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血梅花 > 第九章

第九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山寨的次日,柳东雨随林闯去看娘。

    林闯走在前面,柳东雨与他拉开五六米的距离。

    羊肠道被杂草封着。草不高,但很密,偶有几丛野花,羞答答的。

    柳东雨站住,你到底要领我去哪儿?

    林闯回头,他瘦下去很多,嘴唇似乎更厚了。看咱娘呀!

    柳东雨往坡上瞅瞅,满心疑惑,为什么让大娘住这么远?

    林闯纠正,叫娘,她可把你当亲闺女呢。就算哄她也得叫娘,不然她会伤心。她伤心我就心疼,就不高兴,我不高兴弟兄们脾气就不好,弟兄们脾气不好,还会给你做饭吗?到头来……

    柳东雨制止他,半年没见,你这说废话的劲儿又见长啊。大娘……噢,娘——

    林闯再次纠正,是咱娘。

    柳东雨无可奈何地说,咱娘,行了吧?

    林闯满脸严肃,你叫得不情愿呢,这不行!

    柳东雨突然就没了耐性,咱娘就是咱娘,你能不能少废话?!

    林闯马上嬉皮笑脸的,这就对了么?

    柳东雨问,你是不是惹咱娘生气了?

    林闯说,没有啊,我哪有那么大胆子,敢惹咱娘生气?他把咱娘咬得很重,拉得很长。

    柳东雨问,那她为什么住这么远?

    林闯说,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拗起来拉不住。她要干什么我敢管吗?要不一会儿你劝劝她?

    柳东雨问,她平时不下来吗?谁给她送饭?

    林闯说,咱娘没白疼你。

    柳东雨叫,问你话呢!

    林闯依然是嬉皮相,这么没耐性?脾气咋见长了呢?

    柳东雨板起脸,少扯,跟你说正经的呢。

    林闯说,我就是跟你说正经的啊。放心吧,饿不着她,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柳东雨试图从林闯的表情中勾出些内容,林闯已经掉转头。柳东雨也只好跟在他身后。昨天黄昏,柳东雨随三豆和冯大个儿回到山寨,就急着去见林闯娘。她没打算回来的,但最终还是回来了。林闯却告诉她,娘在另外一个地方住,有点儿远,只能明早领她过去。天不亮,柳东雨就拍了林闯的屋门。

    坡势渐陡,柳东雨再次停住。疑惑如云团,怎么都拨不开。

    林闯回头,走不动了?我拉你?

    柳东雨盯住他,你到底要领我去哪儿?

    林闯的笑有点儿邪,胆小了?怕我拐跑你?就算我是个土匪吧,心也是肉长的,怎么会拐自个儿妹子?再说,你这个样子谁敢要你?头天买了第二天就得找我退货,我不是自找麻烦吗?不退吧不义气,要是退了——

    柳东雨叫,你再啰唆,我不跟你去了。天天乱嚼,就不能让舌头消停一会儿?

    林闯又乐起来,妹子,我这辈子就指望这舌头呢。越嚼舌头越好使,不信你试试?

    柳东雨不理他。

    林闯说,妹子生气了?别嘛,刚刚回来就生气,我又没惹你对不对?

    柳东雨并没生气,他给她盘缠,派人四处寻她,他所有的好,她都知道,不然就不会跟着三豆回来了。不理他,实在是怕他扯起来没个完。此刻根本没心思听他废话,只想早早见到他娘,还真挺想她的。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于是再次盯住他,娘在上面?

    林闯点点头。

    柳东雨问,什么时候住到上面的?

    林闯比划着。

    柳东雨跺脚,说话呀!

    林闯长舒一口气,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快到年根儿的时候。

    柳东雨问,过年也没下来?

    林闯摇头,你知道她的脾气,她瞅准的事,我哪敢说别的?

    柳东雨问,她不是生我的气吧?

    林闯的目光在柳东雨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你想着她,她就不会生你的气。

    柳东雨催促,少说点儿废话,快走吧。

    终于上到坡顶。坡顶是大片平地,草的长势也好。林闯没回头,说就在前面。绕过几棵松树,林闯说到了。

    柳东雨雷击一样定住。一个大大的土包。林闯太过分了,怎么开这样的玩笑?撞到林闯的目光,柳东雨突然明白,他没开玩笑。这次他竟然没开玩笑。其实坟前立着碑,只是她不愿意往上面看。

