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血梅花 > 第八章

第八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条屯的春天来得晚,五月中旬,树梢才微微有几个绿芽。往往刚刚冒个头,又被倒春寒挡回去。一夜之间似乎又蓄足力气,铆着劲儿往外猛拱。那绿由浅至深,芽苞也肥壮许多。一场春雨,叶片突然绽放,村前屋后就被浓绿重重包围。

    松岛比春天来得早。当然还带了许多东西。去年冬天,松岛病好后,又腻歪七八天才走。柳东风几次撵他,有时自己都觉得有些过分,纵然松岛是日本人,毕竟是客人。但松岛不顾柳东风的冷脸,就是赖着不走。总不能把他拖着扔出去吧。松岛还是如先前那样侃侃而谈,柳东风不如过去那样热络,但很少打断。松岛离开的时候,说来年再来打扰。柳东风说还是别来了。松岛问,东风兄这么讨厌我?为让松岛死心,柳东风说得直截了当,讨厌太轻,杀你的心都有。松岛的脸立时暗下去。

    他不会再来了,柳东风想。所以看到松岛那个瞬间,柳东风直想抽他。

    既然来了,就得进屋。不然松岛会在外边耗着,陪不起。松岛木桩一样戳在门口,一家人都陷入紧张状态。进了屋,就不能立刻撵他走。其实松岛人不讨厌,如果不是日本人,柳东风真愿意和他比邻而居。

    你怎么又来了?柳东风毫不掩饰自己的厌烦。松岛一点儿都不难为情,想东风兄了,要不是生意走不开,早就过来了。柳东风说,我说过什么,你没忘吧?松岛轻轻一笑,记着呢,东风兄杀我的心都有。那天挺难过的,后来想我的命是东风兄救的,你有资格再拿走。柳东风说,记着就好。松岛说,我知道东风兄是说气话。柳东风快速回敬,真话!松岛摇头,东风兄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猎人,但是不会杀人。没这么点儿把握,还妄称兄长,松岛这几十年也算白活了。柳东风故意恶狠狠的,那你等着吧,说不定哪天……松岛说,如果能够消除东风兄对日本人的成见,我倒情愿献出这条命呢。东风兄,中国人有句古话,臭肉坏了满锅汤,土肥田就是那块臭肉。东风兄想想,他祸害你,我祸害过你没有?我会祸害你吗?柳东风说,你现在是没有。松岛反应极快,东风兄的意思,现在没有,以后可能,对吗?柳东风有些气恼,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强求我接受你吧?松岛说,你不接受我,是不接受我是日本人。但你像我一样,想找个说话投机的,对不对?柳东风说我不想。松岛轻轻笑笑,东风兄,我们都没必要骗自己。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找个投缘的太难太难。柳东风无言。他是缺少同层次交流的朋友,但如果是个日本人,还是算了吧,宁可不要。松岛转换话题,东风兄,咱俩都别纠结中国人日本人,能不能先吃点东西?我实在饿透了。柳东风想说,我又没请你来,饿死和我有什么关系?终是没说出来。

    柳东风对松岛的话还是部分认可的,比如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跟土肥田一个德性,交流无关国界,普通百姓不能左右国家大事等等。正是这些原因,松岛仍要留下来挖百年参,柳东风勉强同意了。另外,松岛也陪着二十分小心讨好魏红侠和柳东雨。柳东雨虽然不给松岛好脸色,但很袒护松岛。柳东风想,当开店吧,松岛愿意付钱,就住呗。但柳东风不同意柳东雨给他当向导。松岛自个儿跑了一天,说没个向导不行。柳东雨马上接话,你出双份钱我就带你。松岛立刻道,没问题。因为这个,柳东风和柳东雨又吵了一架。柳东风嫌她迁就松岛,柳东雨说讨厌松岛就不该留下他,松岛住也住了吃了吃了,挣他点向导费不应该吗?柳东风说那也不应要双倍。柳东雨说她就搞不明白了,柳东风嫌她应了松岛,她宰他多出点儿血,柳东风又不乐意,你讨厌他为什么还要帮他?柳东风让柳东雨牢记,松岛是日本人。柳东雨说,我当然记着,就因为这个才要双倍的钱,就是要宰这些个日本鬼子。到最后,柳东风非但没说服柳东雨,自己也糊涂了,似乎和松岛成了一伙。

    松岛像一枚楔子,锲而不舍地嵌进柳东风的生活中。

    六月的一天,柳秀才在路上拦住柳东风。柳秀才又被削了一圈,脏兮兮的衣服来回晃荡。柳东风仍隔三差五给柳秀才送肉送米,但不进屋,放门口便悄悄离开。算起来有半年没见着柳秀才了。

    柳秀才不说话,将长长的竹竿横在柳东风面前。

    柳东风陪着笑,先生—

    柳秀才打断他,别叫我先生!

    柳东风说,你老——

    柳秀才喝道,别跟我说话。

    柳东风明白柳秀才是找碴儿,就有些小心翼翼的,你老挡着我的路呢。

    柳秀才混浊的目光突然竹签一样刺住柳东风,听说你家住了个日本人?

    柳东风吃了一惊,柳秀才知道,说明整个柳条屯都传遍了。

    有没有这回事?柳秀才追问。

    柳东风说,是这样,说来话长……

    柳秀才截住他,有,还是没有?

