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迷坊 > 夫人你人设崩了 > 第602章,他的承诺

第602章,他的承诺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书迷坊 www.shumifa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倪嘉树怔怔地看着她,震惊地问:“什么?”

    姜丝妤这才惊觉自己失态了。

    她眨眨眼,目光不敢与倪嘉树正视,不由自主转向另一边:“没什么,就是最近精神压力大,脑子绷得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倪嘉树深深看了她一眼,微笑着道:“嗯。那你睡会儿,我去找阿帆帮我剪头发。”

    姜丝妤:“阿帆?”

    倪嘉树笑了:“我头发太长了,也该剪了。以前在国外扶贫的时候,困在一个地方很久出不去,都是阿帆给我剪的,他手艺不错。”

    先剪短一点,回头再找造型师精修一下吧。

    客厅。

    江帆像模像样地找来一张大大的浴巾,把倪嘉树的脖子围了一圈,然后开始帮倪嘉树剪头。

    他一边剪,一边得瑟地问陈坚:“你不会吧?”

    陈坚认真想了想:“其实……也会一点。”

    江帆:“真的?”

    陈坚:“剃刀全剃光了,这个我会。不过倪少肯定不是这待遇,以后你要是想试试,我倒是可以不收你钱。”

    江帆:“滚!我才不想当和尚!”

    倪嘉树安安静静听着,只觉得陈坚的个性好像活泼了些。

    以前这种冷笑话,他都是从来不会说的。

    看来自己昏睡的这段时间里,大家相处的都很不错,很融洽。

    只是想起姜丝妤刚才的反应,倪嘉树敛下长睫,遮挡住瞳孔中的暗涌。

    厨房里。

    洛天娇简直爱死了李萌琦了,这丫头就是个小福星啊。

    看着电饭煲里煮好的清粥,她欢喜道:“我学会了,学会了!”以后,家人再也不用担心我会烧房子了。

    李萌琦道:“等明天,可以往里头撒一点肉沫,还有蔬菜,就会成为荤素搭配的营养粥了。倪少现在肯定不能吃,让他少喝点粥暖暖胃,也适应一下,明天再弄吧。”

    “好好好。”洛天娇亲自给倪嘉树盛了碗白粥,放在托盘里,看着李萌琦:“谢谢!”

    李萌琦笑的甜丝丝的:“不客气。”

    江帆的头发剪完,给倪嘉树掸了掸脖间的碎发,那碗粥刚好变温。

    倪嘉树惊奇这居然是母亲亲手煮的,坐在那里,像个小宝宝一样,居然要求先拿手机拍个照。

    洛天娇心里可美了:“老娘难得下厨,但是手艺还是在的,你也不用这么感动。”

    倪嘉树淡淡道:“难得你能煮出这样的粥,我如果不拍下做个纪念,可能往后都见不着了。”

    言外之意,颇有几分“你煮这么好的粥,是个奇迹”的味道。

    洛天娇不跟他计较,见他把粥喝了,欢喜地收了碗:“对了,我跟你爹地,还有岳父有要紧的事情商量,走,咱们先过去。”

    倪嘉树:“……”

    他下意识看了眼姜丝妤的房门,又叮嘱李萌琦:“这粥不错,一会儿让丝妤也尝尝。”

    李萌琦懂:“放心吧,我会好好陪着姜姜的。”

    另一边。

    倪子昕的书房已经屏蔽了所有信号,切断了所有窃听器,这是江帆刚刚完成的。

    所以现在他跟傅疏怀聊天,几乎是畅所欲言。

    见洛天娇领着倪嘉树过来,两人纷纷站起身,询问倪嘉树的身体状况,而后全都落座。

    傅疏怀略显抱歉地看向洛天娇,以及倪嘉树:“刚刚倪宫爵与我说,妤儿从榕音那边过来之后,情绪就不大好,我大概明白一些的。

    早在一个月前,榕音就问过我,如果我们独吞了那些文物,再把天然煤的分配比例重新调整,宁都会不会愿意。

    当时我就非常严肃地制止过她。

    如今我跟榕音的婚姻,有一定的矛盾性:南英女子以夫为尊,她还是非常尊敬我的。可是她又是城主的身份,这样一来,又远尊贵于我之上。

    我们私下相处也是非常恩爱,这些年的感情都是真挚的。

    但是,走出了小楼,看见了外面更辽阔的天空,原本的野心会不会被唤醒,着谁也说不准。

    今天倪宫爵找我谈,我就明白了,榕音应该是跟妤儿提了这件事情,并且说的非常霸道。

    妤儿为难,也是因为她本身就不愿意,否则她断然不可能为难。

    你们放心,那些文物从小楼搬出后,就一直锁在一个地方,这我是清楚的,因为小楼毕竟在民间,也不安全。

    不管是文物,还是天然煤,我们都会跟宁都平均分配。

    说来我很惭愧,如果非要重新配比,我觉得,南英才是应该拿最少那份的一方,这次许多行动,都是南英这边拖了后腿。”

    倪嘉树终于明白,姜丝妤为什么会那样了。

    她本就有心理障碍,但是已经很久没有发作过了。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她又有了心事,这是倪嘉树万万不愿意看见的。

    “岳父放心,我会开解丝妤的。”倪嘉树的声音很温和:“岳母身在其位,有她的考虑也是正常的,但是临时变卦、出尔反尔这种事情,牵扯到的是道德品德。

    丝妤好不容易找到亲人,当时你们还是以那样的方式生活着,她对你们的崇拜、仰慕、钦佩,可能都要在这次岳母的一意孤行中被打碎了。

    她现在不仅仅是失望,更多的是伤心。

    我想起南英之前那位教授,叫沃尔夫的,好像品性也不怎么样。

    岳父未来一段时间,可能还要重点抓一抓南英的教育问题。”

    傅疏怀老脸一红:“咳咳,是的,我会重点抓一下南英的教育问题。

    这次的事情,是榕音糊涂,让你们见笑了。

    不过你们放心,只要南英还有我在,我就会不遗余力阻止榕音做出伤害南英与宁都感情的事情。

    我也盼望着,你们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归咎在妤儿身上,能大度地接纳她,继续照顾她。”

    倪子昕:“我们一直拿小妤当亲闺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傅疏怀点点头:“我去看看妤儿。”

    让女儿受了这么大委屈,他心里愧疚难当。

    跟诸位颔首致意,他便转身离开了。

    倪家人从他身上,至始至终都能看得见一种月朗清风的气质。单从外表上来说,傅疏怀与榕音还是非常般配的,可是论境界的话……那就相差甚远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