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血梅花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仗是在距濛江县城三十公里的乌龙坡打的。早先得到消息,日兵要经过乌龙坡。留下两个看家的,其余人马林闯都带出来了。林闯要柳东雨也留下,说她是军师,不能轻易抛头露面。你看人家诸葛亮,任务一派,就在家里等消息,论功行赏。柳东雨知道林闯担心她。故意说如果嫌她碍事,她就自己干。林闯急道,别呀,妹子,没了你,北方抗日军还不得散架?我是心疼你呀,要是看大戏,我第一个让你去。

    候了一天,日兵的影子也没有。林闯躁了,说就带两天干粮,这么下去,等不到日兵,自己先挂了。柳东雨让他耐住性子,已经等了一天一夜,就再等一天一夜。林闯说我倒是有耐性,毕竟咱是木匠,就怕弟兄们耗不住。柳东雨说北方抗日军的第一仗,人全带出来,日兵的毛也没拔一根就退回,传出去,你林寨主林司令的脸还叫脸么?林闯顿了顿,突然又笑嘻嘻的,行呀,妹子,骂人的水平挺有长进,你骂我,我还得竖大拇指。柳东雨说,别贫了,你的兵快掐起来了。时间稍久些,林闯那些弟兄都有些松懈,有的玩游戏狼吃羊,有的抬杠,乱哄哄的。

    柳东雨留三豆和冯大个儿随她盯着坡下的路,让林闯和众人休息。林闯的嘴闲不住,他说话,手下人就没心思干别的。林闯讲三国说水浒,有时候三国的人跑到梁山,有时水浒里的人蹿到三国,挺混乱的。弟兄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林闯这项本事,柳东雨挺佩服的。无论怎样胡编乱造,情节都特别生动。那天林闯讲捉鬼的故事,就发生在疙瘩山,主角是他。

    一干人就在柳东雨身后,柳东雨听得清清楚楚。那个老在夜里偷玉米的鬼,其实是人,不过画了鬼的样子。林闯捆了小偷的手腕,牵着往村里走。到村口,觉得不对劲儿,回头一瞅,小偷竟然不见了。他绾了两个死疙瘩,就是割断也不容易呢。

    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吗?林闯停了停,整个头皮都麻了,咱眼睛不大,那一刻绝对是铜铃。不过……最让我怕的还不是这个,我发现地上丢了块花手绢。

    林寨主,快讲呀,谁丢的花手绢?

    林寨主,你捉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

    柳东雨悄悄笑了。她想林闯不是编好才讲,他是即兴的,张口就编,说到哪儿编到哪儿。讲不下去就是暂时编不出来。她轻轻碰碰三豆,问他爱听不。三豆说爱听呀,没一个弟兄不爱听。有次寨主讲到半夜不讲了,弟兄们央求他讲完,听到天亮呢。三豆还说谁犯了规矩,寨主的惩罚就是不让听故事。柳东雨问管用吗?三豆说太管用啦,不听寨主讲故事,那不得闷死!柳东雨撇撇嘴,你们寨主全是胡说八道。三豆有些不大高兴,姐,寨主可是尽说你好话呢。柳东雨故意冷了脸,怎么,你觉得我在说他的坏话?三豆忙道,不是,姐,只是……他挠挠头,寨主就是胡说八道,弟兄们也爱听呢。柳东雨暗道,林闯挺厉害的。

    第二日上午,一队日兵终于进入视野。那时,是林闯与柳东雨一起趴着。林闯正骂,鬼子要不来,我操他八辈祖宗。柳东雨撞撞他。林闯兀自乐了,真灵验,原来这帮小鬼子是欠骂。他吩咐三豆,三豆学布谷鸟叫一声,一干人等迅速按照先前的布置隐蔽好。柳东雨这才明白,三豆不同的鸟语其实是代林闯下达不同的命令。

    那队日兵共二十人,真正的鬼子也就六个,其他都是二鬼子。林闯和柳东雨说,柳东雨认为他又在胡扯。距离尚远,怎么就断定鬼子只有六个?几分钟后,柳东雨也确定了。林闯没个正经话,关键时候,眼力劲儿毒着呢。

    二鬼子走在前面,鬼子压阵。

    进入射程,林闯悄悄问柳东雨,妹子,这第一枪是你开还是我开?柳东雨说你是头儿,你开。虽然林闯说她的枪法超过他,柳东雨清楚比他还是差了那么点儿。林闯说那哥哥就不客气了。

    一个鬼子被林闯撂倒。

    也就二十分钟。林闯说别打了,省下子弹吧。没死的就两个二鬼子了,活捉狗日的。柳东雨暗暗惊异,那队人都在地上趴着,他怎么看出来的?林闯觉察到柳东雨的心思,说,错不了,妹子,不信咱打个赌。话音未落,一个鬼子爬起来逃跑。林闯骂,娘的,耍老子啊。柳东雨忙说,这个交给我。没等林闯回应,柳东雨已经跳出去。

