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血梅花 > 尾声

尾声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节已是深秋,清冷的江水泛着青绿,而在远处,在岸边,如火的枫叶在风中摇曳,优雅多姿。

    餐馆就在松花江畔,这是柳东雨要求的。她唯一的要求。桌子是长方形的,柳东雨坐在这头,松岛坐在另一头。四年过去,松岛的变化倒没有多大,当然变化是有的,目光少了伪善,格外冷硬,即使笑起来的时候也是寒光闪闪。还有他眉心的印痕,那是柳东风的酒杯留下的。这四年,柳东雨没有松岛的任何消息,但知道他肯定杀了很多人,他该晋升了吧?不必再野狗一样乱蹿。

    柳东雨问,是这里吗?

    松岛说,同一家餐馆,同一个房间。不过,你坐在我的位置,我坐在他的位置。

    柳东雨站起来,走到窗前,探探头。

    松岛有些紧张,你要干什么?

    柳东雨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跳下去吗?

    松岛说,你还是这么刚烈。

    柳东雨要和松岛调换一下位置。

    松岛问,有这个必要吗?

    柳东雨说,当然。

    松岛老大不情愿地起身。

    柳东雨坐在柳东风当时的位置。四年前,柳东雨让松岛带她到哥哥吃饭的餐馆,松岛没应。只把她带到城墙下,让她看城墙上的人头。

    松岛问,想吃什么?

    柳东雨说,我又不是来吃饭。

    松岛笑笑,咱不能饿肚子啊,这样,我请客。

    柳东雨哼了哼,这几年,又没少榨中国人钱吧?

    松岛说,我不榨,别人也要榨。

    柳东雨轻声骂出来,狼!

    松岛并不生气,我不只是狼,也是羊,很多时候,我其实是羊。

    柳东雨说,你不是羊,很多时候你不过披着羊皮。

    松岛直视着柳东雨,我没想到你还会回到哈尔滨。

    柳东雨说,你想不到的事多着呢。

    松岛感叹,是啊,我没想到血梅花杀手死而复生。四年前,我蹲在死去的士兵身边,半天没有起身……为什么又离开哈尔滨?

    柳东雨说,我去哪儿也不用向你通报吧。

    松岛往前探了探,怕了?是不是?怕我逮住你!

    柳东雨冷冷的,你认为呢?我会怕你?

    松岛略显沮丧,我承认,你从来没有怕过我。哦,濛江磐石桦甸都有你的悬赏通告,唯独哈尔滨没有。你是因为这个来哈尔滨吗?

    柳东雨摇头,我来哈尔滨只为见你。

    松岛说,知道你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吗?不会撒谎。撒谎你的目光就晃。四年过去,还是这样。

    柳东雨说,我想到哥哥最后吃饭的地方坐坐。

    松岛说,你不会因为这个自投罗网。

    柳东雨说,当然不止为这个。

    松岛问,还有呢?我很好奇。

    柳东雨一字一顿,杀——你——!

    松岛突然爆笑,你哥哥没能杀掉我,你也不可能。如果偷袭,你或许有机会。

    柳东雨知道他向来深藏不露,也明白他何以如此得意。上来的时候,她被搜了身。她没有任何武器。

    柳东雨问,听到声响了么?

    松岛问,什么?

    柳东雨说,桌子底下。

    松岛侧耳听了听,似乎要往桌下瞅,稍一弯腰又竖直。就在这一瞬间,柳东雨拼尽全力把桌子推向松岛。松岛发出凄厉的惨叫。

    ……

    喂,醒醒,查票了。

    柳东雨揉揉眼睛,抬起头。身边站着两个伪警察。上车的时候已经查过,现在又查。柳东雨十分恼火。就差半分钟,她就彻底结果了松岛。

    伪警走开,柳东雨朝车窗外望去。深秋的树叶瑟瑟地抖着,所有的山丘都是一个表情。

    柳东雨离开山寨快半个月了。是悄悄离开的,只给林闯留下一个纸条。三豆的死让林闯变得疯狂,他不顾柳东雨劝阻,和濛江的日伪军干了一仗,结果损失二十多个弟兄。柳东雨知道林闯对她有怨气,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内疚像一条蛇,日夜噬咬着柳东雨。三豆的死,完全是她的过错。柳东雨没有马上离开。她万分悲痛,但还算冷静。就算不能劝阻林闯,至少让林闯听到反对的声音。

    时间不是止痛药,但狂躁终会被时间熄灭。那天晚上,林闯再次来到柳东雨房间,柳东雨明白他活过来了。虽然折损了人马,但只要林闯活过来,抗日军就有了魂儿。她虽然出主意,但真正的魂儿是林闯。林闯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揉搓半天手指,说前一阵儿寨里来了个人,忘了跟她说了。柳东雨说你是司令,来也是投奔你的。她以为他又是没话找话胡扯。林闯摇头,不是来入伙,是当说客。然后告诉柳东雨,是东北抗日联军派来的,商讨共同联合抗日。那时他正不痛快,没应,这几日静下来想想,觉得那人的话在理。他拿不准,想和柳东雨商量。抗日联军,柳东雨早有耳闻。她说拧成一股,对付鬼子自然是好。两人似乎第一次没有争执,商量妥当,天已经放亮。

    柳东雨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也许还会回来,也许不再回来。是和他见面的时候了。她要杀死他,同时杀死心中的柔弱。柳东雨认为是自己的柔弱害死了三豆。这半个月,无论睡着醒着,柳东雨的脑里都是松岛。最灿烂的血梅花应该在松岛脑门上盛开。不然,离开这个世界,她会有遗憾。

    夜黑下来,什么都看不到了。柳东雨仍然望着窗外。

    预演再次开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