    娘,东雨妹子来看你了。

    柳东雨双腿跪下去,失声哭出来,娘啊……

    林闯把柳东雨拉起来,劝她别哭了,娘知道她哭成这样,会心疼呢。随后讲了经过。年根儿,他带弟兄们下山筹备年货,留下两个弟兄照看娘。往常三五天就回来了,年根儿那趟时间久了点儿,返回的路上遭遇日兵伏击,死了两个弟兄,还被日兵俘虏一个。林闯折回去,拼全力把那个弟兄救出来,结果又一个弟兄搭上命。林闯觉得晦气,拐到松林镇抢了家富户,这一折腾,半个月过去了。回到山寨,娘已经离开人世。据留下照看的弟兄说,娘只是拉肚子,后来就体弱出不了屋。那两个弟兄想留屋里守着,他娘不让。等天亮进去,老娘已经栽到地上。

    林闯少有的沉重,本想让娘享福的……唉,我不去抢那个大户就好了……可是,弟兄们总得过年啊。

    柳东雨说,娘要强,怕劳烦人。与林闯娘相处的情景一页页掀过,柳东雨又湿了眼眶。

    林闯说,娘一直嚷着要回疙瘩山,要不是等你……该把她埋到疙瘩山的。刚损失三个弟兄,我不忍再折腾,所以把娘埋到林家寨最高处,她能望见疙瘩山吧。

    柳东雨很内疚,我其实在骗娘,我没打算回来。

    林闯说,娘不会怪你,你又不是骗她一个。你骗人习惯了,不由人呗。

    柳东雨狠狠捣他一拳。

    林闯哎哟一声,娘哎,你闺女打人了!

    柳东雨厉声道,在娘的坟头,你就不能正经点儿?

    林闯点点头,好吧,我跟你说啊,你回来了,就算是骗她,娘也不怪你,这行了吧?顿顿又说,不是你,她早死鬼子手里了,这年头命不值钱,晚上睡大觉,早上没准脑袋就搬家了。所以呀,妹子,哭哭就行了。

    柳东雨不知说什么好,真是个活宝!

    夜晚,柳东雨独自发呆,林闯敲门起来。林闯瞅瞅桌上的盘碗,哈,听说你闹绝食,我不信,真的啊?我又没招惹你,你为什么要绝食?我没得罪你吧?我怎么得罪你啦?

    柳东雨没理他。

    林闯问,除了绝食,话也没了?

    柳东雨没好气,你就不能少说点儿废话?我心口疼,吃不下去!

    林闯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难过也得吃饭啊。不吃饭哪来力气杀鬼子?三豆可是把你吹到天上去了。

    柳东雨说,我和娘那一路,多半都没饭吃……再说不下去,扭开脸,肩微微耸着。

    林闯附和,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咱娘……突然哽住。

    柳东雨转过,触见桌上那个布袋,定了足足有一刻钟。她知道是什么。

    林闯说,哈尔滨是大城市,花销大,你那点钱早花完了吧。近来没下山,这些你先拿着。什么时候有了就派三豆送过去。有我花的就有你的,谁让你是我妹子呢。

    柳东雨问,你要撵我走?

    林闯反问,我不撵你就不走了?

    柳东雨说,不走了。

    林闯龇龇牙,妹子,我心脏不好,你可别吓我。

    柳东雨说,我真不打算走了。

    林闯问,留下当女匪?

    柳东雨沉吟,是留下,但不是当女匪。

    独木不成林。在哈尔滨那些日子,柳东雨不断反思,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伤不到日兵的筋骨。若组织一支队伍就不同了。而且并不影响她单独行动,她依然可以让日兵的脑门绽放梅花。在哈尔滨很可能被那个人抓住。她会和他短兵相接,但不是现在,要等到他快发疯的时候。

    林闯击掌,太好了,这口气我早憋着了。哦,忘了告诉你,加入林闯寨的可不止你一个女侠。

    柳东雨问,还有谁?

    林闯嘿嘿一笑,是你的姐妹呢。

    我不是坏人呀。

    多年后,我奶奶柳东雨仍能记起松岛绝望而悲伤的眼神。她的心被他的眼神烙伤,稍稍一碰就有粉末掉下来。他疼,她更疼。是的,他不是坏人,她相信。但她没说相信他,不能说的。怕他窥见她受伤的心。不能让他看到,不能让哥哥嫂子看到。和松岛在一起她总是很凶,就是和哥哥说起,也是咬牙切齿的。她在掩饰,很费力很卖力地掩饰。松岛病好离开后,嫂子问哥哥,他不会再来了吧?柳东雨抢先道,再来我非给他一枪。触到哥哥诧异的目光,柳东雨补充,我讨厌他。突然意识到表演过分了。哥哥的目光有没有刺进她心里?柳东雨一阵心慌。