    那个鬼子带点儿罗圈腿。片刻工夫柳东雨便追上他。柳东雨没开枪也没用刀。她想玩死这个小鬼子才来劲儿。柳东雨紧盯着鬼子,他手里抓着枪,只要他还击,她立马结果他。鬼子吓昏头或被柳东雨追昏头,只顾疯跑。柳东雨听见他粗重的喘息。

    鬼子终于跑不动了,踉跄一下,没摔倒,被枪撑住。这个时候,他似乎才反应过来手里有枪。没等他举起,柳东雨的刀已经甩出去。林闯说得没错,子弹能省就省。

    鬼子停止抽搐,脖子仍然有血在涌。柳东雨蹲下去,在鬼子额头画了朵梅花。那个人突然闪出来。他未必看得到,但肯定会听到。梅花处处开,柳东雨忽然想,该写幅字寄给他。

    柳东雨拎着鬼子的长枪返回,林闯正给两个二鬼子训话呢。两个二鬼子都受了伤,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腿,都包扎过了。

    你俩都是爹娘养的,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说怀胎十月,就算你俩月份不足,在娘肚里也有七八个月吧。不知你俩的爹娘是干什么的,肯定是中国人没错吧?肯定指望你俩有出息也没错吧?瞧瞧你俩干的好事。不能封个官当个财主也就罢了,怎么也不能舔鬼子的屁股啊。你们说说,鬼子的屁股香还是咋的?林闯非让两个二鬼子回答这个问题。直到两人说鬼子的屁股不香,他才接着训。不香为什么要舔?都是爹娘养的,都是中国人,你们的骨头咋那么贱?我要是你们的爹娘,早把你俩的腿筋抽了,免得你们跟着鬼子祸害人。本该砍下你俩的脑袋,不过本司令高兴,今天给你俩留条命,要是还舔鬼子屁股,被咱逮住,你俩知道吧?借两个脑袋也不够用。

    两个二鬼子一连串地点头。

    一个弟兄喊,寨主,崩了狗日的算了,这些家伙没骨头,转身就给鬼子报信了。

    林闯问,还报信吗?

    两个二鬼子大力摇头。

    林闯说,信该报还是要报的。

    两个二鬼子忙不迭发誓。

    林闯骂,少他妈废话,让你报你就报。今天揍你们的不是别人,是北方抗日军,爷是头儿,叫林闯,有种的找爷算账。

    得了赦令,两个二鬼子逃得比兔子还快。

    返回途中,林闯问柳东雨怎么去那么久,柳东雨说有阵子没跑了,练练腿。听柳东雨说几乎把鬼子累死,林闯乐了,妹子呀,你整天绷着个脸,没想和我一样爱玩呢。柳东雨没好气,谁绷脸了?林闯指指,这不,又绷了吧?不过,你今儿就是绷,弟兄们也敬你。你立了头功呢。柳东雨说,少来!弟兄们都辛苦呢。林闯一本正经的,头功肯定是你的,要不是你坚持,我早带弟兄们回了。真回去,不得后悔死?看来有女人跟着没坏处啊。柳东雨让他老实讲,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她是累赘。林闯叫,我真是替妹子想,你是军师,军师多重要啊。柳东雨让他说实话。林闯嘿嘿笑,妹子,咋还带秋后算账的?和你,我就没一句虚的,我这人呢,就这点儿好,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当然,要说这是缺点也可……柳东雨说行了行了,又扯一堆废话。林闯摸摸自己的脸,瞧瞧,又烦了吧?就刚刚这一会儿没绷脸。柳东雨突然笑了。林闯问她怎么了。柳东雨说想做个实验。林闯不解,什么实验?柳东雨说,下次惩罚二鬼子,就让你和他说,我敢肯定,没几个二鬼子有撑劲儿,都得让你说死。林闯说,又变着法子损我不是?柳东雨没理他,要不他又是一通胡扯。

    两天后的傍晚,林闯夹个包裹进来。柳东雨逗他,干什么?给我送礼?林闯嘿嘿笑着,也不知东雨妹子喜欢不喜欢,我自个儿做的。打开包裹,是个精巧的梳妆盒。林闯果然好手艺。柳东雨知道林闯有一间屋子,做木匠活儿专用。可这阵子忙忙碌碌的,没见他进那间屋,不知什么时候做好的。