    柳东风的声音飘忽摇摆,有……

    柳秀才黑瘦的脸上划过一丝恼怒,还真有,你可是我的学生呢。

    柳东风解释,他只是个生意人。

    柳秀才恨铁不成钢,我以为你只是个软骨头,没想还是个贱骨头。天啊!

    柳东风也是昏了头,惶急之下争辩,我收他的钱呢。

    柳秀才猛又刺住柳东风,就因为这个留下他的?

    柳东风连忙否认,不是,绝不是。

    柳秀才的声音带着血腥味,我还指望你出息呢,没想你和日本人成了狐朋狗友。我白费心了呀。

    柳东风说,我没忘记先生的话,可是……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坏人。

    柳秀才挥挥竹竿,还好没抽柳东风身上,闭嘴!你还有脸说?你不只给你爹丢人,整个柳条屯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柳东风无力地辩解,我没有。

    柳秀才直视着柳东风,知道你爹怎么死的吗?

    柳东风突然一震,他怎么……

    柳秀才叫,可悲呀,世道人心怎么成这样了啊?!

    柳东风的脑袋嗡嗡乱响,我爹怎么……死的?

    柳秀才的目光再次聚到柳东风脸上,你爹是梅花军骨干,你说他还能怎么死?

    柳东风虽然早已猜到,由柳秀才说出来,仍觉震惊。父亲的秘密,娘也就知道个大概,柳秀才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柳东风问,你知道?

    柳秀才连声叫,蠢货,蠢货呀!

    柳东风想起找了数年也没见踪影的梅花林。

    柳秀才问,那个日本人还在你家里?

    柳东风嗫嚅道,他出去了。

    柳秀才说,如果你还算个中国人,就把他宰了,把他的脑袋扔到山沟喂狼,把他的尸体埋到土里沤肥。

    柳东风后退一步,怯怯地叫声先生。

    柳秀才的目光浸着血,有些吓人。没胆量?还是舍不得他的施舍?

    柳东风说,他只是个生意人。

    柳秀才突然抽柳东风一竹竿,日本狼子野心,旅顺和大连喂不饱,又想霸占东三省,还要把中华整个吞下去。这仗早晚要打。生意人怎么着?怎么不回自个儿家做生意?非要跑这么远?还不是榨中国人的油,赚中国人的钱吗?生意人也仗日本宪兵撑腰呢。东风,别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是日本人就不能客气。警察不敢惹,生意人你也怵吗?

    柳东风说,我不是怵。

    柳秀才叫,那是什么?那还等什么?

    柳东风沉下头,他不敢做这个保证。

    柳秀才重重地叹口气,转身离去。柳东风知道,柳秀才彻底对他绝望了。

    傍晚,松岛和柳东雨回来,柳东风已把松岛的东西收拾好。松岛问,东风兄,你这是何意?柳东雨也是一脸疑惑。柳东风让松岛务必连夜离开,以后不要再来。这几天相处还算平和,柳东风突然下逐客令,松岛追问柳东风出了什么事。柳东风没作解释。无法解释。也没必要解释。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即使是日本人,柳东风也下不去手。再让松岛住着已经不可能。下次拦住柳东风的怕不只是柳东才。这些怎么和松岛说?松岛看出柳东风的态度不同以往,不再磨蹭。松岛的声音带着感伤,说非常荣幸认识东风兄,希望柳东风一家到安图作客等等。然后给每个人深深鞠了一躬,没吃饭就离开了。

    柳东风长长地出了口气。松岛只要不再来,就到此为止。这无疑会让柳秀才失望,让柳秀才更加瞧不起他。他不只是软骨头还是贱骨头。这个骂名也只能先这么背着。

    柳东风没向魏红侠和柳东雨作解释。他是男人,他的决定就是家庭的决定。魏红侠不敢问,柳东雨不顾柳东风的脸色,问他怎么突然变卦。柳东风说,我怕失手割了他的脑袋。柳东雨问,就因为他是日本人?柳东风说,这还不够?柳东雨说,他还欠着我的向导费呢。柳东风突然就恼了,你就那么稀罕他的钱?柳东雨反击,你不稀罕,让他住着干什么?柳东风努力控制着冲动,平静地、一字一顿地说,他消失了,就当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不要再提他的名字,不要提钱。柳东雨撅了嘴,没再说什么。

    三天后,柳东雨说要去镇上,到傍晚却没回来。柳东风去镇上寻了一遭,回来已经半夜了。魏红侠见柳东风一个人回来,也不好说别的,只劝柳东风别着急,柳东雨是大姑娘了,不会有什么事,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柳东风听她话里有话,若是往常,魏红侠比他还担心。于是追问她是不是知道柳东雨去了什么地方。魏红侠吞吞吐吐的,说柳东雨可能去了安图。柳东风质问魏红侠为什么不拦着她。魏红侠说她也是猜的。柳东风不相信她是猜的,柳东雨一定和她说了。魏红侠哭了,但依然咬定是猜的。

    隔了一日,柳东雨回来了。柳东风黑着脸问她去哪儿疯了。柳东雨很直白地说去安图。果然是安图。柳东风问她去安图干什么。柳东雨得意地扬扬手里的布袋,要账!一个日本人凭什么欠我的钱?柳东风的火直蹿出来,劈手夺过,在柳东雨的惊叫中丢进灶膛。

