东风的注意,他悄悄竖起耳朵。

    柳秀才说,听说日本人在镇上设了警察所,是真的?

    父亲说,是真的。

    柳秀才说,我还以为谣传呢,你见过?

    父亲没有正面回答,迟疑一下说,我常去镇上。

    柳秀才叹口气,挨打习惯了,都不知道疼了。听说增加不少商户?

    父亲说,嗯,比过去多。

    柳秀才问,都做什么?

    父亲似乎不大愿意回答,也可能是不知道,停顿一会儿,父亲说,煤炭,木材,皮货。我也是路过胡乱猜的,咱庄户人,不懂。

    柳秀才说,听说山里有伙梅花军,是甲午年间躲到山里的,专抢日本人的货,割日本人的头。不知真的假的?

    父亲说,这倒没听说过。

    柳东风突然想起缸里那些鞋,还有鞋底的花瓣。曾经有个夜晚,父亲和母亲私语中说过梅花军。此时父亲却说没听说过。

    柳秀才说,我听说了。

    父亲说,要有……停停又道,山里的土匪倒是多。

    柳秀才不屑,抢自己人算什么本事,要抢就像梅花军那样,抢外人的。

    父亲没答,轻轻叹口气。

    柳秀才说,我是老骨头了,学了些没用的东西,不然,我……

    父亲说,咱是庄户人,不敢惹谁,吃喝还顾不过来呢。

    柳秀才说,你是条汉子。

    父亲说,先生笑话我。前日遇到野猪,再跑慢点儿就让吃了。

    柳秀才说,我还没吃过野猪肉呢。

    父亲说,待什么时候猎到,给先生背条猪腿过来。

    柳秀才说,牙口不行,咬不动了。

    父亲离开,把柳东风也叫上。父亲对柳秀才说院里的雪还没来得及清,得让柳东风帮忙。柳秀才挥挥手,去吧,我还得睡一觉呢。

    父亲和柳东风仍一前一后。父亲慢了许多,像揣着心事。有两次,柳东风差点踩到父亲脚后跟。到家门口,父亲突然回头,盯住柳东风,问柳秀才是不是问过他什么。柳东风摇摇头。父亲神情严肃,让柳东风好好想想。柳东风努力想了想,又摇摇头。柳秀才很少问柳东风话,都是他讲柳东风听。父亲仍不放心,当真?柳东风重重地点点头。父亲说,如果他问,你就说不知道。似乎觉得这话过于笼统,强调,咱家的事,绝对不能和他说。柳东风嘴上应着,心里却来回翻腾。父亲对柳秀才有防备,可……若不相信他,为什么要把柳东风送过去跟他念书?父亲大约猜到柳东风想什么,说,柳秀才是个好人,不过喝了酒就管不住嘴,会乱说。你把尿炕的事告诉他,整个柳条屯都会知道,明白吗?柳东风说明白。终是忍不住好奇,问父亲,梅花军真像柳秀才说的那么厉害?父亲竟然抖了一下,然后直视着柳东风,重重强调,别提这三个字,听见没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