    柳东雨问,不要钱吧?不要我就收下。林闯说,你立了头功,理应赏你,寨里没别的,我就做了这个。柳东雨惊问,这两天做的?林闯又开始卖弄,这有什么啊,最快的时候,咱一天就能做一个。柳东雨刺儿他,别说你咳嗽你就喘上来。林闯说,别的不敢吹,要说木匠活儿——柳东雨截住他,这世上就没你不敢吹的。林闯叹息,妹子呀,也就是你奚落你哥,这一寨的人,谁见哥不给个笑脸。柳东雨说,那不是真笑,是怕你,装出来的。林闯很认真地纠正,你错了,妹子,他们不怕我,倒是我怕他们呢。有时候我的唾沫都没了,他们还让我说。为不扫他们的兴,我就卯着劲儿胡编。柳东雨想起三豆的话,突然就笑起来。

    林闯说趁柳东雨高兴,商量一下怎么打下一仗。柳东雨说这才两天,得休整一段吧。林闯说弟兄都嚷嚷不过瘾,趁着热乎劲儿,怎么也得干一把。柳东雨说这次咱们打胜,是因为事先得了信儿,没有消息就贸然下山,万一被鬼子吃掉呢?林闯说我不是没想过……然后告诉柳东雨,原先就那么几条枪,谁下山谁用。这次缴了二十余条枪,可以分了,又不够分。他虽是寨主,但向来公平,现在这事摆不平了,所以趸摸再干一仗,就算要不了鬼子的命,缴几条枪也好。弟兄们没女人争,争条枪也不过分。意识到说偏,林闯做个掌嘴的动作。柳东雨斜着他,别装样子,狠劲儿扇啊。林闯嬉皮笑脸的,咱脸皮厚,扇了等于没扇,还是省点儿力气吧。

    柳东雨劝他不要蛮干,日子长着呢,不要说一人一条枪,一人几条枪都有可能。林闯来了劲儿,行呀,妹子,你这心思老哥都吃惊呢,那就听妹子的,打有准备的仗。然后又自语,咱堂堂司令,什么主都做不了。柳东雨没理他,不然他又该磨那锅豆腐,实在惹不起。

    林闯说既然休整,他趁这个功夫下趟山。柳东雨颇意外,下山干什么?你现在身份不同,是北方抗日军司令,不能随随便便下山。林闯笑笑,什么司令,不就个寨主么,再说咱命大。柳东雨追问,下山干什么?林闯的眼神稍有些躲闪,我看看木头的行情。柳东雨突然明白过来。林闯迟疑,濛江近些,又立马警告,妹子,你可别乱猜啊,我只是去看看木头。大白桃……柳东雨差点儿说出来,又硬咽回去。她说好啊,濛江的鬼子正等你送上门呢。林闯说,每次去我都化装呢。柳东雨的目光聚到林闯厚厚的唇上,每次?还真用心呢,你这腿就是跑濛江跑细的吧。林闯嘿嘿笑着,别笑话你哥,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确实是看看木头的行情。柳东雨不能再拦,叮嘱他带上三豆和冯大个儿。林闯说,我不喜欢带人,又不是打仗。柳东雨怪自己乱操心,人家和相好的约会,当然愿意一个人。那是他的秘密。

    谁没有秘密呢?柳东雨想起青涩的自己。

    柳东雨再没有理由去安图,更没有理由见松岛。日本人已经占领松树镇,哥哥的脸阴得能挤出水来。但柳东雨并没有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几乎每天都往森林跑。她心里狂躁,静不下来,又担心被柳东风识破,只能躲。柳条屯附近的山林已经难觅猎物的踪迹,她常常追着风狂奔,借以平复心底的躁乱。竟然喜欢上一个日本佬,她以为只是一时冲动,当他离去,她就会忘掉他。可是,他离去,她并没有忘掉他,这个日本佬在她心里扎得很深,也很牢。她鄙视自己,惩罚自己,骂自己无耻。可是,统统没有用。当咒骂作践惩罚停歇,那个人就冒出来。随他冒出的还有另外的声音。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他?他又不坏。他和那些日本兵日本警察不一样,他只是个生意人。若不是他阻拦,哥哥早就被土肥田带走了。他是日本人,但不是他的错。他说过的,她记着呢。

    两个声音在脑里纠缠拉锯,柳东雨快疯掉了。她只能疯跑,在疯跑中忘记。

    傍晚回家,柳东雨的狂躁就平复下去。不再是饥饿的狮子,而是柔顺的小猫。她帮嫂子干活,和嫂子拉家常。她知道这样的嫂子有多么好,所以常常暗暗感激。感激老天爷让她有这么好的嫂子。她依然会和哥哥撅嘴,谁让他是哥哥呢?但极少和哥哥顶撞。她似乎变了。她确实变了。

    那样的情形不会持续太久,躺下去,她的心就不再安静。狂躁攻击着她,睡意被击得七零八落。饥饿的狮子吞掉柔顺的小猫。次日清晨,她再次跑进山林。

    这一切都是松岛造成的。该死的日本佬!可恶的日本佬!