    次年春天,松岛又来了。柳东雨没有将松岛怎样。柳东风和魏红侠可能早忘了柳东雨说过什么。柳东雨也就悄悄装个哑巴。

    松岛是摇钱树,当向导可以,必须付双倍费用。谁让他是日本人呢?不敲日本人敲谁?反正他的钱也是挣中国人的。

    柳东风劝柳东雨,别让松岛感觉她只认得钱。柳东雨气哼哼的,又没逼他,这是公平交易。

    柳东雨依然很凶。在哥哥嫂嫂面前如此,和松岛单独在一起亦如此。凶是武器,是保护她的壳。她必须把自己包裹严实。坚硬的外壳包裹着柔软的内心。她享受柔软,又害怕柔软。不能让壳碎裂,绝对不能!所以就只能凶。

    两人多是分头寻找,彼此呼应。他似乎怕她甩下他,把他一个人丢在森林里,每隔几分钟便朝她这边望望。那天,他悄悄溜到她背后,轻轻拍她一下。柳东雨吓了一跳,狠狠踹他一脚,发什么神经啊?吓死我了!松岛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好吧?别生气。然后扬了扬,说想给柳东雨一个惊喜。他挖到一棵野参。柳东雨接过来,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没长成呢?挖出来干什么?还说不是坏人,你就是坏人,大坏人,大坏蛋!你们日本人没一个好人!

    松岛显然没料到柳东雨暴发,有些懵,愣怔好半天才说,你怎么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柳东雨咬咬牙,长白山人都懂得,一根参就是一条命,没长成挖出来你就是凶手。松岛挠挠脖颈,要不,我栽回去?柳东雨冷笑,你有这个本事还用整天钻长白山?松岛很无辜的,那怎么办?柳东雨恨恨的,把手剁了!松岛笑笑,这个惩罚也太重了吧?柳东雨说,嫌重啊?这是轻的!松岛说,别吓我了,我认错还不行吗?以后不了,好不?柳东雨依然没好气,光认错就行了?松岛说,只要你不生气,剁手我也认了。柳东雨说,那就剁啊。松岛左右瞅瞅,先记上账,万一以后还要剁什么,一块剁疼一次,这点儿交情咱俩还有吧?

    柳东雨使劲忍着没笑出来,那就留着一块儿算。松岛往前凑凑,柳东雨心里一阵慌,往后闪开,你干什么?松岛很纳闷地,我明明感觉你笑了嘛,怎么又冷了脸?变得也太快了。柳东雨叫,去去去,别没皮没脸的。松岛竖直腰,好吧,不过有个问题请教你,又怕你生气。柳东雨依然是冷腔调,是废话就别说!松岛忙道,别啊,不是废话,就是怕你生气才不敢说。柳东雨知道松岛在吊她胃口,可她就是那么愿意上钩。于是放缓语气,那要看你是什么问题,你没说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生气?

    松岛顿了顿,似乎在积聚勇气,你怎么越来越凶啊?

    柳东雨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松岛感觉到她的异常,是不是也明白了她异常的原因?这小子很鬼的!柳东雨故意拉长声调,想知道?松岛很认真幅度很大地点点头。柳东雨说,因为你不是宋高了,你成了松岛。镇上那几个日本警察怎么祸害老百姓,你知道吧?松岛大呼冤枉,我又不是警察,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那一样吗?柳东雨恨恨道,反正一个窝里出来的,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松岛垂头丧气的,我是日本人,这能改吗?你是中国人,也改不掉对吧?你总得讲点儿理吧?我要是一直装着,你和东风兄说不定永远不知道我是日本人。那天不是怕土肥田伤害东风兄,我着急嘛!

    松岛的神色,也可能是他的语气,让柳东雨特别不忍。柳东雨承认,那天若不是松岛以日本人的身份阻拦土肥田,不定出什么事儿呢。于是点点头,你是比土肥田强点儿。

    松岛大喜过望,我就说嘛,东雨通情达理,不会把我等同土肥田这类人。

    柳东雨故意打击他,你还当真了啊?强也没强多少,至多强一个指头。

    松岛又垂下头,你就会耍我。

    柳东雨说,实话你就不爱听了?

    松岛忙说,爱听爱听,你骂我都爱听。

    柳东雨再次心动。为什么和松岛在一起,会这么经常频繁的心动?柳东雨有些气自己。

    松岛抓耳挠腮的,我做梦也想听你说话,听你骂呢。

    松岛这话太直白,柳东雨不知怎么接。于是咬住嘴唇。

    松岛说,你在梦里骂得更好听。

    松岛的眼神让柳东雨发慌,她扭开脑袋,骂,滚一边儿去!