    在柳东风的记忆中,那年的八月格外美,格外绚丽。桂花槐花葵花的香气混杂在一起,在屯子的街道上撞来撞去。对柳东风,那个八月的特殊并不是无处不在的香气。魏红侠在一个清晨产下四斤三两重的男孩。柳东风做了父亲,喜悦难以形容。紧接着,柳东风陷入焦急和忧虑中,魏红侠没奶,孩子吃不饱,整日哭泣。柳东风只得去求屯里一个哺乳期的妇女。世吉吃个半饱,会沉沉睡去。落地那天,柳东风就给孩子起好名字。柳东风暗暗庆幸,亏得将松岛撵走,不然妇女不会登门。当然,这得感谢柳秀才,是柳秀才让他下定决心。柳世吉满月后,柳东风换了点儿小米,米汤虽然不抵母乳,但能喝饱就不用再劳烦人家。再过几个月,就能喂饭了。再过几年,世吉就能满街跑了。

    想象总是散发着令人迷醉的味道,现实却不。

    某个夜晚,在镇上做事的柳玉成回到屯里。柳玉成是柳东风出了五服的兄弟,柳东风到镇上,偶尔去柳玉成那儿坐坐。柳玉成带回的消息让柳东风大吃一惊。如柳秀才预言的那样,日本开战了,已经占领沈阳。大连和旅顺填不饱,沈阳自然也填不饱。

    半个月后,日军已经打到镇上。

    那天晚上,柳东风去找柳秀才。不是去忏悔,去干什么,柳东风并不清楚。柳秀才说,你终于来了。然后悲叹,让蛇咬了,才知道蛇的毒,早干什么去了?柳东风不吱声,不知说什么好。他只知道柳秀才在等他。柳秀才那样说,他就知道柳秀才在等他。柳秀才问,你找我干什么?柳东风摇摇头,我不知道。柳秀才说,说的倒是实话,你确实不清楚,你蒙了。不只你,很多人和你一样,都让打蒙了。一条狗天天喂吃喂喝,最后反咬一口。会把人咬傻,因为没有提防,因为想不明白。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对付疯狗,只有一个办法,拿起枪崩了它。柳秀才指指屋角,那是你父亲的猎枪,你拿走吧。柳东风起身,柳秀才又说,别给我丢脸,别给你父亲丢脸。

    柳东风夹着父亲的枪,大梦初醒。

    看到魏红侠和柳世吉,柳东风又矮下去。如果他离开,家里的担子自然落魏红侠身上。柳东雨那样的性子,魏红侠怕是指望不上。柳条屯不是背坡哨,拖拽个孩子,魏红侠吃饭都是问题。柳世吉生下来就黄黄瘦瘦的,近几日脸上刚刚有些红润。如果没了吃的,就不只是黄瘦的问题。没有存粮,那点儿米面吃不了多久。平日多靠柳东风兄妹打猎生活,柳东风一旦离家,柳东雨一个人怕是不成。那天,他气冲冲地烧了柳东雨的袋子,现在想想,也许该留下的。

    魏红侠问柳东风怎么了。魏红侠清楚柳东风的性子,能少说的尽量少说,能不问的尽量不问。柳东风说没怎么,睡你的觉。意识到自己过于冲了,停了停,说日本人打到镇上了。魏红侠极快地扫扫熟睡的柳世吉,问,那可怎么办?柳东风说,别怕,估计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到村里。魏红侠提出回背坡哨。柳东风说,你以为背坡哨就安全了?魏红侠瞪大眼睛,那怎么办?要不……她犹豫一下,要不找找那个松岛,他……柳东风喝住她,说什么呢?你不清楚他是日本人?魏红侠嗫嚅着,世吉这么小,我是担心……柳东风声音再次冷硬,别说了!魏红侠便闭了嘴。但她显然受了惊扰,紧紧抓着柳世吉身底的垫子,仿佛有人正和她争夺。柳东风不忍,轻轻抱抱她的肩,轻声说,别怕,有我呢。魏红侠的肩微微颤着。

    柳东风出了屋,在院里站了一会儿。屯子已经安静下来,偶有几声狗吠打破夜的宁静。稀稀拉拉的狗吠更像催眠曲。屯里人已经习惯,若哪个夜晚狗吠声都听不到,那倒不正常了。日本人已经打到镇上,这样的夜晚怕是越来越少了。柳东风想起父亲离家的那些夜晚,母亲牵肠挂肚,可整个屯子是安静的。并不是每户人家都与梅花军有关,现在不同,日本人扛着枪炮到了家门口,不再仅仅是贴个告示那么简单。原先假模假样,现在彻底露出狰狞,血盆大口已经张开。对付疯狗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拿起枪崩了它。柳秀才的话再次回响。可是……他走了,魏红侠和柳世吉怎么办?柳东雨怎么办?