    松岛竟然又来了,还带着东西。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柳东雨在山林里,没见到他。柳东雨几乎要崩溃了。可恶的日本佬,偏偏她不在家的时候来。还以为他聪明呢,其实就一傻子。傻子!而她,竟然喜欢上一个傻子。那就比傻子更傻。多么令人绝望啊!

    这样也好,眼不见心不烦。他看不见她,她也不用看他。如果这样永远不见就好了,就算她疯也认了。可该死的日本佬再次登门,被她撞上。柳东雨相信天意。天意让她和哥哥救了他,天意让她在绝望的时候见到他。平时她天黑才回来,那天心口突然疼起来,蹲下窝了半天都不行,提前回来。再晚那么一小会儿,她和他就错过了。听到他的声音,她的腿突然软下去,抓着门使劲靠住才没摔倒。她很快调整过来,没有惊喜,没有愤怒,松岛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客人。松岛打招呼,她也不怎么搭理。她得绷紧了,必须绷紧。她面对着哥哥嫂子松岛,他们都盯着她呢。

    松岛要走了,好像她刚才没意识到,突然间明白过来的样子。她有些慌。可是,他还没怎么和她说话呢,日本佬好容易送上门,她还没来得及戏弄他,他就要走了?那可不行!

    柳东雨追出去,心里着火,脸上冰冷。

    你真不要脸!

    松岛笑中带着些窘,还以为你来送我呢。

    柳东雨冷冷的,想得倒美,日本佬!

    松岛说,忘了我怎么送你了?出城二十多里呢。

    柳东雨说,我让你送了?你还不是自找的?

    松岛说,东雨,你怎么这么冲的火药味啊?

    柳东雨有些夸张地,火药味?我还想崩了你呢。

    松岛说,行啊,死在你手下,我也知足了。

    柳东雨突然就慌了。她原本就慌着,但没露出来。刚才似乎露出来了。滚!

    松岛没动,没滚,很平静地看着她。

    为什么不走?还想赖在这儿?

    松岛压低声音,送送我吧。

    柳东雨霜着脸,想得倒美!

    松岛果然就耍赖了,你不送,我就不走。

    柳东雨骂,你活得不耐烦了?

    松岛伤感道,你这么讨厌我,我活得还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竟然挺挺胸,仿佛等待柳东雨崩了他。

    柳东雨急了,我哥还盯着呢。她猛地挥挥胳膊,走啊!恼怒弱下去,掺杂进乞求的成分。

    松岛诡秘地笑笑,咱还会见面的,下次不能这么凶哦。

    柳东雨气得跺脚,松岛总算离去。

    那几天,柳东雨反复咀嚼着对松岛的羞辱,嚼着嚼着就笑出来。活该!谁让他是日本佬呢?谁让他不在安图缩着一趟趟往柳条屯跑呢。他就是找骂。他就是该羞。没削他的脑袋算轻饶他。这个欠揍的家伙还要来呢。他诡秘的笑闪出来,咱们还会见面的。她暗骂,真不要脸,还咱们呢,谁和你是咱们?柳东雨又乐了,还没见过这么厚的脸皮,都说了不欢迎他,还一趟趟跑。图什么呢?这个问题冒出来,柳东雨突然被吓着。她傻愣着,思维彻底瘫痪。心里有声音在响,起初是一面鼓,接着锣鼓喧天万马奔腾。她试图让这些声音停下,根本做不到。她不由摸脸,脸有异样了,她能感觉到。不会的,她对自己说,不能的,她又对自己说。她并不清楚自己说这话的意思。那个意思可能冒出来过,但稍纵即逝。她试图弄清楚那个意思,但失败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还会来。她还要骂他呢。所以,不能错过与他见面。她不能整日守在家里,那会露馅。但是跑到森林里就可能与他错过。她相信老天爷。第一次老天爷没让她见,就是让她第二次见。那么,第三次呢?她不知道老天爷的心思。她求着老天爷,老天爷或许没打算让她见,但她这么央求,老天爷没准儿就动了恻隐之心呢。她得骂他啊,得羞他啊,谁让他是日本佬呢?不欺负他欺负谁?

    老天爷果然动了恻隐之心。那天,柳东雨到山林不久,发现忘带刀了。柳东风练刀,柳东雨让哥哥给她也打了两把。猎物难觅踪影,刀还是要带。万一撞见猎物呢?人在森林,没武器防身可不行。柳东雨心乱,但起码的常识不敢忘的。她返回去。又撞上了。不。是老天爷暗示她呢。

    柳东雨没那么笨,没有故伎重演。没等松岛告辞就先出来。她在屯外的路上截住松岛。

    松岛呀一声,抚着胸口,吓我一跳,以为又遇上土匪呢。送我来了?

    柳东雨冷着脸,以为我稀罕你?