    返回的途中,柳东雨问他,她踹他,他为什么不躲,怎么傻子一样呆着?松岛很委屈地,我不躲你还生气呢,我躲你还不气炸?不躲挨一脚,躲还不定几脚呢。柳东雨突然乐了,很快又装出气哼哼的样子,你就是欠揍!松岛说,对,我欠揍,当你的出气筒,我乐意!柳东雨撇撇嘴,哄谁呢?刚才还嫌我凶。松岛说,凶点儿也没什么的,可……太凶了就……他顿住,瞄瞄柳东雨。柳东雨叫,就……怎么了?松岛忙说,没怎么啊,太凶也好,凶不凶都好。柳东雨再也憋不住,大笑起来。

    松岛以守为攻,柳东雨已经显出败退迹象。

    壳毕竟是壳,不是城墙,很容易碎裂。那天中途下起小雨,松岛问柳东雨要不要返回去。柳东雨说,已经走到这儿,回去你也得付全天的钱。松岛说钱是小问题,他是担心——柳东雨打断他,你的命就那么值钱?松岛说不是担心自己,是担心柳东雨。柳东雨没给他好脸色,少来!用你担心?松岛说他确实担心柳东雨。柳东雨心里美,脸上仍是凶相,骗人都不会!担心你自己也不用拉上我。松岛说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柳东雨说,你什么记性啊?我是森林里长大的,不能白挣你的钱,还是走吧。她意识到是怕他返回去,她想和他在一起。太想太想。柳东雨又羞又恼。天啊,怎么就……柳东雨加快脚步,把松岛甩在身后,不想让他看到她泛红的脸。

    松岛喊她,柳东雨没理,走得更快了。

    路有些滑,柳东雨没有回头,但知道松岛跌倒了。她停住,听他跟上来,就再走。

    那道坡不高,稍陡了点儿。柳东雨爬到一半,叮嘱,小心啊。松岛气喘吁吁地回应,没事的。柳东雨就要到坡顶了,松岛突然哎呀一声。柳东雨只当他逗她。身后半天没声儿,柳东雨回头,松岛没了影儿。喊他也没应。柳东雨脑袋轰隆一声,火速溜下去。

    松岛果然栽下去了。他脸色霎白,牙关紧闭。柳东雨想起第一次看到松岛的情形。她喊他,又摇了摇,松岛毫无反应。他昏过去了。柳东雨检查一下,并无伤势,只脑门有两道划痕,也不是很长。也许一会儿就没事了,但也可能醒不过来……柳东雨的心一阵紧缩。她把松岛放平,掐着他的人中,摇着他,你醒醒啊。松岛没有任何反应。试试脉搏,有跳动,但极微弱。柳东雨真慌了,背起松岛就走。

    也许,不等回去松岛就咽气了。这么想着,柳东雨又把松岛放下,再掐他的人中。松岛,你醒醒啊,你个小日本,你醒醒啊!柳东雨带出哭腔。

    办法用尽,松岛仍没醒过来。柳东雨反而冷静下来,还是得背松岛回去,只要松岛有一口气,哥哥就有办法。哥哥是她最坚实的依靠,她所有的希望都在哥哥身上。

    走了十几步,柳东雨感觉耳根发热,猛然定住。

    东雨哎 ——

    柳东雨松手的同时往前一跳,松岛扑嗵摔在地上。柳东雨回头,松岛龇牙咧嘴的,你咋这么狠?

    柳东雨快速返身,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松岛说,我没跌死,倒是差点让你摔死。

    柳东雨突然醒过神儿,你是不是早就醒了?……你开始就是装的?

    松岛否认,没有啊,我刚刚醒过来就让你摔地上了。

    柳东雨叫,不对,你就是故意吓我。

    松岛说,没有呢,我怎么舍得吓你啊。

    柳东雨依然捕到松岛脸上一闪而逝的狡黠,明白被他耍了,不由大怒。松岛!

    松岛声音有些颤,怎么了你?

    柳东雨又想踹他,松岛没有躲避,只是缩了缩。

    柳东雨突然间不忍心,冲松岛旁边的树猛踢几脚。

    松岛说,我就知道你心好,舍不得丢下我。

    柳东雨大叫,少扯!差点让你吓死!

    松岛央求,别生气了好不好?你生气眉毛就立起来,就……

    柳东雨喝斥他,闭嘴!