    柳东风徘徊良久,左右为难。

    夜空像巨大的筛子,星光从筛子的缝隙漏下来,落到柳东风脸上。柳东风的脸有些痒,他抹了抹,试图攥住星光的碎片。这是少年时代的游戏。挨了母亲的训,他便躲到院里抓星光。那时,他是能抓住的。

    传来柳世吉的哭声,柳东风忙返身进屋。

    魏红侠抱着柳世吉在地上转悠。魏红侠是最好的母亲,除了奶水不足,别的无可挑剔。她特别会哄孩子,走几圈,拍几下,柳世吉就能安静下来。那个夜晚,魏红侠的招数失效了。她的脑门已经冒汗,柳世吉依然哭闹。她的心乱,走得不稳,拍得节奏也不对。柳东风征询,我来试试?魏红侠摇头。后半夜,柳世吉才渐渐睡去。魏红侠怕是要虚脱了,但仍拽着柳世吉的被角,紧紧的。柳东风又被锉了一下,心里一阵巨痛。等柳世吉稍稍长大些吧,现在必须守在娘俩身边。

    次日,柳东风一早便进了山。必须给魏红侠母子备些吃的。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用兽皮去交换。转了一天,一只野兔都没猎到。其实两年前寻找猎物就很难了。只能往长白山深处走。现在不敢走太远。第三天才猎到两只野鸡。柳东风拎到镇上,直奔常卖野味的那家餐馆。餐馆老板姓王,山东人,很豪爽。没想餐馆关门了。从砸烂的窗户往里瞅瞅,狼藉遍地,像遭了抢劫。柳东风隐隐猜到几分。往前二十几步还有家餐馆,看样子在营业。餐馆老板是个瘸子,拿起野鸡瞅了瞅,说货是好货,可惜不能留。柳东风问为什么?他还没说价钱,老板怎么就是这个态度?餐馆老板苦笑,老弟,你才从山里下来的吧,这日本人一来,谁轻易到餐馆吃饭?偶尔有个过路的,要碗面就不错了。吃野味也只有日本人。日本人谁敢招惹?隔壁老王你知道吧?老王也是,日本人吃饭也敢要钱,结果钱没要上,饭馆砸了,老王挨了揍。那几个日本兵还算客气,给老王留下一条命。柳东风问老王现在去哪儿了。老板说谁知道呢,估计回老家了。饭馆开不下去,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柳东风说,你不开得好好的吗?老板叹口气,我胆小,谁都不敢惹,更不敢惹日本人。日本人进来我先告诉他们,随便吃随便喝,只要小店有的。小店也没什么好吃的,那些个日兵翻腾一阵就离开了。老弟,你是不是觉得我骨头软?没办法呀。窝囊人有窝囊人的好,我本就瘸一条腿,再让日本砸断一条,人就废了。你这野货甭说卖我了,就是白给我也不要,怕惹祸呀。日兵今儿吃香了,明儿再朝我要,我去哪儿弄去?兄弟,你去别的地儿试试吧。

    老板一通话倒出来,不知道他口干没有,柳东风口干舌燥的。他舀了瓢冷水猛灌下去。镇上总共五家餐馆,除了已经关门的老王餐馆,另外四家都还营业。但没有一家愿意要柳东风的野味。最后那家,柳东风好说歹说,总算留下,但没有现钱。走出好远,柳东风又后悔了,还不如带回去给魏红侠炖炖吃。兵荒马乱的,餐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关了,赊账不容易要呢。既然留下,也不好出尔反尔。又想反正自己猎的,多往森林跑两趟就是。用卖野味的钱换米,能吃十好几天呢。柳东风还去找了承揽背坡生意的乔老板。同样没活儿。柳东风和乔老板也是老熟人了,叮嘱如果有背坡的活儿一定通知他。乔老板说现在背坡等于玩命,没人和他抢,如果有就给他捎话,就怕……乔老板叹息,就怕等不到呀。没一样让人痛快,柳东风心里堵得乱糟糟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松岛就是在柳东风最郁闷的时候上门的。柳东风有些意外,松岛有好一阵子没动静了。此时突然找上来,未必是跟他说话的吧。也许该听柳秀才的,割了他的脑袋。他能大摇大摆走来走去,自然因为是日本人。

    松岛给柳世吉带了两个玩具,一个拨郞鼓,一个木雕青蛙。另外带了半袋米。松岛一脸歉意地说知道他不受欢迎,可还是厚着脸来了,世侄出生,怎么也得来看看。不能不说,松岛是个有心人。他离开的时候,魏红侠还不怎么显怀呢。玩具是给孩子的,柳东风勉强收下,那半袋米柳东风坚决不要。松岛说,东风兄,米是送给嫂子的,你可以饿着,不能让嫂子饿着啊。柳东风极不客气,谁说她饿着?饿不饿和你也没关系!松岛神情落寞,东风兄不痛快,我非常理解。可……我不过是个生意人,你我都是普通百姓,无力左右国家大事啊。如果东风兄恨我,尽管……我情愿接受东风兄的任何处置。柳东风说,我要杀你早动手了。松岛滑过一丝欣慰,我就知道东风兄讲义气有担当,是难得的明白人。柳东风冷冷道,别说这些个没边没沿的话,带上你的米赶快离开。松岛说,我稍坐一会儿不行吗?柳东风说,你不怕坐出祸事,我还怕呢。松岛慢慢立起, 我知道东风兄不愿交我这个朋友,这半袋米还望东风兄留下,你救了我,我在你家住那么久。这米不是抢的,是我买的。东风兄,你要让刚刚出生的孩子和你一起挨饿吗?松岛的声音有些哽。柳东风忽然一抽,下意识地瞅瞅魏红侠,正好撞上魏红侠楚楚的目光。她的目光杂乱飘忽,不安、乞求和紧张混在一起,柳东风的心慢慢坠下去。是的,大人饿点儿还不要紧,世吉不行啊。我会还你,他说。松岛竟然是受宠若惊的样子,谢谢东风兄谢谢东风兄。柳东风的疑惑再次冒出来,他不过一个普通猎人,松岛也用不着这么低三下四吧?他和别的日本人不同,也只能这样解释。

    松岛似乎突然想起来,怎么不见东雨?