    松岛说,你不稀罕我,恨不得扒掉我的皮嚼碎我的骨头。我有自知之明吧。

    柳东雨说,知道就好。

    松岛转了语气,可,那怎么可能呢?

    柳东雨说,怎么?以为我不敢?

    松岛说,不是不敢。没有你不敢的。不过你不会对不对?你心那么好,怎么会呢?扒我的皮嚼我的骨头?哪得什么仇恨啊?东雨,不能我搭什么梯子你都往上爬啊。你该告诉我,不会的,扒谁的皮也不会扒你松岛的皮。

    柳东雨有些意外。松岛比往常油滑。

    松岛说,怎样?没等扒我的皮你就难过了吧?

    柳东雨有些气恼,别自作多情了,你去松树镇看看,你们日本人都干了什么好事?

    松岛耷拉下脑袋,你怎么和东风兄一个腔调?那不是我的错。

    柳东雨问,那是谁的错?

    松岛说,反正不是我的错。如果是我的错,你现在就抽我。抽吧,我保证不跑。

    柳东雨没动。

    松岛说,东雨爱憎分明,我没有看错。

    柳东雨说,你们日本人没一个好东西。

    松岛叹口气,我还以为你来送我呢,兴师问罪也有个够啊?

    柳东雨声音冷硬,就没够了,不可以吗?

    松岛说,我知道你的气不是冲我来的,你撒撒就没事了,对吧?

    柳东雨说,就是冲你就是冲你。谁让你是日本人来着?

    松岛无奈地说,我愿意当你的出气筒,只是……我是心疼你呀,你总这么气冲冲的,多伤身体啊?

    柳东雨说,少扯,用你操这个闲心?

    松岛说,好吧,我愿意操心,活该我操心还挨骂。这样行了吧?

    柳东雨说,这还差不多。

    松岛说,我可以走了吗?

    柳东雨叫,不行!

    松岛愁眉苦脸的,还要责罚我吗?

    柳东雨的声音突然就软下去。她不想这么软的。她要让她的每个音都带上坚硬的刺。可是,她没能掌控自己。你走吧,以后不要来了。

    松岛就走了。

    柳东雨没了上次那样的得意。她挺难过的。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她有些过分。松岛人不坏。那也不是他的错。她掐他骂他,没道理的。可是,不这样,又有什么借口和他说话呢?说她喜欢他?想和他说说话?那才真疯了呢。如果再见到他……柳东雨顿住。不知道再见到他会怎样,她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突然间,另一个问题冒出来,还会见到他吗?她害怕了。绝望地害怕。

    柳东风要去松岛店里做事,柳东雨难以形容彼时的惊喜。他去等于她去。她又有借口去安图了。再见松岛会容易许多。当然,柳东雨不会急着往安图跑,她还没那么贱。更不能让哥哥嫂嫂识穿。她还会凶。更凶。凶不仅是她的壳,也是她的武器。不过柳东雨不会那么过分了。她忘不掉他垂头丧气的神情,忘不掉他孤独离去略显佝偻的背影。

    柳东雨等待着去安图的机会。机会终于来了。但代价太过惨重。天塌地陷。

    柳东风没想要丢下二丫,从来没有过那样的念头。可一切来得太突然,他只能随那个人往城外跑。子弹几次掠过头顶,稍慢点儿怕就没命了。

    救柳东风的人叫李正英,是铁血团第一支队队长,铁血团也是专门刺杀日本人的队伍。李正英的同伴白水,小个子,脸不大,却长着大耳朵。正是从餐馆出来的那一对。柳东风事后回想,和他们相遇是老天注定。偶然中的必然。李正英说,他们去柳河的时候多,很少到通化,就这一次竟然撞上柳东风。

    那年上半年,柳东风如鱼得水,总觉得头顶悬着一盏灯,到哪儿都是亮的。唯一不安的,是不知二丫是否平安回到抚松。所有的担忧,只能悄悄藏在心底。

    铁血团的大本营在通化与柳河交界的山林里,虽然不是世外桃源,但有水有地,喂肚子没有任何问题。铁血团半日耕作,半日训练,没一天闲着,晚上还开会。许多信息,柳东风都是在会上得知。

    天气转凉,柳东风渐渐烦躁起来。早就听说要打通化县城。柳东风很是兴奋了一阵。秋天结束,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柳东风不知上头犹豫什么,即便失败,也会杀杀日本的威风。柳东风以为加入铁血团会轰轰烈烈大干,现在的境况,还不如一个人干得痛快。铁血团知道柳东风在通化杀过日本警察,并不知道柳东风的秘密。他不想至少暂时不想与人分享。离开铁血团又不舍,若找不到梅花军,他还能再回来么?独木不成林,再者,没准会被当作逃兵。