    松岛夸张地捂住嘴巴。

    柳东雨板起脸。壳差点就破了,这让她紧张,更让她害怕。

    柳东雨越来越在意松岛。不管她多凶发多大的脾气。骗别人或许可以,骗不了自己。不可以喜欢松岛的,他是日本人,她告诫自己。她努力不去想松岛,想把松岛从脑里驱赶走。这样的努力终是白废。松岛始终在脑里晃荡。

    柳东雨又暗暗抱怨柳东风,为什么要留下他,为什么不把他赶跑?可是……她马上又训斥自己,疯了吗?她祈祷哥哥不要撵他。无法想象松岛离去,她会是什么样子。她那么愿意和松岛在一起。她是多么无耻啊。多么丢人啊。可……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松岛?松岛人不坏,哥哥也这么说呢。

    柳东雨脑里挤满纷乱的念头,头疼,心更疼。她不敢想和松岛的未来。

    柳东风依然整日整日守在妻儿坟前,或发呆或昏睡。他越加削瘦,颧骨突起,眼窝却深陷下去,目光如枯干的蒿子草,僵硬,迟滞。柳东风魔怔了,屯里早已传开。屯里人喊他,他要么不理要么傻傻地看着,没有任何回应。傻愣一会儿,掉头离去,走路也不利索,歪歪扭扭的。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毁了。谁让他舔日本人的屁股,这就是下场。叹息、议论蛇一样追着柳东风。

    那日正午,柳东风突然从昏睡中醒来。肩膀火辣辣的。柳秀才抓着竹竿,怒冲冲地瞪着他。

    你……打我?柳东风摸着肩膀,他的左脸被草汁染了几片污渍,猛看上去像溃烂了。

    柳秀才又抽一下。柳东风没有躲避,那一竿抽在脖子上。

    柳东风目光混沌,你为什么打我?

    柳秀才像风中的柳条,幅度很大地抖着。似乎不是抽了柳东风,而是他自己挨了打。也因此,柳秀才的声音带着颤,蚂蚱一样蹦跳,起来!你给我起来!

    柳东风摇头,我老婆和孩子在这里,我要和他们在一起。

    柳秀才大叫,你给我起来!!

    柳东风偏过头,你是谁呀,我为什么听你的?

    柳秀才褐紫的脸突然泛黑,跳过来一顿猛抽。肩、臂、脖子,有两次抽到柳东风脸上。柳东风仍然没躲,傻子不知疼啊。脸上隆起两道印痕,瞬间就充了血。

    柳秀才叫,认识我不?

    柳东风迟缓地摇摇头。

    柳秀才再次扬起竹竿,却没抽下去。竹竿突然滑脱,摔出老远。

    柳秀才似乎不甘心,恨铁不成钢地骂,柳东风,你别装疯卖傻,成天当活死人!

    柳东风依然傻呆呆的,你到底是谁啊?

    柳秀才捶胸顿足,梅花军的后人,这就是梅花军的后人啊。

    柳东风的心重重疼了一下,想叫声先生,终是没喊出来。

    柳秀才转身离去,枯瘦的背影如深秋的芨芨草。柳东风跃起,抓了竹竿追上去塞给柳秀才。柳东风知道柳秀才的目光追着他,他没有回头,返回再次躺倒。柳秀才早晚会明白的。

    夜晚,柳东风坐起来。他睡足了。平时从屯里到镇上要一个时辰,这样的夜晚,顶多半个时辰。他脚下生风,如敏捷的山猫。他就是风啊,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来去无踪不着痕迹。这是他的秘密,只和地下的妻儿分享。

    这些日子,柳东风穿梭于屯镇之间。白天是他的夜晚,夜晚是他的白天。日兵的头不像西瓜,可以随便摘随便切。只能守候在军营外面伺机行动。已经杀死三个,相比日兵的数量,实在是九牛一毛。杀一个少一个。一年下来,他会向父母妻儿有个交代。

    那个夜晚,柳东风没有收获。最优秀的猎人,也有空手而归的时候。柳东风不急也不躁,天明前就返回屯里,胡乱扒拉点儿食物,便径直去了坟地。必须养精蓄锐,在那儿睡得更踏实。

    午后,柳东雨从镇上回来,带了半只鸡,一壶酒。柳东风稍有些意外,这年月还能弄到这个?他没有问,先扯下鸡腿。魏红侠和柳世吉的死让柳东雨深为内疚,见了柳东风也不怎么说话,请求原谅有什么意义呢?柳东风也不说话。那样惨痛的事情,柳东雨没有责任。她守着,也不能阻挡日本人的刺刀。亏得当时她不在场,否则……柳东风不愿意想,但是知道那非常可能。这件事过后,柳东雨成熟许多,柳东风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