    柳东风问,有事么?

    松岛说,也该谢谢东雨,虽然没挖到参,我跟她长很多见识呢。

    柳东风顿了一下,说柳东雨进山了。

    松岛马上问,干什么?

    柳东风轻轻瞄瞄松岛,松岛极为敏感,忙说对不起,我不该过问。不过,东风兄,你知道现在乱哄哄的,尤其女孩,尽量不要单独出去。

    柳东风无言起身,松岛很识相地离开。

    隔了半月,松岛又来了。除了玩具、米,还带了两瓶油。柳东风未及表态,松岛抢先说这是给世侄的。那些东西异常突兀,柳东风尽量不往那个方向瞅。柳东风没有说不要或让松岛带回去这类话,收一次和收两次又有什么区别?总不能让魏红侠和世吉挨饿。打猎已经换不来东西,除非带到安图卖,问题是已经很难猎到。柳东风的舌头僵着,什么也说不出来。留下这些东西,就不是软骨头贱骨头,根本就是没骨头。若柳秀才知晓,非戳他不可。都是为了世吉,松岛和别的日本人不同,柳东风一次次说服自己。自我说服非但未能心安,反令他更加沮丧和郁闷。

    松岛小心翼翼的,似乎怕伤了柳东风。柳东风缄默。已经没了骨头,还能说什么?柳东风要说的时候,松岛却又抢先,东风兄不用撵我,我走就是。松岛一直观察着柳东风的反应呢。柳东风迟疑一下,说,不早了,吃了饭再走吧。柳东风痛恨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贱到家了。松岛也颇意外,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连声说多谢东风兄多谢东风兄,多谢嫂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饭菜是柳东雨端上来的,撂在饭桌上,击出很响的声音。松岛说,谢谢。柳东雨瞪他,谁用你谢?松岛讪讪的,我是真的——柳东雨毫不客气地打断,少废话,吃了赶快滚蛋!松岛看看柳东雨,又看看柳东风,受气包一样低下头。柳东雨却没放过他,你以为带点破东西就公气了?觉得自个儿有良心,下次拉一车米过来!柳东雨不理会柳东风的脸色,仍直视着松岛,你的钱都是挣中国人的,出点儿血也该。柳东风重重搁下筷子,柳东雨转身出去。

    柳东雨这么一闹腾,柳东风倒生出歉意。她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话不中听,你别往心里去。松岛笑笑,这不怪她,她窝着火呢。她就是嘴刁,我知道。柳东风叹口气。松岛说,我回去试试,看能不能筹一车米。柳东风摆手,松岛不解,东风兄——柳东风笑得有些凄惨,你以为别人像我一样没骨头?到时候……柳东风停住,还是不说吧,想都不要想。松岛不安,对不住了,我给东风兄添了麻烦。柳东风想,何止是麻烦。松岛说,我明白东风兄的感受,东风兄也不用忍着,郁闷就冲我发发吧,毕竟这一切是我的国家造成的。柳东风又叹口气,你还是先吃饭吧。

    松岛便埋下头。中途有好几次,松岛欲言又止。柳东风没理他,后来松岛的眼神流露出恳求,柳东风只好道,有话就直说。

    松岛反有些犹豫,东风兄不会生气吧?

    柳东风审视着他,你到底要说什么?……还是不说吧。

    松岛说,东风兄,是这样……

    柳东风就有些烦,别吞吞吐吐好不好?

    松岛说,东风兄,你可别生气啊。

    柳东风目光如刀,冷冷地削着松岛。

    松岛说得有些绕。松岛在安图的收购点缺人手,招不上人,想让柳东风帮帮忙。其实就是想给柳东风找份稳定的活计。松岛用心良苦。背坡的活揽不上了,柳东风急需一份养家糊口的营生,那样就不用松岛施舍了。可……给日本人干活,怎么说也不光彩,即使他不坏。那个坎儿过于巨大,柳东风迈不过去。

    离开的时候,松岛让柳东风再考虑考虑。柳东风朗声道,我考虑好了,你不要再来了。

    松岛刚出院,柳东雨忽然说想起个事,快步追出去。她和松岛比划着,不知说什么。柳东风站在屋门口,注视着柳东雨和松岛。他怕柳东雨动手。柳东雨顽劣,有时候完全不像女孩。还好,她没有激烈的动作。

    柳东雨脸上乌云翻滚,柳东风问她怎么了。柳东雨咬牙切齿的,不能便宜了他。柳东风追问她和松岛说了什么。柳东雨说让他下次来多带几块花布。柳东风立时来了气,你还有脸没脸?柳东雨作不解状,咱救了他的命,要几块花布能咋的?柳东风斥责,你真没廉耻!柳东雨变了脸色,我就没廉耻了。如果柳东雨是男孩,柳东风说不定真会扇她。她是妹妹啊,是他带大并且一直纵容的妹妹。他拼命克制着没有动粗,但整个人都在战栗。柳东雨没有让步,反而得寸进尺,米是他的面也是他的,你不也收下了?还有脸训我?那道墙,那道遮掩的墙轰然倒塌,柳东风一览无余地暴露。是的,柳东雨知道怎么直击他的要害部位,他们相依为命,血脉相连。他要松岛的米和油,与柳东雨要花布,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他大声问魏红侠,那些东西呢?魏红侠手快,已经藏起来。魏红侠极紧张,嘴唇都不利索了。柳东风拨开她,翻箱倒柜地寻找。