    初冬,柳东风终于接到任务,从柳河护送一位神秘人物到上海。与他一道的是李正英和白水。柳东风枪法好,会飞刀,只是不知李正英为什么带白水。白水柔长的双手更像个裁缝。那次任务,柳东风见识了白水的手段。与警察擦肩而过,就把手枪摸过来。

    那次任务之后,又久久歇着了。倒是出过两次山,一次去柳河卖山货,一次去通化买药和盐。通化的药和盐比柳河便宜许多,另外一个原因,柳东风后来才知道的。吉安货栈是铁血团设在通化的联络点。绝好的机会,但李正英说不能擅自行动。柳东风问,为什么?李正英说士兵就要服从命令。

    柳东风最害怕闲下来,闲就更烦,整个人被火烤着似的。彼时,要么疾走,要么到山林深处甩飞刀。

    那天,从外边回来,白水围着他转了几遭,问他干什么去了。与柳东风的寡言不同,白水的嘴巴很少停歇。柳东风淡淡地说,不干什么。白水越发上劲儿,你肯定干什么了。柳东风不想搭理他。白水伸出手指,在空中画个圆圈,你不是日本的密探吧?

    柳东风直跳起来,掐住白水。柳东风比白水高出一截,又壮实,白水欲抓柳东风又够不着。亏得李正英及时喝止,白水团在一边,喘了好半天。

    李正英怪怪地看着柳东风,哪来这么大火?不懂玩笑啊?怀疑你,他会那么说吗?柳东风沉着脸,我不喜欢这种玩笑。李正英说,你的脾气得改改。又责备白水,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的。白水嘟囔,那还不得憋死?柳东风突然明白,白水也烦,不同的是,他耗费力气,白水靠嘴巴发泄。

    随后,李正英告诉柳东风,东北有许多抗日武装,为寻找这些武装,日本四处派密探。半年前铁血团查出一个,就地枪决了。因此,新招募的人都要经过考验,柳东风之所以直接入团,是因为他在通化刺杀了日本警察,自然李正英和白水也为柳东风作了担保。

    如果你有问题,我和白水都有责任。李正英神情严肃。

    白水附和,知道了吧,我俩的脑袋在你裤腰上系着呢。

    柳东风稍显不安,自己是有些过分。嘴上却没有服软,你打我骂我都成,就是不能——

    李正英拍拍柳东风,不相信你就不会替你担保,好吧,这事到这儿算完。

    转年春天,终于等来一项任务。铁血团欲购买一批枪支,募捐的钱迟迟未到,决定自募资金。直接点儿说就是吃大户,绑票。这和土匪没什么不同,铁血团很少这么干。但没钱就不能买枪,没枪打日本就是空话。目标也是上边选定的,通化福寿堂。福寿堂老板叫金又在。真正的老板是日本人。金又在还替日本搜集情报,典型的汉奸。

    李正英只带了柳东风和白水。临行前,李正英说难免出意外,有什么话提前交代。白水咧咧嘴,我没爹没娘没老婆,没什么交代。李正英看柳东风,柳东风摇摇头。白水调侃,东风兄像我一样,光棍?李正英瞪他,他做个打嘴的动作。

    三人住到吉安货栈等待机会。吉安货栈老板也姓柳,柳老板说已探到金又在这几天要进货,必然有大量货款,进货头天夜晚动手最合适。金又在一向谨慎,当晚福寿堂肯定会进驻日本警察。

    柳东风听到日本警察,眼睛突然亮了。匕首又在呼啸,只有他自己听得到。他想搞一把手枪,最好是勃朗宁。弄不上勃朗宁,毛瑟也好。铁血团枪不多,短枪更少。自己搞一把就顺手多了。

    两天后的晚上,三个人从吉安货栈溜出来,直奔福寿堂。福寿堂挺大的,前边是药店,后边是宅院,门口一棵老柳树。柳东风顺着古柳越上房顶,药店的伙计掌灯捣药,金又在陪日本人喝酒。只一个日本人。柳东风蹿至近前捂了伙计的嘴,伙计倒是配合,除了惊恐的眼神,没其他动作。兵荒马乱的,人人都知道自保。柳东风堵上伙计的嘴,又将伙计绑了,警告他老实呆着。

    柳东风打开店门,放进李正英和白水,又插上门。前堂与后院连着长廊,李正英让白水在前堂守着,他和柳东风进后院。

    柳东风试着推推门。门插得死死的。柳东风溜回窗底,感觉破窗而入应该可以。有风最好,风声可以掩护。丧气的是,那晚几乎没什么风。

    柳东风示意从窗户进,李正英同意了。随着咔嚓的声响,柳东风跳进屋。日本警察慌急摸枪,柳东风的刀已经飞出。日本警察无声倒下。金又在早已吓呆,李正英揪住他的衣领,喝令他不许喊。