    柳东雨抓着树棍,在地上反复划拉一个字。用脚涂抹掉再划拉。她比过去稳了许多,也沉默许多。肉吃光,酒喝尽,柳东风抹抹嘴,才意识到该问问柳东雨这些东西的来路。她在饭馆做工,未必能吃得上。他竟然风卷残云,收拾得干干净净。

    柳东风搜刮半天,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今儿几号?柳东雨抬起头,受宠若惊的样子。柳东雨的神情让柳东风难过,她是他一直宠溺的妹妹啊。其实柳东风记着。他在坟地躺了二十三天了,每个日子都记着。柳东风指指,你买的?以后别买了。柳东雨说不是买的,掌柜给的。柳东风一下警觉起来,掌柜给的?柳东雨说酒是她赊的,半只鸡是掌柜给的,别的伙计也有份儿,不只是给她。柳东风哦一声,你们掌柜发洋财了呀?柳东雨往四周瞅瞅,极神秘的样子,哥,跟你说件事啊。

    柳东风终于有了些精气神儿,死了几个?柳东雨说有人说三个,有人说五个,虽然说不准几个,但肯定有日兵死了。上午日兵搜查了饭馆,还把掌柜带走问话。中午掌柜回来,给每个伙计发了半只鸡。柳东风说,你们掌柜肯定受过日本人的窝囊气。他明白柳东雨回来,不只是为他送酒和肉。柳东风叮嘱,平日少出门,特别是晚上。柳东雨说,哥,我能照顾自己,你自己要……柳东雨哽住,扭开头。

    几天后,柳东雨再次回来,当然又带回好消息。又一个日兵被杀,脑门上依然画一朵梅花。

    十几天后,柳东雨带回重磅消息,安图也有日兵被杀了。和在镇上的手法一模一样。柳东风狐疑,安图有日兵被杀,你怎么知道?柳东雨说掌柜说的,安图有掌柜的朋友,掌柜常到安图。柳东雨没有像往常那样从柳东风脸上看到兴奋和惊喜,稍有些失落。她强调掌柜不会乱说的,肯定是真的。柳东风说,我知道了,你赶快回吧。柳东雨仍然不解,哥,你没事吧?柳东风笑笑,我能有什么事?别一趟趟往回跑了,小心惹掌柜不高兴。柳东雨说以后回来可能没那么方便了,镇外的路口都有日兵把着,没通行证不让出。又给柳东风看她的通行证。柳东风叫她不要再回来。柳东雨小声说,哥,你照顾好自己啊。柳东风说,放心吧,照顾好你自己。

    松岛又来了,竟然寻到坟地。柳东风听见马蹄声,坐起来,松岛正拴马。到魏红侠坟头,松岛先鞠一躬,然后坐在柳东风身边,从袋子掏东西。一壶酒,一条干鱼,一包酱菜,还有两个贴饼子。松岛太精明,柳东风没必要再装疯卖傻。

    你来干什么?柳东风声音冷冷的。

    松岛并不难堪,想东风兄了。

    柳东风嘲讽,你们日本人好悠闲啊。

    松岛说,我也很难过,嫂子那么好一个人……

    柳东风喝止,你别提她。

    松岛僵了僵,好吧,不说这些个伤心事。东风兄,我知道你仇恨日本人,可我真的没有恶意呀。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和东风兄说说……

    柳东风问,说什么?日本人可以随意杀人?

    松岛说,我知道东风兄是非分明。上次我还想,让东风兄掐死算了,谁让我是日本人呢?东风兄松开手,我就明白,东风兄虽然有怒气,但恨的不是我。

    柳东风哼一声,你大老远跑来,就为说这个?

    松岛说,我说过要请东风兄吃遍安图的饭馆,可是……世事难料啊。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和东风兄喝一顿。

    喝就喝。吃饱喝足,晚上还有正事。

    松岛有些巴结,东风兄,酒还行吧?我从新京带回来的。

    柳东风的怒气慢慢消散。坦白地说,松岛不坏,虽然是日本人。松岛说得对,他恨的不是松岛。

    柳东风说,你不要再过来了。这样的话说过太多,不但没能撵走松岛,反越来越和松岛扯在一起。柳东风就有些生气,说不清楚气自己还是气松岛。

    松岛说,我知道自己不受欢迎。

    柳东风说,知道就好。

    松岛说,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管不住自己想东风兄。那些日子……过一万年我也不会忘记。有些事,注定是忘不掉的。松岛的声音透着苍凉。

    柳东风的鼻子酸了,当然不是因为松岛的怀旧。他想起初遇魏红侠的情景。

    松岛问,东风兄,今后有什么打算?