    魏红侠敏捷地闪到柳东风面前,拦住柳东风。柳东风喝令她走开,魏红侠惶恐却没有退后。柳东风推她,走开走开!魏红侠的眼神全是乞求,她抱住他,整个人直往下坠去。你想想世吉呀,世吉……

    柳东风停住。

    柳东雨及时给柳东风认错,保证不再向松岛索要东西。她说你有火冲我发,别拿嫂子当出气筒。她摇着柳东风,半是撒娇半是乞求,哥,宰相肚里能撑船,小妹都认错了,你怎么还绷个脸,扶嫂子起来呀。柳东雨就是这样,脸比老天爷变得快。柳东风也就乘机下台阶,蹲下把魏红侠扶起来。魏红侠满脸泪痕。她从不哭出声,但这种无声的哭更令人心痛。

    风平浪静,柳东风的心却留下伤痕。其实那伤早就存在,柳东雨不过是揭掉盖在伤痕上的杂草,让他不再回避。正视,因而就更加清晰。

    松岛第三次登门,除了米面,果然还带了花布,另外还有酒。柳东风坚决不要。松岛仍然说是给世吉的,不是给柳东风。柳东风说上次那些足够世吉吃了。松岛死磨硬泡,直到柳东风发了脾气。柳东风极不客气,你总不能强求吧?松岛连忙道歉,东风兄别误会,小弟哪敢啊?只是……这酒,东风兄可否与我分享?一个人喝酒实在没意思。柳东风应了。不是馋了,而是这段日子烦得要命。松岛像得到赏赐,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柳东风突然问松岛究竟是什么人。许许多多的疑问在回顾和松岛交往的过程中生长起来。

    松岛笑笑,东风兄,你怎么了?我就是个普通生意人呀。顶多算半个生意人。东风兄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吗?

    柳东风问,另外半个呢?

    松岛说,另外半个是医生或书生吧。没给人瞧过病,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松岛感叹。

    柳东风直视着他,还有别的身份?

    松岛怔了怔,东风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东风说,我不过是个山民,你一趟趟过来,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呀?

    松岛说,东风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柳东风说,这话说过几百遍,也没意思了吧?

    松岛说,东风兄这份恩松岛终生铭记。

    柳东风摇头,早知道你是日本人,我不会救的。

    松岛说,那时还没打仗,东风兄何来这么大的仇恨?

    柳东风脑里闪过梅花林,梦里去过无数次的梅花林。他哼了哼,没有回答。如果从母亲的鞋谈起,就话长了。

    松岛不理会柳东风的冷漠,略带不安道,对不起,东风兄,只是……我希望不要把两个国家的事竖在你我中间,打仗是军人的事,我们都是普通人,没必要也没能力承受这些,对不对?

    柳东风嘲讽,你倒挺会为你的国家开脱。

    松岛作惭愧状,其实我就是希望东风兄抛开这些,你我长久交往下去。

    柳东风极干脆,这不可能。

    松岛脸上划过一丝悲伤,想到和东风兄形同陌路,就异常心痛。我就是不甘心啊。国家之间再怎么关系紧张,也不能阻断民间往来。东风兄把路封堵得这么严实,为什么?小弟不懂啊!

    柳东风冷笑,这么说,你来是为我铺路?

    松岛忙道,对不起,惹东风兄生气了。我的意思是多个朋友总归没什么不好。望东风兄不要嫌弃我。救命之恩权且不论,我忘不掉和东风兄那些彻夜长谈。东风兄,你难道能忘记么?

    柳东风移开目光。确实,他和松岛曾经有过美好时光,虽然很短暂。但那时他是宋高。宋高变成松岛,一切都变了。良久,柳东风说,我已经忘了,麻烦你,不要再来了。

    松岛极其悲痛,东风兄,这是绝交酒吗?

    柳东风说,路人总比仇人好。

    松岛寡寡的,好吧,不给东风兄添堵了。不过那些东西,我既然带来——

    柳东风没有回旋余地,你带回去,我用不着。

    松岛垂下头,好吧。然后又说起工作的事,松岛说你可以不认我这个朋友,但你怎么也得找份差事呀。柳东风冷冷地,我不需要。他想躲松岛远远的,或让松岛躲远远的,接受松岛的差事还怎么躲?

    世事难料。松岛走了没几天,世吉没有征兆地发起烧。柳东风用尽土办法,没有奏效,便抱着柳世吉跑到镇上。还算及时,世吉烧退了。一场折腾,家里弹尽粮绝。

    一个月后,柳东风去了安图。英雄末路,不过如此吧。柳东风感叹之余,也须为五斗米折腰。

    在安图的第一个夜晚,柳东风失眠了。柳东风常年离家,寻找父亲那些年,一年在家也没有几天。自从娶了魏红侠,特别是柳世吉出生后,他的心被拽回来。家是磁场,不管是背坡还是打猎,完事便匆匆往回赶,一会儿也不想耽误。他是家里的天。