    金又在缓过神儿,问李正英是哪绺子的。李正英说铁血团。金又在的虚汗又冒出来。李正英说你是国人中的败类,不过只要老实配合,今天可以饶你。李正英问他货款,他说货款全部在领事馆。李正英冲柳东风微微点头,柳东风闪电出手,削掉金又在一只耳朵。李正英再问,金又在惶惶招认,是筹了一笔不小的货款,确实在日本领事馆存着。

    李正英招白水过来看着金又在,他和柳东风分别搜寻。

    没搜到。金又在可能说的是实话。货款存领事馆,却把日本警察招来,金又在够狡猾的。李正英让柳东风把金又在绑了,警告,命先留着,如果货款不在领事馆,再找你算总账。

    日本警察不可能不带枪,柳东风也扫见他摸枪的动作,但摸遍日本警察全身也没有。他忽然有些明白。回头瞅白水,白水正往嘴里塞鸡腿。柳东风欲问,李正英催促两人快走。

    李正英说不能白跑,回去没法交差,还会被其他支队笑话。就是虎穴也要闯闯。李正英告诫两人,务必格外小心,任务是找货款,尽量不要惊动日本人。

    夜已深,领事馆黑乎乎的,像沉睡的怪兽。这次,三人的分工做了调整。李正英在外面望风,柳东风在院里接应,白水进屋寻找。柳东风猜得没错,白水加入铁血团之前,十几年都是偷盗为生。

    约莫半个时辰,白水拎了箱子出来。柳东风悄声问,看了吗?肯定?白水撞撞他,一副错不了的架式。

    三个人趁黑往山里疾行。前边虽然费些波折,后边出奇地顺利。天色放亮,他们已经进了山林深处。在一个缓坡歇息,李正英说打开看看,别让金又在哄了。弄半天没打开。白水说,要是有假,回头非把金又在的皮扒了,东风兄,你擅长这个对不对?

    柳东风一路无话,此时,向白水伸出手。

    白水问,干什么?

    柳东风说,拿来!

    白水愕然,什么呀?

    柳东风说,手枪!警察是我杀的,枪该归我。

    白水作恍悟状,这个呀。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把油亮的家伙,我是弄了把手枪,不过不是从那警察身上摸的,是从领事馆拿的。箱子我都能搞出来,一把枪算甚?

    柳东风再次道,这是我的。

    白水咦了一声,没听明白?李队长,你给评个理。

    李正英沉了脸,让我评定,交给团里。

    白水叫,上边不是说过吗?第一次上缴,第二次可以自己留下。

    李正英说,你俩别因为一把枪打起来,还是交了好。

    白水做鬼脸,东风兄是逗我玩,我俩好着呢,是不是东风兄?

    柳东风扭转头没理他。

    箱子里一色的奉大洋。开箱时柳东风没在,李正英告诉他的。铁血团给三个人记了功。李正英说上面很欣赏柳东风。柳东风加入铁血团时间不长,已经两次立功。

    柳东风没再追白水要手枪,李正英说得没错,再争谁也别想要。再说,枪在谁手里,子弹都射向日本人。这么安慰着自己,柳东风仍不痛快。话就更少。

    白水没把冷脸当回事,变着法跟柳东风套近乎。柳东风越不理他,他越往柳东风身边贴。那天白水拿一只烤熟的鸟给柳东风。柳东风依旧不搭理,白水嬉皮笑脸的,东风兄,我知道你心眼儿好,不和我争,再说依你的身手,不要说一把手枪,十把二十把也不在话下对不对?柳东风盯住他,你老实说,手枪怎么来的?白水龇龇牙,为什么抓着这个不放?柳东风哼一声,你扯谎,自己信吗?白水说,好吧,是从那个日本警察身上摸的。柳东风追问,没冤枉你?白水说,没有,东风兄火眼金睛。柳东风说,这么说就不和你争了。白水眉开眼笑,我就说嘛,东风兄不会和兄弟计较。

    又一个晚上,白水问柳东风整天闷头都想什么,柳东风说什么也不想。白水说只有他这样父母兄弟姐妹都没有的人才什么也不想。

    柳东风确实在想。担心柳东雨。也不知柳东雨现在怎样了。当然还惦记二丫。二丫母女给他太多,若二丫有什么意外……他强制自己不乱想。闲下来,担忧和内疚一并啃噬着他。

    这些,只能自己想,不能说。

    白水问柳东风是不是特别想要一只枪,柳东风闷声道,废话!白水不在意柳东风的冷脸,说他有个办法,但需要柳东风配合。柳东风心猛然一跳,没吱声。白水有点儿鬼,话不能全信。白水说铁路上新增加了检查站,一色日本警察。每天检查两次,因为只有两趟列车经过,大部分时间那些日本警察闲着,闲了就往柳河跑。柳河有戏院茶楼,比铁道边热闹。

    柳东风依然不言,只是盯着白水。

    白水却卖起关子,东风兄实在没兴趣就算了。

    柳东风有些沉不住气,你的意思……袭击他们?也用不着去柳河呀,半路守着不就得了。

    白水说,上边不放话,咱们擅自行动要挨处分。

    柳东风问,那怎么办?胃口终是被白水吊起。

    白水眨眨眼,你忘了兄弟是干什么的?