    柳东风摇头,没打算。

    松岛问,难道你就这么……嫂子也不愿看到你这样啊。

    柳东风顿了一下,现在我就想陪着她。

    松岛问,不打算到安图了?

    柳东风反问,我去安图做什么?

    松岛说,希望东风兄能帮我。

    柳东风懒洋洋的,我能帮你什么?先前是为了养活她们娘俩……现在,我还去安图干什么?

    松岛说,那你得有个干的啊,回森林里?

    柳东风摇头,森林已经不能活命。

    松岛说,如果……东风兄需要我帮忙,尽管告诉我。沉吟片刻,突然问,最近屯里来过陌生人没有?

    柳东风摇头,说自己整日在坟地,不知屯里的情况。

    松岛说安图有专杀日本人的杀手,也不知什么来路,宪兵队正加紧搜查。松岛让柳东风小心点儿,宪兵队都快疯了,昨天还抓了一个日本商人。

    柳东风击掌,有替中国人出气的啊。

    松岛说,杀手是痛快了,那些无辜的人受了牵连。

    柳东风冷笑,那我问你,我的老婆孩子受到了谁的牵连?

    松岛哑然。

    柳东风说,可惜你说的那个杀手不到屯里,若是来,不定多少人抢着给他吃饭呢。你以为中国人都像我一样软骨头?

    松岛说,东风兄没必要糟蹋自个儿,我知道你不是软骨头。

    柳东风问,你嘲笑我?

    松岛忙道,不,我怎么会——

    柳东风冷冷的,你是不是该走了?

    松岛起身,哦,怎么不见东雨?

    柳东风无言,定定地盯着他。松岛缩回目光,转身离去。

    到处是盛开的梅花,红的白的粉的,一树树一串串一枝枝,柳东风知道有一个地方,一定有那样一个地方,虽然他没找到。那曾经是柳东风的梦。现在梦又复活了。他的梦其实从来没有死,不过是暂时掩藏起来。

    柳东风在魏红侠母子坟头守了四十九天。自然是有缘由的,按柳条屯的说法,人过世七七四十九天内,亡魂并未远去。四十九天后,才真正彻底地离开,从此阴阳两隔。柳东风一直在陪伴妻儿。她和世吉走了,柳东风也要离开。他要寻找梅花军,加入他们的队伍。日本和中国没打起来的时候,梅花军就和日兵干上了,在柳东风心中,梅花军是最让他感觉亲近的抗日队伍。已经杀了六个日兵日警,这是他的投名状。

    走前得和柳东雨说一声。上次柳东雨回来就想说,又担心柳东雨三天两头往回跑,被日兵查扣,就忍着没说。柳东风的另一个担心,怕柳东雨跟他。她拗起来他根本没有招架。前途未卜,当然不能带着她。镇上虽驻着日兵,比路上还是安全些。找见梅花军再领她走也不晚。这些没法跟她说的。

    日兵在进镇的路口设了哨卡,这些对柳东风根本不是障碍。柳东风是猎人,不是路的地方常常就是他的路。自日兵设了哨卡,柳东风就从后山进镇。

    溜下长坡,柳东风伏在原地谛听一会儿。除了零星的狗吠,听不到任何声响。自驻了日兵,镇上的居民极少在晚上出门,整日在街上晃荡那几个醉汉也躲起来。有个醉汉就因为撞见日兵没躲,被捅了。另有一对夫妻被日兵征去,男的喂马女的做饭,说好白天干活晚上回家。到晚上男人被放回来,女人却被留下。次日男人赶过去,女人已经吊死在马槽。这些都是柳东雨说的。柳东雨的掌柜人不错,每天早早就打烊,也不让伙计外出。柳东雨不在前台,只在后厨干些杂活。在后厨并不意味着没有危险。整个东三省,哪里没有危险呢?找见梅花军就把她带走。

    柳东风越过两户人家的篱笆墙,拐进巷子。穿过巷子是一条小街,小街尽头便是大街。店铺饭馆都在大街上。大街南头原是一所学校,现在日兵驻扎在那里。日本警察所在大街西头,仍然是那个院子。柳东风对镇上的结构布局极熟悉。

    柳东风打算先去柳东雨做工的餐馆打个招呼,然后再去日本警察所。既然来了,不能空手离开。

    在大街与巷子连接处,柳东风与几个日兵遭遇。柳东风没看清几个,从那一溜黑影判断,得五个以上吧。八成是夜间巡逻的。听到拉枪栓的声音,柳东风转身就跑,然后跳进一户院子,翻墙出去。十几分钟便把日兵甩开。在后山脚下的篱笆墙边,柳东风停住。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打算返回去。