    为了养家,现在必须离开家。这有些滑稽。柳条屯距安图并不远,几十里吧。但对柳东风而言,几乎是一条银河。柳东风想一会儿魏红侠,想一会儿世吉。又担心柳东雨。柳东风叮嘱过妹妹,让她帮着带柳世吉。可他知道柳东雨没耐性,屁股坐不稳,她更喜欢打猎,不打猎也喜欢往森林疯跑。魏红侠那样的性子,根本笼不住柳东雨。柳东风也只有一厢情愿地祈祷,柳东雨能收些性子,帮帮魏红侠。

    他在替日本人做事。即使不想家,也足以让柳东风辗转反侧。虽然他一再说服自己,松岛和别的日本人不同,这差事也伤不着谁,不过是验验货过过秤。他也仇恨日本人,但不能让家人饿死。但无论怎样自我安慰,不安依然如影随形。无论怎样的说辞,都不能更改替日本人做事的事实。父亲是梅花军重要成员,杀死多少日兵柳东风不知道,父亲失踪是不是与日军有关柳东风至今也不确定,但他知道父亲的枪口对准哪个方向。母亲做过那么多鞋,也等同梅花军了。作为他们的儿子,柳东风该是血气方刚吧,可他现在给日本商人打杂。这样的悖憀,柳东风稍稍想想就浑身冰冷。

    做出决定后,柳东风叮嘱魏红侠和柳东雨,他到安图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即便面对妻子和妹妹,柳东风也没有底气,虚。并强调只干一年。仿佛那是多么肮脏的勾当。柳东雨知晓柳东风的心思,说没必要在意柳秀才的脸色,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柳东风只能无语。柳秀才是悬在头顶的利剑,让他又敬又怕。

    没危险,不费力,却时刻在煎熬中。

    松岛不知都在哪儿晃荡,柳东风很少见到他。这样倒好,面对松岛,柳东风总想逃跑。他的态度依然冷硬,可无论怎样伪装,接受了松岛的施舍,就是被松岛拉下马。不是没有骨头,根本是没有筋骨。

    二十几天后,松岛风尘仆仆地撞进来。松岛说近日在沈阳和新京忙活,没有照顾柳东风,很抱歉。柳东风再倨傲显然可笑了,有什么资格啊?但柳东风也绝不会说巴结恭维这类话。只淡淡地说不用照顾。松岛是老板,柳东风是伙计,老板还用照顾伙计?松岛拍拍柳东风,东风兄,你和他们不同,你是我的恩人。松岛从未这样随意过,这让柳东风更加别扭。

    晚上,松岛非要请柳东风吃饭,柳东风不去,松岛就拽他。东风兄,这点儿面子也不给?松岛这样说,柳东风硬拗着就不合适了。

    松岛请柳东风吃的是铁锅炖面,距收购站不是很远。落坐后,松岛先要了豆腐粉条五花肉。柳东风暗想,松岛还真像个东北人,当然也可能是照顾他。松岛似乎猜到柳东风想什么,说喜欢猪肉炖粉条。安图的饭馆差不多吃遍了,哪家的厨师也没嫂子做的好吃啊。可惜东风兄不让我上门,你们——

    柳东风打断他,求你一件事好吧?

    松岛作受宠若惊状,东风兄何出此言,小弟怎么承受得起?

    柳东风说,以后不要再提救命恩人这个碴儿。

    松岛一怔,为何?这是事实啊。

    柳东风说,已经是过去的事。

    松岛说,我忘不掉啊。

    柳东风的目光扬起来,忘不掉就记着,但是不要再说。

    松岛重重地舒出一口气,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好吧。我也求东风兄一件事,别老绷着脸好吗?

    柳东风摸摸脸,努力地笑笑。在他人屋檐下,扮冷脸有什么意义呢?

    松岛说现在生意不好做,中国人对日本人有敌意,他的同乡日本军警也没闲着,虽然没寻衅滋事,却是变着法子敲诈,微薄的利润都不够敲的。大店倒不如安图这样的小店,不显山不露水,赢利反而容易些。尔后,松岛提出想让柳东风负责安图的店。柳东风摇头,说自己只配当个伙计。松岛说,我知道东风兄行的,你不肯还是对我有成见。柳东风直言干满一年就回柳条屯。松岛很意外,问为什么。柳东风说不为什么。松岛说,实在是太遗憾了,我还想长久依赖东风兄呢……如果你担心嫂子,可以把她和世侄,还有东雨一块接过来。在安图找处房子还是挺容易的。柳东风极干脆,她们不过来!他一个人没骨头是无奈,怎能让全家都陪着?

    松岛叹口气,我不勉强东风兄,尊重东风兄的意愿。然后询问柳东风是否习惯,需要他做的尽管直说。柳东风说你不必这么客气,我就是个干活的。松岛说生怕哪些地方做得不对,委屈了柳东风,那样他会很难过。柳东风说客套话就别说了。松岛便道,那就喝酒,我先敬东风兄。

    松岛向柳东风介绍安图的食铺,老张油饼,王大碗豆腐脑,余家烧鸡,卢一棒贴饼子。他在安图捡了条命,嘴巴突然变馋了,这几家轮着去,和老板都成了朋友。并说有空闲带柳东风转一圈,保证东风兄喜欢。松岛猛然顿住,拍拍脑袋,哎呀,忘了东风兄是安图人,卖弄了卖弄了。柳东风说我是安图人,对县城并不熟悉,一年来个三五趟都是卖皮子,清早来夜晚就回了。松岛问,这几日没在安图转转?柳东风摇头,说人变懒了。这二十天,柳东风一直在店里缩着。不是变懒了,是怕遇到熟人。松岛说安图虽是个小地方,但也有好去处,特别是城北的木塔,在北方,木塔很少见呢。柳东风虽然知道松岛是中国通,但松岛讲起南北方塔的区别,还是暗暗吃惊。这个日本人,似乎没有不懂的。