    柳东风的眉毛慢慢扬起,确实是个办法。靠近日本警察,须人多的场合。戏院人倒是多,可是……有几个日本警察爱看中国戏?

    白水诡秘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看戏不过是幌子,逛妓院是真。别看柳河不大,妓院是东北出了名的,不光新京,奉天的豪富,哈尔滨的老毛子也喜欢到柳河玩。

    柳东风纳闷,你怎么什么都懂?

    白水嘿嘿一笑,兄弟是江湖混出来的啊。

    柳东风忽又想到个问题,到柳河得有理由呀。

    白水说,所以嘛,得东风兄配合。

    几天后,柳东风向李正英提出去趟抚松,他曾经有一把枪,因携带不便,埋在抚松城外。李正英说最近通化来了不少日本宪兵,可能与福寿堂被劫有关,想必路上设了哨卡,晚晚再去吧。柳东风说不碍事,他能绕过去。一旁的白水说,如果东风兄不计较,我陪着走一趟。李正英说也好,两人有个照应。

    次日傍晚,柳东风和白水住进柳河的飞隆客栈。柳东风想找个小店,白水一定要住大店。柳东风说身上的钱连半日店钱也不够,白水说包兄弟身上。

    飞隆客栈在柳河最繁华的南大街,南大街也是柳河妓院一条街,据说有三十几家妓院,自然茶楼酒馆也多。白水问柳东风想吃什么,柳东风说米饭就成。白水说瞧你这点出息,柳河八大碗和柳河妓院一样出名,怎样?尝尝?柳东风说算了吧。白水不屑道,好容易来一趟,怎么能算了?反正有人请客,平时见不到荤腥,今儿放开吃。

    那是柳东风几年来最奢侈的一顿饭。放下筷子,感觉都不能动了。白水笑眯眯的,我没吹吧。柳东风说来柳河不是一趟两趟了,以往你没像现在这么耍阔。白水说,队长在,咱不敢呀,别看他平时温和,发起火可了不得,再说……我今天特意请你的。柳东风笑骂,你小子。

    住了两个晚上,并未等到日本人。柳东风问白水消息是否可靠,白水说错不了。安心住着,又不用你花钱。

    第三天下午,柳东风倚在床上发呆,一直站在窗前的白水兴奋地叫,来了!

    白水让柳东风在外守着。柳东风说我还是陪你进去吧,多个帮手。白水问,东风兄手是不是又痒了?柳东风也就直说,拎颗脑袋回去更过瘾。白水问,真要干?柳东风无言点头。白水寻思一会儿,还是别冒这个险,先把枪搞出来再说。柳东风说,也好,咱别急着回,枪到手,埋伏在路上,就不是一颗脑袋的事。

    柳东风听到枪声,心猛然一沉,大步往妓院跑。闯到门口,白水正好蹿出来,两人一路狂奔。

    出了城,柳东风问怎么回事,白水说出了点差错,被老鸨撞上了。柳东风问,得手了吗?白水得意洋洋的,兄弟什么时候失过手?东风兄,这日本货一点不比德国货差。柳东风兴奋地拍拍他。白水竟然搞到两把。柳东风说,我说埋一把,现在带回去两把,李队长会怀疑。白水嗤一笑,以为李队长相信你回抚松?我说陪你他就明白怎么回事。

    打算伏击的,也好试试家伙。等到天黑,也不见那几个日本警察的身影。两人不敢久留,趁夜赶回山林。

    傍中午,两人回到铁血团大本营,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呆。房屋帐篷射击场全被焚毁,遍地狼藉,旁边的树木还未燃尽,空气中弥漫着烟尘。地上躺着三具尸体,一具日本兵,两具铁血团成员。

    柳东风和白水把同伴的尸体掩埋,商量着该去哪儿。李正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铁血团遭到日本宪兵围剿,伤亡不是很大,但这里不能待了,必须撤离。李正英在等他俩。

    柳东风看白水,白水摸出枪给李正英。李正英说,我就知道你俩斗心眼儿。柳东风说,不怪白水,我怂恿他的。白水说,是我的主意。李正英说,你俩穿一条裤子了?只弄了枪?没给小日本放点儿血?

    柳东风有些意外。

    李正英转过脸,望着两座新坟,咬牙道,杀一个是一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