    过了好久,仍有枪声。这个夜晚不能再回去了。就算溜到柳东雨做工的餐馆也不能敲门,那会惹来麻烦。权当和柳东雨告别了吧。找到梅花军,马上回来接她。

    天亮时,柳东风已经到了森林里。除了一个壶水两把刀,猎包里还有两个萝卜,一小包玉米,另有一个皮垫。这是他的全部家当。他是猎人,足够了。

    柳东风仍沿着和父亲曾经走过的路线。他曾经走过,什么也没找到。但并不意味着这次扑空。梅花军不是树,不会停留在一个地方。梅花盛开的地方应该是大本营,是休整的地方。队伍不会一年四季都在大本营。柳东风的推测是合理的,至少感觉是合理的。

    数日后的傍晚,柳东风来到蛤蟆嘴背坡哨。看到背坡哨的灯光,柳东风突然愣住,呼吸几乎停止。柳东风接魏红侠离开时,背坡哨基本没什么生意了。魏红侠舍不得那些东西,都要带走。没什么值钱的,不过是锅灶盘碗之类。柳东风说路途远,劝她留下,不定什么时候他和她会回来。结果只带了面板、擀面杖和几件衣服。

    怎么会有灯光?难道她……

    柳东风往前挪了七八步,心跳如擂。有说话声,虽然听不清楚内容,但听出是魏红侠和魏叔。这么说魏红侠回来了?那么柳世吉呢?没听到世吉的哭声,世吉睡着了?

    柳东风定着,不敢动也不敢出声。眼泪稀哩哗啦的,如无声的河流。

    门突然打开。柳东风来不及躲,又怕惊着她,忙缩在地上。

    魏红侠喊,还有个人呢。

    魏叔冲出来,喝问,你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蹲在这儿?

    柳东风慢慢仰起脸,魏叔,是我呀。

    你是谁?

    柳东风晃晃脑袋,目光依然模糊。不是魏叔。忙瞅男人身后的女人,也不是魏红侠。柳东风使劲睁大眼睛。陌生的男人,陌生的女人。这是怎么回事?柳东风有些懵。男人再次追问他到底是谁,柳东风才醒过神儿。

    中年夫妻是从榆树沟逃难过来的。男人说村里的男人都被日本人抓到煤矿,他因为外出躲过一劫。邻村十三四岁的孩子都被抓走了。两口子也不知该往哪里逃,也不敢走大路,大路口都有日本人把着。两个多月才逃到这儿,看到有座房子,又空着,就住下来。柳东风问,门链是挂着的吧?男人惊愕,你怎么知道?柳东风苦涩地笑笑。

    柳东风和魏红侠离开时,魏红侠没上锁。柳东风问为什么不锁,魏红侠说给过路的人留着。当时柳东风还开玩笑,问不担心她的盘盘碗碗丢失?魏红侠说,反正你不让带,别人也不带的,都是过路的。

    男人略显不安,原来你是这儿的主人呀。柳东风纠正,主人不是我,是我妻子和老丈人。柳东风知道男人担心,说他只是路过,老丈人和妻子已经不在了,他不会住在这里,他两口子尽管住着。男人说入冬前和女人就离开,夏秋还好,好歹能填个半饱,冬天就没招了。男人说得没错,在蛤蟆嘴过冬太艰难。可魏红侠和魏叔过了十几个冬天呢。柳东风说我可以帮你。男人有些疑惑,柳东风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次日,柳东风先领两口子到魏红侠捉鱼的潭边,教他们怎么捉鱼。那是魏红侠教他的。又到前边的水洼逮灵蛙。下午,领两口子捋可以吃的树叶、拔野菜。柳东风说入冬前,你们多忙活几天,储备几个月的食物没有问题。两口子很感激,想留柳东风多住几天。柳东风住了两个晚上,固然因为两口子挽留,更重要的,蛤蟆嘴角角落落都有魏红侠的影子。

    柳东风离开蛤蟆嘴的清早,女人炖了鱼,熬了野菜汤。男人说没想到还能吃上鱼,他有半年没闻到肉味了。男人用菜汤代酒敬柳东风。柳东风先前只说有事,那个早上,男人再次问起。柳东风就说了梅花军。和过去不同,无须再保密。柳东风问男人听说过没有,男人摇头。女人搭腔,她的一个侄女嫁到珲春,有次回娘家,好像提到什么花军。柳东风紧紧盯着她,让她再想想,是不是梅花军。女人费劲地想了一会儿,说只记得是什么花军,都好几年前的事了。

    柳东风跳起来,嫂子啊,太谢谢你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