    几天后,柳东风打算到城北看看那座木塔。被松岛一通鼓动,心痒痒了。刚到街上,就见行人匆匆,皆往东走。柳东风不知何故,问一个老者。得知是日本人枪毙犯人。柳东风问犯了什么罪,老者像见到天外来客,反问,不犯罪就不能枪毙了?柳东风愣怔片刻,汇入人流。

    三个“犯人”中,一个五十几岁,另外两个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衣衫都破破烂烂的。柳东风站在人群外,三个人脸上的伤看得清清楚楚,定然是受过重刑的。柳东风以为三人是像梅花军那样的抗日士兵,待听翻译念了“宣判书”,才知道是安图金矿的工人,罪名是图谋逃脱。柳东风知道安图有一座金矿,什么时候成了日本人的?忽又想,整个东三省都被日本人占了,什么不是日本人的?老者说得没错,日本人杀人根本不需要罪名,“宣判”不过是装装样子。

    柳东风再没有心情去观赏木塔。那三个人倒在日兵枪口下,柳东风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被击穿。风从身体的洞穿过,柳东风左右摇摆,从广场到松岛的收购站,走了足有一个时辰。

    那天夜里,柳东风做出决定。干半年就离开。松岛人虽不坏,毕竟是日本人,离远点儿没错的。

    但是……毫无征兆的,柳东风的生活发生逆转。

    目睹日兵枪毙犯人三天后的傍晚,柳东雨突然找上来,整个人都脱了相。柳东风知道不好,扯住她急问出了什么事。柳东雨只说出嫂子,就再没有下文。

    黎明时分,柳东风赶到家。魏红侠血肉模糊,紧紧揽着柳世吉,身体夸张地蜷缩着,依然是防护的架式。

    妻儿死得这么惨,柳东风整个傻掉。

    哥啊,都是我不好,都怨我啊。柳东雨哭喊。

    柳东风没掉一滴泪。竟然没有眼泪。

    直到安葬了妻儿,柳东风也没说一句话。他彻底哑了。

    柳东风每天睡到半上午,胡乱吃些东西便去坟头坐着。他要守着他们。他从未好好守护着他们。

    柳东雨怯怯的,不敢靠柳东风太近。她一直在自责。那天她不该进山,如果她在家,日兵搜查出大米,她就会拦住嫂子,不让嫂子抢夺。她没照顾好嫂子侄儿,让柳东风责罚她。柳东风不说也不动。责罚柳东雨有什么意义呢?当天柳东雨若在家,说不定也……柳东风强迫自己不去想。

    第九天,柳东风爬起来,感觉格外头昏脑胀。舀盆冷水胡乱抹把脸,就去了坟头。

    听到脚步声,柳东风慢慢回头。

    是松岛。

    两人久久对视。

    柳东风无神的目光突然间烟雾腾腾。松岛说对不起,柳东风突然扑上去。松岛仰面倒下,柳东风掐住他。如果松岛不是半死不活地躺在田埂,柳东风就不会遇到他,如果松岛没有带来那些米,日兵就搜不出来,如果不是听从松岛的话去安图,他就可以护着妻儿……逻辑闪电般接通,迅疾点燃窝在柳东风心底那包炸药。

    松岛试图掰开柳东风,可是没有成功。无力徒劳的挣扎渐渐弱下去,眼底的绝望如深秋的树叶,纷纷飘零。

    柳东风突然松开。

    松岛干咳好大半天才慢慢坐起,脖子上环着青紫的印迹。

    柳东风看着他,眼神空洞。

    东风兄……松岛又是一阵干咳,我很难过,对不起。

    柳东风问,你来干什么?

    松岛沉下头,我罪该万死。

    柳东风挥挥手,与你无关,你走吧。

    松岛问,那安图……

    柳东风说,我不会再为日本人干事。

    松岛问,不知我能为东风兄做些什么。

    柳东风厉声道,走开!

    松岛还想说什么,柳东风已经转身。

    柳东风依然天天往坟地去。坐下来就是大半天,人整个魔怔了。柳东雨征询柳东风的意见,她想到镇上谋份差事。柳东风轻轻瞄瞄柳东雨,说随便你吧。他知道快揭不开锅了。柳东雨带着哭腔,哥,你保重啊。妻儿已逝,他还保个什么重?

    那天,在坟头睡过去的柳东风被咳嗽声惊醒。然后,他看到柳秀才。柳秀才像一根筷子,插在柳东风几米远的地方。哀伤消瘦了柳东风的脸,也将他的目光削得锋利。和柳秀才对视,柳东风的目光慢慢钝下去。他低下头,等着柳秀才的责骂或责罚。

    柳秀才转身离去。

    废物!柳秀才略哑的声音如风掠过。

    废物!

    那是一枚炮弹,将柳东风炸得沸沸扬扬。

    当天晚上,柳东风便去了镇上。天亮前又匆匆返回。三日后的傍晚,终于将在路边撒尿的土肥田杀死。柳东风涂抹着土肥田的血,很认真地在土肥田脑门上画了大大一朵梅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